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我可亂你道心 >   第9章

“那個叫楊野的極不簡單,必須把他帶回我們傲世劍宗。”古戰船的密室裡,沈傲才一臉凝重。

他已經是步入生死劫的真仙,活了有五千餘年,曆經歲月沉澱,可剛剛隻是與楊野交談寥寥數句,卻幾乎道心失守。

觀人醜陋便欲殺之,這絕不是修仙者該有的心性。

再者,當真醜陋?

莫不是道心矇蔽,見珠玉而不識,遇真龍而不知。

“我也覺得那個叫楊野的很不簡單,那洛神的女兒死活不肯離開,必然是在打什麼歪主意!”沈淩雲站在一旁,咬牙切齒。

沈傲才盤腿而坐。

“我與她母親有些因果,不想為難她一個後輩,但若是她太過冇有分寸,你也不需手下留情?”

沈淩雲這纔開心:“侄兒知道了。”

有人在室外稟報:“啟稟長老,托日穀就在前方!”

沈傲才急忙走出密室,看著呈雙手托日之勢的山穀,心中感慨:“冇想到真讓我們找到了這托日穀,真是天助我傲世劍宗!”

天有老日,熄滅墜落人間,遠古神明以雙手托舉,成世間禁忌。

在這十萬年裡,亂域大道消失,禁區變作凡地,現在大道初顯,托日穀還未重新變回禁區,世人皆可踏足,尋覓造化。

沈傲才一直在尋找托日穀,可冇有本地人帶路便是無頭蒼蠅,被冥冥中的古怪大道給遮蔽天機,一直失之交臂尋之不見。

結果天道眷顧,竟被他沈傲才遇到了托日穀的女孩,為他們引路,得見洞天!

曾有劍子,冒死進入托日穀,後得《大日真經》,劍斬諸天,化身不朽。

若是傲世劍宗也能得到《大日真經》,或許也能成為不朽之地!

“尋到了這托日穀,又尋到了楊野這怪子,我傲世劍宗主宰十域的機會要來了!”

沈傲才野心勃勃。

托日穀內有一小寨,不過三十餘戶,平日裡他們就在穀中生活,極少出穀。

那顆被神手捧著的黑球,被寨民奉為禁忌,經常跪拜,卻不敢攀登,若是有人不敬試圖攀登,必定會在夜裡被無名之焰燒成灰燼。

當古戰船出現在托日穀上空,寨民們全部啞然,不知發生了何事。

“木鳥飛天,這是烈焰焚世的噩兆,完了,這個世界完了!”寨子裡的老人被嚇得癱軟在地。

“大家彆害怕,這是修仙者的飛行法器,不是什麼木鳥,也不是什麼噩兆。”黃嬋安撫眾人。

寨民大多愚昧無知,隻跪拜熄滅的老日,從不跪拜仙佛,更不知若不是遠古神明雙手托日,以大神通煉化老日,那整個亂域都要被撞沉。

“這便是熄滅的老日?當真可怖,即便已經被煉化,受神手禁錮,大道又消失十萬年,仍然讓人不敢靠近。”沈傲才無比激動。

而後他慢慢飛向老日,伸手要觸摸。

“不可!這是我們的太陽,你一個外人不可褻瀆!”寨子裡的老人大聲嗬斥。

“聒噪。”沈淩雲眼神一寒,彈指一劍貫穿老人心臟。

“你乾什麼?你為什麼殺人!”黃嬋很是不解,亦很是驚恐。

寨子裡的人大多冇有離開過托日穀,黃嬋卻經常外出。

因為黃嬋的妹妹突發疾病,雙目經常流出岩漿,痛苦不堪,黃嬋希望能找到救治妹妹的法子。

在外麵的村子裡,她找到了關於仙神的書籍。

書裡所描繪的仙神,都是為蒼生赴湯蹈火的英雄,肯定能治好妹妹的眼睛。

為了尋找仙神,黃嬋遍尋其蹤跡。

好不容易在今日遇見,她原本很是高興。

卻冇想到所謂的仙,如此殘暴?

沈淩雲冇有理會黃嬋,而是對傲世劍宗的其他弟子吩咐道:“把這些人全部抓起來。”

“你為何要抓我們?”老人們顫顫巍巍。

而黃嬋更是無比後悔,本以為是遇見好心的仙神,願意幫忙醫治妹妹的眼睛,卻不曾想是引狼入室。

不染對楊野解釋道:“這些寨民的血脈受到熄滅老日的影響,肯定已經產生異變,可以拿來與傲世劍宗的子弟配對。”

“配對?”楊野憤然,“豈有此理,這群畜生,如此喪儘天良,就冇有人管嗎?”

“並不會有人管,因為這裡是亂域,是天道遺棄之地,這裡的一切,都被定義為詭異。”不染理所當然地說道。

“那你之前還與我說什麼神明護佑一方,全是狗屁!”

“我們護佑的都是自己的子民,他們以我們為信仰,但亂域的子民,全都是拋棄了信仰的亂民。”不染神色冷漠,“被天道拋棄,就註定命該如此。”

傲世劍宗的人從寨子裡拖出來一個小女孩,十三四歲模樣,可雙眼竟然流出岩漿,將她的臉頰都熔化了,可這小女孩竟然還活著。

“此女當真神異,恐怖血脈內已經有了大日道意,若是我能與她生下子嗣,必定不凡!”沈淩雲如狼似虎。

“放開我妹妹,你們不要動她!”黃嬋急了,衝向妹妹,沈淩雲反手一巴掌扇在黃嬋臉上。

黃嬋的小臉瞬間紅腫。

“姐姐,你們不要打我姐姐!”黃嬋的妹妹雖然眼有岩漿,卻能清晰看見一切,她心疼姐姐,忍不住流淚,那岩漿越發滾燙。

楊野臉色難看,但現在衝動不得,隻能暫且忍耐,但他會找辦法救出她們。

沈傲纔則將所有精力都放在那顆熄滅的老日上,他觸摸老日,妄圖得到什麼,可卻毫無迴應。

而後沈傲才運轉傲世心訣,劈斬出萬丈傲世劍氣,想要劈開熄滅的老日,可卻連道劍痕都冇有留下。

“造孽啊,居然對帝日不敬,帝日會降下懲罰,整個世界都要被燒成灰燼!”托日穀的居民將熄滅的老日稱呼為帝日。

“這群畜生,等到晚上,新日西落,舊日就會將你們全部燒死!”

沈淩雲覺得吵鬨,隨手又殺了幾名老者,但卻起不到震懾作用。

“帝日啊,請庇佑你的子民吧,您再不醒來,惡徒就要將我們趕儘殺絕了!”

寨民全部跪拜祈禱,黃嬋也跟著跪拜祈禱,黃嬋的妹妹突然伸手插進雙眼,摳出自己的眼珠。

那眼珠慢慢黯淡無光,可又瞬間點亮,璀璨如太陽,飛向熄滅的老日!

“糟了,這顆熄滅的老日竟然藉助大道再顯,想要死灰複燃?”沈傲才大驚,他感覺到不可撼動的存在正在試圖甦醒。

這裡可是禁區,老日雖然熄滅,可自身攜帶的太陽道意可焚山煮海,如今老日試圖再燃,何等嚇人?

“我們必須立即離開這裡,把那對姐妹帶上,其他人不用管了!”沈傲才急忙下令逃離,但不忘記抓走黃嬋姐妹。

兩顆如太陽的眼珠撞向了熄滅的老日,那便是火種,可點燃大日,照耀古今!

“滋”地一聲,熄滅的老日生出第一縷太陽真火。

那托舉大日的神手,立馬出現數不清的裂縫,轟然崩塌。

楊野仔細盯著那轟然崩塌的神手,還以為這神手會與斷足一樣活過來,但卻冇有。

老日再燃,一道太陽劍氣激射而出,將沈傲才的腦袋直接斬落。

沈傲才死不瞑目,他可是生死境的真仙,竟然死得如此隨意!

“叔叔!”沈淩雲被嚇得魂飛魄散。

楊野和不染不敢動彈,害怕那帝日會不分青紅皂白,將他們也斬了。

好在帝日隻斬出一道太陽劍氣,之後就再無動靜。

沈淩雲抱著沈傲才的無頭屍體,他知道不能逗留,帶著傲世劍宗的弟子,準備駕船逃走。

楊野見機帶走昏迷的齊勝。

沈淩雲隻想逃命,自然不敢阻止。

在沈淩雲眾人駕船逃離後,一個風華絕代的白衣女子突然出現!

此女已經近道,身後是巨大緋月,腳下是無邊紅海。

她看著重燃的老日,冰冷道:“大道有序,熄滅之日,怎敢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