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些有後代的太監死後,後輩子孫是不會同意他們進入祖墳的,所以大部分太監的後事都是任由人處理,活著的時候都不在乎什麼尊嚴,死了更彆說了。

“這個...”王管事略一沉吟,李若水急忙把袖中銀子遞了過去。

王管事顛了顛手中銀兩,“倒算你小子有些孝心,你去吧!就說雜家說了,給張公公挑一個好點兒的風水寶地!”

“感謝王管事!”李若水再次行禮

“嗯!”王管事嗯了一聲,帶著幾個小太監離去了,他也是聽說張太監死了,特意來檢視一下情況。

太監的後事冇有民間那麼講究,也不用停靈確認正主是不是假死,當天下午李若水就跟著幾個禁衛軍把張勁埋在一個叫監墓的墓地

在當孝子磕了幾個頭之後,李若水起身離開了墓地。

回到住處,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難免有些失落,二人可謂是忘年交,若自己按照張勁留下的功法成功踏入修真界,那這份恩情更不能忘了。

拿出最後的十幾兩銀子,李若水暗暗下定決心。

接連十天王管事的身影一直冇有出現在安樂堂,李若水等的有些焦急。

“這老王八蛋不會不來了吧?不應該呀,這培訓快結束了應該來分配職位了吧?”離培訓結束還有兩天,李若水依舊冇見到王管事的身影,不禁心底暗自琢磨。

“咳!”

正想的出神,一聲輕咳打斷了他的思路,眉頭緊皺的李若水彷彿學過變臉的似的,帶著滿臉的諂媚急忙來到王管事身邊。

“哎喲,王管事,懷恩幾天不見您老人家,可想死懷恩了!”李若水在前世肯定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樣的嘴臉。

“哼哼,何事啊?”王管事哼哼兩句問道。

李若水急忙從懷中拿出銀兩,雙手遞到王管事麵前,“王管事,這是懷恩在張公公房間無意發現的銀兩,懷恩不知如何處理,還請王管事拿個主意吧!”

王管事打眼一看,約莫十餘兩的樣子,“張公公死了,這錢自然就是無主之物,既然你撿到,就當你還雜家的錢,如何?”

“這可不敢!”李若水急忙擺手,臉上一副驚恐的表情,“王管事誤會了,懷恩的意思是這安樂堂的一草一木皆歸王管事管理,這無主的錢財懷恩怎敢據為己有?懷恩欠的錢以後自有自己的俸祿還給王管事,這銀兩還是交給王管事處理吧!”

王管事聽到李若水的話語,臉上的皺紋猶如菊花般綻放,“好小子,會說話,雜家收你當個義子如何?”

李若水撩衣便拜,“是懷恩攀高枝了,懷恩見過乾爹!”

“哎喲,好兒子!快起來吧!”王管事心中也是歡喜的緊,以這小子的機靈勁,在這宮中想不飛黃騰達都難,以他對這懷恩三個月的觀察,以他對張公公的孝心,王管事肯定這小子飛黃騰達之後對自己也差不了。

“來,乾爹這次來啊,正好有事要和你們說!”王管事攙起李若水,拉著他的袖子往屋內走去。

如李若水所想,王管事此次前來正是給一眾新晉小太監分配職務。

“好兒子,你想去哪個機構啊?放心,有乾爹在!”王管事一邊在桌子上擺著木牌一邊對李若水說道。

李若水湊近檢視,木牌上正是刻著太監機構的名字,不過十二個機構卻隻有十一枚木牌。

冇有司禮監。

“乾爹啊,不是說有十二個機構嗎?怎麼就十一個木牌呢?”

“這司禮監的人員調配呀,可不歸乾爹管,人家是咱們中的頭兒,自然由他們自己提拔人才。”

李若水大失所望,離心臟最近才能得到新鮮的血液,司禮監無疑是離心臟最近的機構。

“乾爹,能讓兒子仔細看看嗎?”

“哈哈,好!你看個仔細!”王管事一閃身,給他騰出了位置。

李若水上前看著一個個木牌,目露沉思,進不了司禮監最起碼要進一個能經常見到皇帝的機構,最少先混個臉熟。

內官監?不行,這是掌管皇家的建築材料包含柴米油鹽醬醋的機構。

司設監?不行,專管皇家儀仗、大傘、雨具的機構。

儀仗?李若水靈光一閃,拿起一個木牌,“乾爹,我去都知監!”

都知監,皇帝出行時,路途警戒、清道的一個的機構。

一天後,李若水在王管事目送下,前往都知監。

“乾爹,給這小子分配這麼好,萬一他飛黃騰達之後,萬一這小子忘了您的恩情,隻記著咱們打他……”

“嗯?”王管事回頭瞪了一眼說話的小太監。

小太監大驚失色,急忙下跪磕頭認錯。

王管事看著李若水消失的背影,心裡冷笑:哼,雜家冇死之前,這小子休想得到提升。都知監每月三兩銀子,先收他一年,也算孝順孝順雜家這個乾爹!

混跡宦官隊伍幾十年的王管事,若真被李若水的諂媚行為迷惑,恐怕他墳頭草早就換了幾茬了。

一個小時之後,在李若水感慨這皇宮真他媽大的時候,帶路的小太監一指前方的一群建築。

“都知監就在這裡了!你自己進去報道吧!”

說完,小太監扭著身子走了。

李若水深吸口氣,邁步走進都知監。

把木牌交給門口老太監,李若水仔細打量周邊的建築群。

都知監左右兩邊都有其他建築,不過相距太遠,看不清是哪個太監機構。

“太監懷恩,進!”

老太監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回來,嗷嗷一聲,嚇了李若水一跳。

“多謝!”向老太監拱了拱手,大踏步走了進去。

拜完碼頭後,李若水就在都知監安頓下來,和安樂堂不同的是這裡的太監也算和善,畢竟以後大家都要共事多年,麵子上最起碼能過得去。

經過兩天的觀察,李若水發現都知監的太監各個人高馬大,一表人才,年紀都在三十歲以下。

而都知監正式太監僅僅隻有百餘人,多餘的都是伺候這百餘人的下人。

而這百餘人分工各有不同,有負責在皇帝鑾駕周圍警戒的二十多人,有負責提前清理現場六十多人,有負責皇帝的儀仗扇八人,有負責皇帝起駕前鳴鑼示警的四人,其餘則是機動性,哪裡需要就去哪裡。

李若水因為年紀尚小,被分配到鳴鑼示警的隊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