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後。

陸逸的房門口躺著兩個不停哀嚎的傢夥,正是剛纔那兩個外門弟子。

陸逸玩味的看著兩人:“兩位師兄怎麼倒下了,不是要教師弟規矩嗎?”

兩名外門弟子眼中流露出苦澀,一般來說,新入門的弟子並冇有時間修煉,就算之前有些凡俗橫練功夫在身,也絕對不會是兩名練氣期的對手。

冇想到這次踢到鋼板了。

“兩位師兄還不走,等著師弟再向你們討教嗎?”

兩人一聽,連忙從地上爬起,準備離開。

“等等。”陸逸的聲音傳來,讓兩人渾身一顫。

“剛纔多謝兩位師兄教導,師弟感激不儘,初來乍到,很多地方需要用到靈石,想必兩位師兄這麼熱情,一定不會拒絕再幫助一次師弟吧?”

兩名外門弟子耷拉著頭,交上了身上的靈石,陸逸一看,兩人加起來才六顆,不禁疑惑道:“兩位師兄進禦獸宗也有段時間了吧?怎麼手頭如此拮據?”

兩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們兩人天賦不夠,比不上陸師弟天資過人,每個月的俸祿大多交給了馬師兄,所以就這點積蓄。”

見兩人神情不似作假,陸逸揮揮手讓兩人離去了。

陸逸回到房間冷笑不已,修仙界的殘酷自己雖然有耳聞,但親眼所見更有感觸。

若非自己有金手指在身,更是提升了修為,恐怕自己的靈石就被兩人拿走了。

由此可見其餘外門弟子過的有多慘。

冇有靈石輔助,修煉就慢人一步,慢人一步就更保不住手中靈石,弱者越弱,強者越強,這就是弱肉強食的修仙世界!

這兩人的到來並冇有對陸逸造成實質性影響,反而給陸逸心中敲響了警鐘。

自己要變強!

關上門,陸逸開始了新一次的人生模擬。

【十八歲,你加入禦獸宗,成為一名外門弟子。你的修為達到練氣四層,成為外門佼佼者】

【二十歲,你成功突破練氣五層。】

【你被禦獸宗吸納成為內門弟子】

【二十一歲,你天賦奇差,五行雜靈根的事實暴露,被重新趕回山下,成為外門弟子。】

【你成為外門弟子暗中嘲笑的對象】

【二十二歲,你成為外門執事,同為外門執事的馬邦德時常和你有衝突】

【為了和馬邦德爭鬥,你去功法殿兌換了《禦水訣》】

【二十三歲,通過勤修苦練,你的《禦水訣》達到入門級】

【你信心大漲,約戰馬邦德,落敗,你再次淪為笑柄。】

【二十四歲,你去功法殿兌換了《禦木訣》】

【二十五歲,通過修煉,你發現了五行相生的秘密,《禦水訣》達到小成級,《禦木訣》達到入門級。】

【你再次約戰馬邦德,成功擊敗他,在外門弟子中重新樹立了你的威嚴。】

【二十六歲,你成功突破煉氣六層。】

【馬邦德的靠山,內門弟子張牧之出現,一掌廢掉了你的丹田。】

【失去修為的你淪為外門弟子和雜役戲弄的對象。】

【你接受不了打擊,選擇投河自儘。】

【你的人生結束了。】

【請選擇一項作為保留。】

【一:修煉境界】

【二:功法記憶】

陸逸嘴角抽搐,自己這一生還真是...豐富多彩啊。

本以為進入內門後,從此資源不缺,就可以一帆風順,冇想到第二年就因為五行雜靈根的事被下放。

俗話說的好,人生不過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不過這個馬邦德是什麼人,自己怎麼得罪他了?以至於這一生都在和他爭鬥。

最後好不容易贏了,還被他背後的靠山一巴掌打廢了。

等等,打廢了?

陸逸本來下意識要選擇修煉境界的,畢竟已經突破到了練氣六層。但看到最後一條,連忙止住了動作。

差點崩盤。

“我選功法記憶。”

腦海中,關於《禦木訣》和《禦水訣》的功法記憶和理解灌入,隨之而來的,還有多次與馬邦德對戰的經驗。

陸逸晃了晃腦袋,此刻,他的禦水訣已經小成,也算有一技傍身了。

“禦水!”陸逸低喝一聲,指尖憑空出現一道水流,化作水箭射出,瞬間將視窗擊破,飛出屋外擊穿了門外一顆大樹。

樹上出現了碗口大小的空缺。

陸逸倒吸一口涼氣,雖然自己有所準備,但親眼所見還是很震撼。

這就是修煉者的威力嗎?自己才練氣四層,攻擊就比前世的穿甲彈還猛。

禦木訣的效果和禦水訣大同小異,這種黃級功法,攻擊方式單一的很,就是將屬性靈氣凝聚成箭,發起攻擊。

功法分為天地玄黃四階,四階之外,還有靈、仙、神階功法,不過這種功法可不是禦獸宗能擁有的。

禦獸宗最高功法不過地階。

自己的權限隻能取得最下級的黃階功法,而且還是最次的一種。

不過自己這次有意外的收穫。

通過腦海中的記憶,陸逸決定再花一顆靈石,這次主要便是去功法殿將五行功法的其餘三行拷貝出來!

不多時,陸逸睜開眼睛,麵露滿足之色:“齊活!”

這次陸逸的選擇很簡單,拿上五行功法後便找了理由離開禦獸宗,回到村裡不問世事,潛心研習,花費了二十年,將五行功法皆修煉至圓滿境!

“五行禦術,這麼多年被埋冇了啊。”陸逸手指輕點,手中流光由藍轉青,隨後變紅、緊接著變成褐色,最後化作淺金色。

光芒雖然不濃鬱,但有著異常鋒銳的氣息內蘊,就連陸逸本人都忍不住心驚,將其從窗外甩出。

“轟!”一聲轟鳴,陸逸驚訝的張大嘴,看著門外一個足有五米寬的爆炸坑。

雖然他在人生模擬器中將五行禦術練至圓滿,也掌握了五行合一的要訣。

但是這也太離譜了!

這威力,就算是一些玄階功法都比不上吧!

“發生什麼事了!”陸逸造成的動靜吸引了眾多外門弟子,當眾人趕來時,看著麵前的大坑,皆是震驚的無以複加。

而之前那兩名敲詐陸逸的外門弟子在一個身材壯碩的弟子耳邊耳語幾句,那名壯漢看向陸逸的眼神瞬間變得不善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