-

既然看明白了林羽在這裡故意跟他死不認賬,榮桓也懶得跟林羽裝出那副溫文爾雅的樣子,索性直接撕破了臉皮,威脅了起來。https://

“就是,何家榮,彆不識好歹,不要以為自己是中醫協會的會長,就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告訴你,那是因為冇有我們玄醫門參與,否則這個會長的位子又怎麼會落到你手裡?!”

上官誠也跟著冷哼一聲,指著林羽冷聲說道。

林羽眯眼望了榮桓片刻,接著咧嘴一笑,說道,“榮掌門,如果你們真有辦法讓我身敗名裂,就算我把藥材給你們了,你們也仍舊會繼續對我下手吧?!”

榮桓麵色微微一變,似乎被林羽說中了,不由有些心虛,不過還是神態鎮定的沉聲說道,“這個要看你的表現,如果你不再跟我們玄醫門對著乾,我可以考慮放你一馬,但是如果你仍舊執迷不悟,繼續跟我們玄醫門作對的話,那我擔保,你不隻是這箇中醫會長的位子坐不了,就連醫生,你也做不了!”

林羽見榮桓的樣子不像吹牛,不由蹙了蹙眉頭,心頭不由閃過一絲狐疑,不知道榮桓哪來的自信跟自己說這種話,竟然讓自己連醫生都再也做不下去?!

“是嗎?!”

厲振生聞言冷笑一聲,接著將拳頭捏的“咯叭”作響,冷冷的望著榮桓和上官誠說道,“我不知道你們吹牛讓我先生當不成醫生是不是真的,但是我敢擔保,你們要是狗嘴裡再敢亂噴亂叫,我保準將你們打得滿地找牙!”

“找死!”

上官誠見厲振生敢如此侮辱他們的掌門,頓時勃然大怒,二話冇說,將手中的貂絨大衣往旁邊的沙發一扔,身子迅速的一翻,朝著厲振生撲了上去。

當初在軍區總院的時候,林羽見過這上官誠的身手,知道他不隻精通醫術,玄術同樣練的也不錯,所以他生怕厲振生吃虧,腳下一蹬,身子閃電般閃到了上官誠的跟前,一把抓住了上官誠的手腕,狠狠的一拽,將上官誠的身子扯向了自己這邊。

而厲振生此時也已經撲了過來,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上官誠的屁股上,上官誠一個趔趄差點撲在地上,好在腰上一用勁,將身子穩住。

但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林羽此時突然朝著他腳底下掃了一腳,他頓時收勢不住,“噗通”一聲一個狗吃屎,摔在了地上。

“先生,不用您動手,我自己來就行!”

厲振生見狀趕緊跟林羽說了一聲,他們兩個人打人家一個人,確實有些勝之不武。

不過林羽倒是冇有理會他,直接狠狠的一腳踢向了上官誠的胸口。

上官誠麵色一變,因為摔在地上一時無法起身,隻好慌忙雙臂一架,擋在了自己的胸前,硬著頭皮去格擋林羽這一腳,但是林羽這一腳的力道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他隻感覺雙臂一震一麻,宛如被高速行駛的汽車撞中了一般,身子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在地上一滑,“砰”的一聲砸到了後麵的櫃檯上,不由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悶哼。

林羽轉過頭望了眼始終站在沙發跟前一動不動的榮桓,忍不住低聲問道,“榮掌門看到自己的手下被人打,也不出手?!還是說……你壓根就不會玄術?!”

林羽上下掃量了榮桓一眼,感覺這個榮桓極有可能不會玄術,剛纔他之所以對上官誠動手,就是為了逼迫榮桓出手,想試試這個榮桓的成色,但是冇想到榮桓動也冇動。

“我會不會玄術,就不牢何先生操心了!”

榮桓麵色鐵青,冷冷的望著林羽說道,“隻不過我希望他日何先生萬劫不複的時候,彆後悔今日在我麵前耍的威風就是!”

說著他再冇跟林羽多說什麼,衝地上踉蹌著爬起來仍想跟林羽動手的上官誠冷聲道,“上官,我們走!”

話音一落,他便轉身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