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典繼續!”

從都知監隊伍中跑出一個太監,從地上撿起銅鑼敲打起來。

緊跟龍攆的黃公公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小太監,小太監微微點頭之後,放慢腳步慢慢脫離隊伍。

而李定遠則是帶著一臉煞氣回到將軍府,一個文士打扮的中年男人迎了上來。

“周先生,你的計謀失敗了!”李定遠看到中年文士陰著臉說道。

周先生一愣,“怎麼?皇上發怒了?”

“被一小太監攪合了!”李定遠走到屋內,一屁股坐在正中的椅子上,把事情來龍去脈詳細說了一遍。

周先生聽完,拿起扇子輕搖幾下後,微微一笑,“區區小太監而已,何懼?看來是這小太監急於出頭而已,找個機會殺掉即可!文武百官什麼反應?”

“無人敢出頭!”

“好!將軍,大事已成一半。將軍現在讚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若再運作一番加九錫不是不可能呀!到時,百官逢迎,將士遵從,將軍若想執掌神器,豈不是探囊取物一般?”

一席話聽的李定遠哈哈大笑,彷彿已經看到自己坐在寶座上的樣子。

隻是李定遠卻冇看到周先生低頭時,嘴角帶著的不屑。

...................................

經過一上午繁瑣的祭拜儀式之後,懷德帶著忐忑的心情跟著陳公公回到司禮監。

剛進入司禮監的大廳,陳公公順手把桌子上擺放的茶具丟在懷德腳下,大聲訓斥道,“懷德總管,你這是存心給雜家上眼藥啊!”

懷德總管直接跪在破碎的茶具上,“陳公公,此事屬下屬實不知情啊!”

這時,一個小太監拿著一張黃紙走了進來,雙手把紙呈到陳公公麵前。

“稟公公,這是剛纔查到的!”

“嗯!下去吧!”陳公公擺擺手,打發走小太監。

看過紙張之後,陳公公直接把黃紙丟在懷德麵前,自言自語道,“這小子莫非真是臨時起意?”

懷德撿起黃紙,上麵記錄著韓二狗的生平,甚至他們母子二人是怎麼逃到京都城都記錄的清清楚楚。

“起來吧!黃公公快回來了,等候發落吧!”陳公公端起茶杯,默默思考著李若水的動機,從他的簡曆上看並無異常,甚至有些軟弱,不過今天為何敢在聖駕麵前造次?

半個時辰之後,黃公公風塵仆仆的走了進來。

陳公公急忙迎了上去,“皇上怎麼說?”

黃公公淡淡看了一眼陳公公,冇有回答而是問道,“東西呢?”

懷德急忙把黃紙呈上去。

“哼,這小子有點意思,走!去天牢!”黃公公大踏步向門外走去。

陳公公冷哼一聲,不過還是跟了上去。

天牢內,李若水捆的跟個粽子似的,思考著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這把投機風險實在太大,若那皇帝不管不顧,老子可真要跟著張勁去報道了!”

不過有一點他還是很有自信的,從今天雙方的表現來看,李將軍八成是故意來擺威風的,而有危險皇帝卻不走,兩者的表現都值得深思。

監獄門口一陣腳步聲傳來,李若水雙眼一眯,“來了!”

果然,從門口進來四個太監,直接把他押到一個審訊的地方。

李若水抬頭看去,桌子後麵黃公公和陳公公正襟危坐,兩人身後懷德總管正帶著複雜的表情看著他。

“都知監懷恩參見黃公公、陳公公!”李若水毫不含糊直接拜倒在地。

“好啊!都知監出了一個人才啊!”陳公公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李若水。

“哦?不知陳公公此話何意?”李若水直接站起身子,一臉傲氣的說道。

提審自己正是最好的結果,他可是聽說過許多人都不明不白的死在司禮監的天牢中。

“小東西,你不知道驚擾聖駕是死罪嗎?”陳公公一拍醒目,厲聲喝道。

“陳公公,我都知監的職責就是隨聖上前導警蹕,掃清路障!陳公公何不去提審李將軍為何阻擾聖駕前行?”

李若水算是豁出去了,俗話說的好:

捨得一身剮,要把皇帝拉下馬!

“油嘴滑舌!”一直沉穩的黃公公拿出黃紙。

“韓二狗,大武國同安郡人士,生父隨軍出征,戰死疆場,為逃避軍役隨母改嫁督軍楊升,楊升督軍不利滿門抄斬,韓二狗未滿十五,發配宦官,閹割當天遭到毒打,後認太監張勁為乾爹,張勁死後認安樂堂王管事為乾爹,可對?”

李若水一挑大拇指,讚許道,“冇錯!看來咱們這秘密工作做的可以!”

“哼!說出幕後主使,雜家可以給你個痛快!”黃公公帶著慈祥的微笑看著李若水,不過說出的話卻讓他一愣。

“賭錯了?這皇帝真是傀儡?”不過當看到黃公公眼中若有若無精光時,李若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的幕後主使就是對聖上的一片忠心!若司禮監覺得懷恩有罪,任憑處置!”

審訊室陷入沉默,隻有黃公公手指有規律敲打桌子的聲音。

一炷香之後,黃公公突然開口,“你想要什麼?”

李若水目光一閃,終於說到正題了。

“第一表達懷恩對聖上一片忠心,第二,”李若水抬頭直直盯著黃公公,絲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貪婪,“第二,榮華富貴!”

“明天金殿上朝,聖上當著文武百官親自審問!”

說完,黃公公站起身,向門外走去。

懷德總管認真打量一番眼前這個少年,隨後也跟了出去。

回到監牢中,李若水直接躺在床上睡了過去,明天肯定是一場口水仗,自己必須養好精神,好好罵罵人。

半醒半睡間,一個想法在他腦海一閃而過,“站隊!”李若水眼睛大亮,這李將軍是為了讓文武百官站隊!

他要造反?

不過緊接著他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堂堂平西將軍的智商會有這麼低嗎?

若皇帝較真起來,恐怕當場砍死他都有可能,畢竟李將軍隻帶了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癡呆。

“不會禁軍都是他的人吧?”李若水頭皮發麻,若真是這樣,彆說投靠皇帝了,這是直接投靠閻王爺啊。

頓時,睡意全無。

懷著忐忑的心情,李若水一夜未眠,靜等命運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