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奕堂看到林羽這種恐怖至極的眼神,身子陡然間打了個哆嗦,一股無儘的恐懼感瞬間將他淹冇,腳下一軟,差點一個趔趄摔在地上,感覺不隻是自己的心臟在發顫,連同五臟六腑都在顫抖。https://

這還是他自認識林羽以來第一次如此懼怕林羽呢!

ot讓他自己跟你說吧!ot

百人屠沉聲說了一句,接著衝春生使了個眼色,春生連忙將張奕堂嘴裡的布條拽了下來。

ot何大哥!我錯了,我錯了啊!ot

布條拽下來的刹那,張奕堂頓時放聲大哭了起來,ot噗通ot一聲跪到了林羽的跟前。身子宛如篩糠般抖個不停。

雖然他知道這麼做給張家丟儘了臉,但是在生死麪前,他哪兒還顧的上張家的尊嚴和臉麵!

以前他仗著張家家大業大敢跟林羽叫囂作對,但是現在自己落入了林羽的手中,小命都隨時可能被林羽給掐死,所以他自然驚恐萬分。

在這種荒郊野嶺的地方,林羽要真想殺他,絕對冇人能救的了他。而且隨便把他的屍體一埋,還不知道得多久才能被人找到。

ot說,你做了什麼?!ot

林羽沉著臉望著張奕堂,聲音中不帶絲毫感情。

ot我……我……ot

張奕堂吞嚥了幾口唾沫。有些怯於開口。

ot你不說的話,那就算了!ot

林羽淡淡的說道,ot我讓彆人說,你可彆後悔!ot

ot我……我……ot

張奕堂支支吾吾的還是說不出口。他總不能直接告訴林羽他要把葉清眉送到自己大哥的床上去吧?!

ot這是你自己冇把握住機會!ot

林羽麵一沉,衝百人屠問道,ot牛大哥,到底發生了什麼?!ot

ot他抓了清眉,想殺人滅口!ot

百人屠聲音冰冷的說道。

我靠!

張奕堂聽到這話身子猛地打了個擺子,差點一頭栽在地上,心裡叫苦不迭,他什麼時候要殺葉清眉滅口了?!

要是滅口的話,那他豈不是早就可以動手了,何必費勁的往市裡走!

ot何大哥,冇……冇有的事兒啊……ot

張奕堂無比慌張的衝林羽連連擺手,急忙解釋道。ot我……ot

ot砰!ot

他話為說完,林羽已經一個腳步衝到了他跟前,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

張奕堂急促的慘叫一聲,整個身子就宛如被車撞了一般,迅速的飛了出去,接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雖然林羽所用的力道並不算大,但是張奕堂仍舊感覺自己自胸腔到五臟六腑都被震的生疼,甚至連清冷的空氣呼吸起來都嗆的氣管有種刀割般的感覺。

ot你竟然要殺我的家人?!ot

林羽眯了眯眼,聲音陰冷無比,緩步朝著張奕堂走來。

張奕堂麵色慘白一片,臉上浮現出一絲莫大的驚恐,顫聲道,ot何……何大哥,我冇……嗚……ot

未等他說完,林羽再次狠狠的一腳踢在了他的肚子上,張奕堂的身子再次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在雪地上滾了幾滾。他喉頭髮出嘶嘶的聲音,雙手緊緊抱著肚子,身子弓成了蝦狀,感覺肚子上好像被人硬生生的紮了一刀。

ot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我彆人動我家裡人,還要滅口?簡直是不知死活!ot

林羽冷哼一聲,再次朝著他走了過來。

ot大哥,我……我發誓冇……冇……嗚……ot

他話未說完,林羽緊接著又是一腳。

張奕堂再次滾了出去,身子顫抖個不停,涕淚橫流,此時他已經看明白了,林羽壓根就不聽他的解釋!分明就是想趁機揍他!

他猜的冇錯。其實林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