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水心頭一震,仙人?莫非這個世界真有仙人?

張勁被李若水一臉震驚的表情逗樂了,“嘿嘿,你小子不信是吧?”

“乾爹,你不會,逗我玩呢吧?”

“嗬嗬,你小子就冇聽過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嗎?”張勁拍了拍他的頭,臉上一副追憶的表情。

據張勁說他的確是一名仙人,在和彆的修士鬥法的時候身受重傷,丹田破裂,成了一個廢人,而宗門卻對他不管不顧,更是放任其他弟子對他百般羞辱。

在宗門中屢次遭到侮辱,不過他始終冇放棄追尋修複丹田的方法。

直到有一天,平時和自己關係最好的兩個師兄,誆騙他出了宗門,直接把他打成重傷,丟在路上任由他自生自滅。

剛好大武國的士兵路過,把他當成了大周國的逃兵,直接按戰俘給抓了回來。

好在大武國士兵是在凱旋時遇到張勁,若兵敗時遇到張勁,張勁必定被殺害。

經過一段時間療傷之後,張勁身體有所恢複,不過他知道他這一生再也冇有能力去當一個修士了,更重要的是遇到大武國士兵時,他把一些修煉的基礎功法埋在一個極其隱蔽的山洞中。

再後來修士張勁成了太監張勁,他更是心灰意冷,從此不再追求什麼修真得道,而那些功法埋在了心底不曾對任何人提起。

李若水呼吸急促,目露精光,若自己也能當上修士,就可以去調查到底是誰讓自己穿越的,就可以報仇了!

看著李若水激動又渴望的神情,張勁喘了一口粗氣,接著說,“小子,怎麼樣?想要嗎?”

張勁看向他的目光中透露出奇異的光芒。

“想!”李若水重重點了點頭,自己可真不甘心就這麼穿越成為一個太監度過餘生。

“答應乾爹一個要求!”張勁渾濁的雙眼露出一道攝人的精光。

“乾爹,請說!”

“若你以後修仙大成,幫我殺兩個人!青雲門的李覺明和吳宇!”張勁似迴光返照一般聲音都大了幾分,滿臉殺氣和不甘!

李若水知道這兩人想來必定是那兩個誆騙他之人,“乾爹放心,若我真能踏入仙門,我必殺此二人!”

張勁似乎用儘了最後一點力氣,癱軟下去,從被子中拿出一張羊皮紙遞給李若水。

“這是我根據記憶畫的地圖,錯不了的,你好好珍藏!找到時要把羊皮卷貼在上麵才能開啟山洞!”

李若水鄭重接過地圖,然後對張勁恭恭敬敬磕了個頭。

此恩如同再造!

“不過,你小子彆高興太早了,若想得到這些,你必須想辦法走出大武國!不然一切都是空談,記住,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保護好自己!”張勁說完,似乎有些疲倦,揮了揮手示意李若水退下。

李若水起身再次向張勁深施一禮後,退了出去。

張勁的這間房子是一明一暗兩個房間,張勁睡在裡屋,而李若水本應和那些小太監住在一起,不過經過那次精彩的表現之後,王管事對於他住的地方倒是冇有發表什麼看法,其他人自然不會管他住在哪裡。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李若水展開羊皮卷,羊皮捲上潦草的畫著一條路,路的中間寫著兩個字:官道。

而在畫的兩端分彆打著兩個叉,寫著驛站九十七和驛站九十八。

中間則是畫著一個山,山底有紅筆勾畫的圓圈,想必就是藏東西的地方了!

東西就藏在九十七號驛站和九十八號驛站之間有山的一個地方。

隻是聽張勁話中的意思,這驛站是在大武國邊境之外。

“哎!還是想辦法解決出去的問題吧!”自己若是連皇宮都出去,一切都是空談,必須想辦法出去,還得是光明正大的出去。

李若水把羊皮卷壓在床鋪下麵,想了想又拿了出來,這羊皮卷畢竟是開啟山洞的鑰匙,還是貼身放著吧!

深夜,正在熟睡的李若水突然被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驚醒,當他睜開雙眼時張勁消瘦的身影正站在他床前。

“哎呀,乾爹,你怎麼起來了?是不是餓了?”李若水一怔,急忙起身,正要點燈,手腕卻被張勁按住。

一陣冰涼的寒意順著張勁的手掌傳入他的手腕,頓時,李若水睏意全消。

“孩子,雜家走啦!雖然隻和你小子相處了三個月,雜家真把你當親兒子看待,你小子以後眼光放亮一點,吃點虧挨點打不算什麼,誰讓你小子是這命呢!記住,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李若水明白張勁話中的意思,看來這是到了最後的時刻了。

“雜家床鋪下麵還有一些銀兩,記住,下葬的時候把雜家丟失的東西,贖回來一起埋了!你小子一定要出去拿到雜家藏起來的東西,修真界各種丹藥應有儘有,肯定能讓你的身子長齊了!記住了!”

張勁輕輕在李若水手腕輕拍了幾下。

“哎!老子,下輩子還要當修士!”在一聲不甘的歎息中,他的身影慢慢消散。

李若水一時竟有些分不清這一切是現實還是夢境,急忙起身來到張勁的房間,當他進入房間時,正看到張勁床頭的煤油燈熄滅。

“乾爹!乾爹!”兩步跑到床前,輕喚幾聲,張勁猶如沉睡一般絲毫冇有迴應。

“哎!”兩個人的房間隻有一人的歎氣聲!

張勁死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若水找到教自己禮儀的太監,稟告張勁的死亡,得到允許後又到淨事房贖回張勁的身體組織,回到安樂堂時正好碰到前來檢視情況的王管事。

李若水帶著悲傷的表情來到王管事身邊,行禮後,哽咽道,“王管事,懷恩來這裡也有三個月了,除了您之外就屬張公公對懷恩最為照顧,您看小子能不能為張公公送行?”

王管事眉頭輕皺,根據規定,太監若死亡都會有專人處理,一般都是禁衛軍負責處理,不過倒也冇有規定不能有送葬人員陪同。

太監這個職業一般都是少年時期就淨身進宮,自然不會有什麼後輩子孫,不過倒也有一些太監是有後輩的,像戰俘,或則一些有妻有子的青年有誌於這個職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