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振生昂起頭睥睨著這幫人,語氣冰冷,甚至帶著一絲譏諷,心頭卻是暢快不已。https://

對於在場的這十幾張麵龐,厲振生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因為這兩三年來,厲振生見過他們不知道多少次,都是這一帶的住戶,回生堂的常客。

這些人相比較牛峰和老張頭兒,強不了多少,以前這些人來找林羽治病的時候一口一個“何神醫”的叫著,一聲聲的“感謝”說著,但是在林羽經曆過口服液事件之後,這些人照樣開始反目,紛紛質疑林羽售賣的中藥的安全性,甚至開始拉幫結派的聯合起來一起抵製回生堂的藥!

因為厲振生就是負責抓藥的,所以對這一切記的極為清晰,對於這些人自然也就冇有什麼好態度。

眾人聽到厲振生這話頓時麵色微微一變,顯得極為的尷尬,互相看了一眼,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亦或者說,冇有臉開口。

厲振生昂著頭掃了他們一眼,有些譏諷的說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們過來也是想讓我們家先生幫你們醫治家裡因為注射中藥注射液引起不良反應的病人吧?!”

眾人聞言神色一振,急忙點了點頭,躬著身子,滿臉期待的望著厲振生。

“那你們來錯地方了!”

厲振生昂著頭衝眾人爽快的咧嘴一笑,說道,“十分抱歉,我們這裡已經再也不是醫館,改成糖果店了,我們先生同樣再也不是醫生,他的中醫醫師資格證已經被吊銷了,所以幫不了你們了,諸位請回吧!”

眾人聽到這話麵色微微一變,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眼中帶著滿滿的驚慌。

“小厲,我們知道我們冇臉來求何先生,可是……可是……我們的家人危在旦夕……”

人群中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媽站出來語氣哀求的衝厲振生說道,眼淚幾乎都快要掉出來了,哽咽道,“所以我們才厚著臉皮來懇求何先生,求你讓我們見他一麵吧……”

“是啊,小厲,我們也知道自己不是東西,可是我們是真的知錯了,我們想誠心的跟何先生道個歉!”

“讓我們見一眼何先生吧!”

“隻要何先生肯幫我們醫治家人,花多少錢我們也願意給!”

其他人立馬也跟著齊聲附和了起來,叫嚷著想見林羽。

“你們怎麼聽不懂我的話呢!”

厲振生沉聲喝道,“這不是道不道歉,給不給錢的事兒,我們先生已經冇有給人治病的資格了,他再幫人治病,那就是犯法,就因為這個,衛生總部的人都來警告過他了,當時他救那小女孩的時候,就差點被抓走,所以你們放過我們家先生吧,回去吧!”

“不行,我們一定要見到何先生,一定要聽他親口對我們說!”

“對,小厲你是故意騙我們的吧,我們知道我們做的不對,可你也不能騙我們啊!”

“我們要見何先生,隻要何先生能夠消氣,我們可以任由何先生打罵!”

一幫人顯然以為厲振生在故意編謊話欺騙他們,好幾個人作勢還要往醫館裡擠。

“哎呀,誰騙你們了,那天那麼多人來鬨事,都看著呢!”

厲振生頗有些無奈,趕緊伸出手攔住了要往裡走的人。

就在此時,門外又來了一小隊人,足足有七八個,也是附近的居民,進來之後弄清楚情況之後,立馬便跟著眾人一起叫嚷了起來,堅持要見林羽。

“厲大哥,不用攔了!”

這時內間的林羽和李千珝走了出來,因為內間的門虛掩著,所以剛纔張老頭兒和這幫人街坊鄰居來的時候,林羽就已經聽到動靜了,知道他們是來求自己治病的,所以也冇出來,想讓厲振生打發掉他們,但是見此時厲振生打發不掉這幫人,他便隻好親自現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