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大哥,你這是做什麼?”

林羽看到後急忙過來將厲振生和佳佳扶了起來。https://

“砰砰砰!”

這時對麵突然傳來幾聲震耳欲聾的禮炮聲,佳佳嚇得打了個抖擻,趕緊縮到了爸爸的懷裡。

眾人不由抬頭朝著對麵看去,隻見街對麵的西醫診所正好開業,門前擺放著三個禮炮和十數串鞭炮。

一個身著白大褂的醫生和小護士正站在門口的台階上,台階下一個身子壯實,戴著黑墨鏡金鍊子的男子正叼著煙點著鞭炮,點完一串就往地上一扔,點完一串就往地上一扔。

一時間禮炮、鞭炮霹靂啪嗒,熱鬨不已,周圍的行人也都紛紛駐足圍看。

“大家有興趣的都過來看看啊,今天店裡的東西一律六折!可以刷醫保卡!”站在台階上的白大褂男子跟大家大聲的吆喝道。

隻見他店裡除了藥品,還有一些洗衣液、保健品、大米、食用油等物品。

這是現在絕大多數藥店的風格,賣藥的同時也賣一些其他物品,實現利潤最大化。

“先生,我說的冇錯吧,他們哪是開診所,簡直是在開商店!”厲振生冷聲道。

“算了,厲大哥,我們進屋喝茶吧。”林羽笑笑。

他話音剛落,就見一串鞭炮突然飛了過來,在空中劈裡啪啦的炸裂,隨後落到地上,摔散後四崩而飛,火光夾著炮紙和泥底亂衝亂撞。

厲振生趕緊將佳佳整個護在身後,生怕她被崩傷。

等鞭炮都放完之後,衛雪凝怒氣沖沖的衝放鞭炮的大金鍊子怒聲道“你眼瞎啊,冇見到這裡有人嗎,往這扔什麼啊?”

“哎呦,是位美女警官啊。”大金鍊子看到衛雪凝後眼前一亮,貪婪的在她兩條大長腿上掃了一眼,說道“對不住,一不小心使大了勁兒。”

“放屁,隔著一條馬路,你就是再怎麼使大了勁兒也不可能扔到這裡來吧?除非你是傻逼!”衛雪凝冷聲道。

她看的明白,大金鍊子是故意把鞭炮往他們這邊扔的。

“哎呦臥槽,小妞,給你臉了是吧?”

大金鍊子在後麵兩條街混的也算有些名氣,局長所長也認識幾個,所以有些張狂,聽到衛雪凝這麼罵他,十分不爽。

在他以為,衛雪凝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小片警而已。

“你剛纔叫我什麼?!”衛雪凝皺著眉頭冷聲道。

“小妞啊,套了身警服你還是個小妞,脫乾淨了,照樣得給男人玩。”大金鍊子笑的頗有些猥瑣,眼光放肆的在衛雪凝身上打量。

“找死!”

衛雪凝冷哼一聲,已經快速的朝他衝了過去,眨眼便到了跟前,一巴掌扇向大金鍊子的臉上。

大金鍊子冷哼一聲,根本冇把衛雪凝放在眼裡,伸手要去抓衛雪凝的手腕,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反倒被衛雪凝一把攥住了手腕。

衛雪凝一咬牙,用力一扭,大金鍊子立馬感覺一股劇痛傳來,不禁慘叫一聲,與此同時,衛雪凝已經一腳踢在了他的腿彎處。

大金鍊子噗通一聲半跪到地上,隻感覺厚重的警用皮鞋幾乎要把他的腿踢斷了。

衛雪凝把他的手往背後一扭,一邊掏出手銬,一邊厲聲道“我現在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你!”

大金鍊子急忙撇頭衝台階上的白大褂使了個眼色,白大褂這纔回過神來,慌忙跑進屋裡打了個電話,“郭二,快帶人過來,你大哥被人打了!”

大金鍊子的地盤就在後街,不出兩分鐘,郭二便帶著十幾個小混混衝了過來,手裡都拎著棍棒。

“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白大褂突然大聲的叫嚷了起來,替大金鍊子開脫。

“放開我大哥!”

郭二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