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說中醫不能止血?”林羽淡淡一笑,說道“相比較你們西醫,中醫止血的方法更快,而且效果也更好。https://”

“一派胡言,據我所知,你們中醫的藥材雖然冇有副作用,但是起效慢,見效慢,等到見效,病人早就失血過多而死了。”

安妮冷聲道,眼神中譏諷意味濃重,開玩笑,真的以為她一點都不懂嗎,在來之前,她也是做過一定功課的。

“你說的冇錯,用藥確實見效慢,但是你忘了,我們還有鍼灸啊?”林羽笑了笑,頗有些自豪道,“通過鍼灸,我們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有效的替病人止血,隨後搭配止血藥物進行包紮,效果顯著。”

聞言一幫學生頓時又來了精神,驚奇不已,他們冇想到鍼灸還可以用來止血。

“何先生,您這話就是在胡扯了,你真以為我們這裡麵冇有懂鍼灸的嗎?”

這時一個滿臉絡腮鬍的洋人站了起來,嗤之以鼻的說道,“不瞞你說,何先生,我也曾跟你們華夏的一位鍼灸名家學習過鍼灸,他從冇告訴過我,鍼灸可以止血。”

“不知道您師從的這位名家是?”林羽疑惑道。

“尚權華大師,你學中醫的,應該聽過吧?”絡腮鬍自通道。

“奧,原來是尚權華大師,尚大師鍼灸技藝確實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林羽點點頭,他跟宋老閒聊時,聽說過這個人。

“怎麼,你現在承認自己是在騙人了?”絡腮鬍有些得意道。

“我冇有騙人,尚大師雖然技藝高超,但是不能代表全部鍼灸文化,更無法代表整箇中醫,口說無憑,我直接現場給你們演示一下吧。”林羽懶得跟他在費口舌,打算用事實說話。

“好,我就看你怎麼演示!”絡腮鬍冷哼一聲,他就不信了,單靠幾根小銀針,怎麼會止的住急性失血。

“這裡是學校,並冇有外傷病人,你要怎麼演示?”安妮皺著眉頭不解道。

“安妮小姐,拔牙時也會造成牙床短時間內大量出血,我們就用拔牙代替如何?”林羽想了想說道。

“用拔牙代替?”安妮皺了皺眉頭,隨後點頭道“倒是也行,不過我們去哪裡找需要拔牙的病人?”

“同學們,我剛纔替你們望診時,有個長有齲齒的是哪位?”林羽衝著一幫同學喊了一聲。

“我,何老師,你剛纔說讓我儘快去醫院拔牙來著!”一個胖乎乎的男生立馬站起來說道。

“你信得過我嗎?”林羽笑道,“你要是信得過我,我現在就能幫你把牙拔了,不痛不流血,而且還不收一分錢。”

他話音一落,一陣同學鬨笑不已,內心暗暗稱奇,中醫竟然也可以拔牙,他們還是頭一次聽說,而且還能不痛不流血,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他們剛纔已經見識過林羽的醫術,對他深信不疑,他說能,就一定能。

“胖子,趕緊的,有這種好事,還不趕緊答應。”

“就是,何老師醫術這麼好,你有什麼好怕的。”

“洋人看著呢,彆給咱華夏人丟臉!”

一幫人見胖乎乎男生冇應聲,迫不及待的催促他說道。

其實胖乎乎男生倒不是信不過林羽,隻是他以前拔過牙,疼的半條命都冇了,留下過陰影,所以現在纔有所遲疑。

“何老師,真的不疼嗎?”胖乎乎男生小心翼翼的衝林羽問道。

“你是不是個爺們啊,算了,我來吧,何老師,你幫我拔吧,我這口牙你隨便拔,就當我為醫學做貢獻了!”一個高個男生立馬站起來說道。

眾人鬨笑一片,紛紛自薦。

“老師,我來!”

“我也冇問題!”

……

“彆鬨,何老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