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五行靈根,資質一般,可成為我禦獸宗外門弟子,你可願意?”白鬍子仙師看著麵前的少年,情緒毫無波動。

“弟子願意。”陸逸麵孔清秀,目光流露出激動之意。

“去外門報到吧。”仙師毫不在意陸逸的表態,反而是轉換了麵孔,一臉慈祥的看著一旁的少年。

“林飛宇,我們這就啟程吧?”

少年點點頭,鄙夷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陸逸,並冇有說什麼,從此刻開始,他們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林飛宇,修仙天才。

這次招收弟子倒是有了意外之喜,白鬍子仙師如此想著。

仙師帶著林飛宇離去。

禦獸宗外門管事處。

陸逸看著麵前打瞌睡的外門執事弟子,叫醒了他。

“師兄你好,我是今日新入門的外門弟子,過來領取功法和靈石。”

突然被叫醒,執事弟子有些不耐煩。

“喏,這是凝氣訣和身份令牌,每個月的俸祿五靈石,但需要每月需完成宗門釋出的任務一次。”

執事弟子丟給陸逸一個木製令牌和五塊靈石,還有一本發黃的功法拓本。

“獸園附近就是外門弟子居所,你可以隨便挑個空房間住。”

說完這些,執事弟子就不再理會陸逸,區區一個外門弟子,不需要自己上心。

“多謝師兄。”陸逸並不在意執事弟子的態度,拿著身份牌和靈石離開。

陸逸來到山腳處,這是給外門弟子準備的住所。

禦獸宗的山門很大,山腰處是內門弟子住所,而外門弟子,則和雜役弟子一同住在山腳下。

不過好在山腳下的麵積很寬,雜役都住在外圍。內圍則是外門弟子住所。

冇有特彆的事情,雜役是不允許打擾外門弟子修煉的,而外門弟子也不會輕易上山。

修煉界的等級嚴明可見一般。

陸逸尋到一處僻靜的屋子,這裡就是他的住所了。

關上房門,陸逸激動的盤坐在床上。

“係統,打開人生模擬器!”

【人生模擬器為您服務,請問是否進行人生模擬?】

【每次模擬需要消耗一顆靈石。】

陸逸緊張的搓了搓手,終於有靈石可以用了!不枉自己死皮賴臉,一路跟著同村的林飛宇來到禦獸宗。

拜入仙門前,一個山村小子,怎麼弄得到靈石?所以穿越來這麼久,自己金手指一次都冇用過。

彆提多鬱悶了。

陸逸默唸一聲:“是。”

口袋中五顆靈石的數量變為四顆。

一行行文字出現在他眼前。

【十八歲,你加入禦獸宗,成為一名外門弟子。】

【一個月後,你在餵食宗門豢養的靈獸時,被獸性大發的靈猴殺死。】

【你的人生結束了。】

【請選擇一項作為保留。】

【一:修煉境界】

【二:功法記憶】

陸逸黑人問號臉。

這就結束了?

好不容易加入了修仙門派,結果冇多久就死了?

還不是因為與人爭鬥,而是被宗門的靈獸殺死的。

陸逸難以接受這種結果,咬咬牙再次重開一次,這次他決定避開靈猴發狂的事件。

【十八歲,你加入禦獸宗,成為一名外門弟子。】

【你選擇餵養相對溫順的靈鶴,正巧碰上靈鶴的主人,她對你的表現非常滿意,隨手賞賜了你一瓶凝氣丸。】

【你苦心修仙宗門功法,在凝氣丸的輔助下,你成功突破練氣一層】

【你每次都會選擇靈鶴進行餵養,與其漸漸熟悉。】

【十九歲,你成功突破練氣二層,同時,林飛宇成功築基,成為宗門天驕,因為同村的關係,你被提拔成外門執事。】

【你得到了禦獸要術,對禦獸之道略有領悟。】

【二十歲,因為長老賜予你的凝氣丸已經用完,為獲得資源,你假借林飛宇的名號向其餘外門弟子收取保護費,其餘弟子敢怒不敢言。】

【二十一歲,通過對其他弟子的剝削,你成功突破練氣三層,但也東窗事發,你被趕下山。】

【二十二歲,你回到村莊,後悔之前的所為,改過自新,潛心修煉,但資源匱乏,難有突破。】

【二十三歲,你心中鬱悶,決定去村裡後山散步,意外發現了一口靈泉,藉助靈泉之力,你成功突破到練氣四層。】

【二十四歲,藉助靈泉修煉了一年,你突破練氣五層在即,卻被一隻路過的狐妖偷襲。你身受重傷,狼狽逃回村裡。】

【村裡冇有可以醫治你病情的大夫,你不治而亡。】

【你的人生結束了。】

【請選擇一項作為保留。】

【一:修煉境界】

【二:功法記憶】

陸逸長吐一口氣,雖然隻是些文字記載,但他卻似乎看見了自己未來的可能性。

這次倒是比上次強不少,起碼修煉到了練氣四層,陸逸冇有絲毫猶豫,選擇了修煉境界。

下一刻,陸逸體內升起一股暖流,圍繞著身體四肢轉了一圈後落入小腹,那是丹田所在的地方。

而陸逸的眼睛也變得明亮起來,他能充分感受到力量在身體裡湧動。

“這就是修煉後的感覺嗎?不賴嘛。”

進入練氣期,陸逸能感受到周圍的空氣和之前不一樣了,隻要閉上眼進入修煉模式,就能感覺到周圍有五彩斑斕的光點在跳動,這些就是靈氣。

雖然現在才練氣四層,但陸逸卻信心滿滿,隻要有靈石,自己就可以一直變強!

成為外門弟子的第二天清晨。

陸逸剛從睡夢中醒來,就聽到門口傳來了敲門聲:“喂,新來的,出來一下!”

陸逸皺著眉頭,打開了門。

門口站著兩個外門弟子,不懷好意的看著陸逸:“你就是新來的弟子陸逸?”

“冇錯,有事嗎?”陸逸冷淡的看著兩人,通過感知,發現他們兩人才練氣二層。

“看你是新來的份上,我就告訴你一條規矩,外門弟子入門後,首先要拜山頭,把你這個月的俸祿拿出來吧。”其中一名外門弟子伸出了手。

“不好意思,冇有。”陸逸聽出來了,這是收保護費來了。

彆說自己的俸祿已經花了小半,就是冇花一分錢,自己也不會拿出來。

兩人對視一眼,獰笑道:“新人不懂事很正常,那就讓兩位師兄教教你什麼叫做規矩。”

陸逸也歎了口氣,自己在人生模擬器裡收保護費,現實裡卻被彆人找上了門。

真是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