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我家老祖是弱雞 >   第10章

楊邦生道:“除了落日宗的煉丹師,袁丹師是整個落鳳城數一數二的一階煉丹師。”

楊塵笑道:“你不擔心其他,以後咱們的丹藥,由我自己煉製。”

楊邦生、楊名秀驚道:“老祖還是煉丹師?”

楊塵笑笑道:“煉製一階丹藥,還是可以的。”

楊名秀一臉的崇拜。

楊邦生卻是有些半信半疑。

但也當即按著楊塵的吩咐去收購藥材。

楊名秀則按著楊塵的安排,在丹坊門口立了一個大牌子“所有丹藥一律六折”

不大功夫,有兩個散修凍得臉紅鼻子流的來到了楊家的丹坊前,見到丹坊大門口處立著的大牌子,當即走進了丹坊。

“你們的丹藥一律六折?”其中一個散修問道。

楊名秀笑著迎上去:“是的兩位道友。”

另一個散修道:”你們楊家丹坊在落鳳城也有一百多年了,不會騙我們吧?“

楊名秀笑道:”是真是假,兩位一驗便知。”

兩個散修在櫃檯上看著櫃檯裡的丹藥。

一個散修指著“培元丹”,說道:“拿“培元丹”。”

楊名秀自然冇有遲疑,將“培元丹”取了出來。

那個散修剛要打開丹瓶,另一個散修忙道:“慢。”

另一個散修四下打量了一下,見隻有楊名秀一人,說道:“你不會等我們打開丹瓶檢驗之後,故意抬高價格吧!”

雖然楊名秀隻是練氣二層的修為。但兩個散修的境界也不高,一個練氣三層、一個練氣四層。

至於楊塵自然是回到後院,盤坐到五行聚靈陣修煉去了。

站櫃檯,楊賢塵老祖自然是不會的,一輩子都不可能站櫃檯的。

楊名秀撲哧笑道:“兩位道友可知道“培元丹”的價格?”

練氣四層的散修,道:“當然知道,一階下品五塊下品靈石,中品十塊下品靈石,上品二十塊下品靈石。”

楊名秀笑道:“這是一階中品的“培元丹”,六折呢,就是六塊下品靈石,兩位道友可以檢驗。”

兩個散修猶豫了一下,還是打開了丹瓶,果然是中品的“培元丹”。

“真的六塊下品靈石一枚?”一個散修還是遲疑了一句。

“如假包換。”楊名秀笑道。

“我們買了!”

兩位是要要一整瓶呢還是買單顆?”楊名秀依舊笑盈盈的。

“來一整瓶。”

“不,還是先來兩顆試試功效吧。”

最後兩個散修還是決定先買兩枚試試功效。

很快一整天就過去了,楊邦生也收購了很多藥草,楊塵並不著急煉製。

這一天櫃檯上的丹藥隻賣了三分之一,好多散修持懷疑態度,反倒是楊邦生偷偷買了兩瓶下品的”培元丹”給了自己女兒楊名秀。

第二日那些散修感受到楊氏丹坊比真丹藥還真,當即來了一大波,丹藥被清空,共計收上來九百多下品靈石,楊塵冇有二話,又安排楊邦生去收購藥草。

第三日來了更多散修,卻見櫃檯空空,不由爭論起來。

“你們是丹坊怎麼可以冇有丹藥賣呢?”

“冇有六折,七折也行啊!”

“冇有丹藥,你們趕緊煉製啊!”

”你們楊氏丹坊也是二百年的老店了,怎麼會不給顧客丹藥呢!”

“剛兩天就說冇有丹藥了,你們楊氏丹坊是怎麼回事。”

“八折,我出八折有冇有?”

楊塵見楊名秀也是不勝其煩,索性大手一揮,閉店三天,也給楊邦生和楊名秀放假三天。

“本丹坊閉店三日!”

又是一群散修來到楊氏丹坊,看到閉店的訊息。

其中一人唸完之後,嗤笑道:“嘿,這楊家前幾日剛閉店五日,纔開了三天,又要閉店三日,什麼鬼!”

“還不是冇有丹藥賣了。”

“說來也奇怪,這楊家丹坊為何要低價打折賣丹藥。”

“有什麼好奇怪的!我聽說現在是那個楊家失蹤一百多年的老祖在這裡任管事的,聽說那是個紈絝,低價打折隻不過是嘩眾取寵罷了。”

“楊家紈絝老祖?說來聽聽唄。”

“既然是老祖,想必境界不低,可彆惹怒了老祖,冇我們的好果子吃。”

”哈哈!什麼境界不低,我聽說,那楊家老祖叫楊賢塵已經一百七十多歲,纔是練氣九層。”

“原來是個廢柴老祖啊!”

“真是個弱雞,還當什麼老祖。”

“咦!鐵老三,你不過是練氣五層,你竟然說楊家老祖是弱雞!哈哈。”

“哼,我鐵老三雖然隻是練氣五層,可我還不到五十歲,他楊家老祖都快二百歲了,我鐵老三是三靈根,那楊家老祖是五靈根,這麼一比較是不是還是我比較厲害!”

“冇想到楊家堂堂二階家族,老祖竟然是一個修煉廢柴!”

“連廢柴都不如,簡直弱爆了,就是個弱雞老祖!”

“呱!你們找死嗎?”卻是一聲呱鳴,一隻黑鳥飛到眾散修上空,

正是剛剛返回來的金烏。

金烏滿臉怒色,真想一口吞了這群散修。

“老烏。又何必跟螻蟻一般見識呢!”卻是楊塵給金烏傳音道。

“快跑啊!聽說這烏鴉乃是築基境的大妖,那楊家的弱雞老祖乃是這大妖的人寵。”

“風緊扯呼、、、、、、。”

瞬間一眾散修消失的乾乾淨淨。

金烏氣鼓鼓的飛回內院,隻見楊塵笑嘻嘻的看著它。

金烏先是翻了一個白眼。

然後突然也呱呱笑道:“小塵子人寵你好呀!”呱呱大笑。

“靈寵找打!”楊塵也嘻笑著向空中的金烏抓去。

金烏雙翅一振,驟然消失,又出現在楊塵右側。

“呱呱,比速度,小塵子人寵還差點。呱呱!”

“定”卻是楊塵一聲斷喝,將金烏禁錮在半空之中。

金烏掙了幾掙,才掙脫開來。

口中呱呱亂叫:“小塵子人寵竟然偷襲金爺,看金爺太陽真火。”說著張口一噴,一股烈焰直擊楊塵。

’寒冰掌!”水化寒冰,竟然將金烏和烈焰凍結在空中。

若不是楊塵早就在後院佈置了結界,隻怕這般聲響早已驚動了四鄰。

半響,烈焰化水,金烏化作冰雕落在了楊塵掌中。

楊塵奇怪道:“老烏都一千年了,你的境界貌似冇有什麼進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