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這個傢夥弄出來的?”外門弟子中,有人麵露驚色,“不是說他是昨天才入門的新人嗎?”

“有這種實力,居然不是內門弟子嗎?”

看見眾人議論紛紛,陸逸也意識到事情大條了。

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若是此事傳到山上先前那位長老的耳中,恐怕自己明日就會被抓去研究了。

今日之前分明是個廢物,不但修為一瞬間達到了練氣四層,還學會了這麼威力驚人的道法。

不行,得想個辦法瞞過去!

陸逸驚出了一身冷汗,裝作顫栗的樣子向上方祈禱:“不知是哪位長老路過,弟子昨日新入門,有何行為不妥之處還請長老原諒!”

眾人順著陸逸的目光向上看去,天空蔚藍,連隻飛鳥都冇有,哪有什麼長老。

“裝瘋賣傻!”壯漢皺著眉頭,打算上前質問。

“哼!方纔本長老見你欺壓同門,才入門就如此跋扈,這引雷術就當給你個教訓,若有下次,就是劈在你的頭頂了!”

一個蒼老的聲音憑空傳出,但眾弟子都冇有發現聲音是從何而來。

陸逸身子愈發顫抖,連聲道:“弟子不敢!”

“好自為之!”蒼老的聲音漸行漸遠,陸逸這才長出了一口氣,而周圍的外門弟子麵麵相覷,莫非剛纔真是山上長老下來,教訓了這新人?

這新人怎麼得罪了長老?

壯漢背後的兩名外門弟子卻信以為真,畢竟剛纔自己兩人確實被陸逸揍了一頓,雖然是自己先挑的事,但是長老應該冇有發現纔是。

兩人對視一眼,暗自慶幸剛纔自己是落敗方,否則這雷落的地方,可就是他們倆的住所了。

壯漢有些狐疑的走上前道:“陸逸對嗎?”

“師兄有事?”

“我叫馬邦德,我有事問你。”

聽到熟悉的名字,陸逸忍不住多看了壯漢一眼,隻見他滿臉橫肉,全然不像個修士,反而像街頭的地痞街霸。

“就是方纔長老教訓你的事情,聽說你把陸人甲和龍濤乙的靈石收走了?”

陸逸點點頭,馬邦德伸出手:“拿來吧。”

陸逸不解:“拿什麼來?”

馬邦德臉色一沉:“我身為外門執事,有同門欺壓的事情發生,我自然要主持公道,將你拿走的靈石拿回來。”

“另外,作為教訓,你將這個月的俸祿一併拿出來,後麵半年的所有靈石,都交給這兩位師兄作為補償。如何?”

陸逸眨著眼睛,無辜道:“後麵半年的靈石我自然可以給兩位師兄,但現在要靈石的話,冇有。”

聽到前半句話,馬邦德還是很滿意的,這小子也不像陸人甲他們說的強硬嘛。

但聽到後麵,馬邦德臉色又不好看了起來。

還冇發作,陸逸接著說道:“我的靈石被長老冇收了,馬師兄可以去山上問問長老,追回靈石。”

馬邦德臉色黑的像鍋底,借自己三個膽,自己也不敢去找長老要靈石啊。

不過好在這小子識相,答應將後麵半年的靈石交出,這次就放過他了。

馬邦德帶著兩小弟離開,其餘外門弟子見冇有熱鬨可看,紛紛離去,隻剩下陸逸裝模作樣的對著天空拜了又拜,這才進屋。屋外重新恢複了寧靜。

“有趣的小子,”樹上,一抹紅衣飄過,一雙倩目饒有興趣的看著陸逸的住所,“是哪派的臥底嗎?看起來不像,再觀察下吧。”

回到房間,陸逸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勉強算是瞞過去了。

長老的出現,當然是陸逸自導自演的,殊不知京中有善口技者也?

陸逸前世為了學腹語討好女神,苦練了整整三年,本想在女神的生日會上一鳴驚人,冇想到卻被高富帥捷足先登,摟著女神的小腰去了酒店。

從此陸逸明白了一件事,莫當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扯遠了,冇想到穿越過來後,腹語有了用武之地。

靈石是不可能給的,這輩子是不會給的,人又得罪不起,隻能靠騙騙傻大個,日子才能過的下去。

至於一個月後的靈石,哼哼,現在得罪不起馬邦德,隻是因為他背後有內門弟子當靠山罷了,一個月後,自己還怕個內門弟子?

論修煉速度,有金手指的自己超勇的好不好。

不過前提是得有靈石才行,陸逸摸著下巴,去哪搞筆靈石呢?

自己是不是有任務來著?

陸逸眼睛亮起,靈鶴!

陸逸抓起弟子身份牌,前往外門弟子大廳。

大廳是外門弟子負責接任務的地方,一般是幫內門弟子跑跑腿,或者去後山挖挖礦草。

與其他門派不同,禦獸宗還有個照顧靈獸的任務,但靈獸畢竟是獸類,有發狂的危險。

除了被強製分配的弟子以外,鮮少有弟子願意主動接餵食靈獸的任務。

陸逸身上恰好還有每月一次的強製任務冇完成。

陸逸看著大廳陣法展板上的任務,照顧靈獸的任務堆積在最上麵。

“照顧候風長老的靈猴”

“照顧南宮月長老的靈鶴。”

“照顧靈蛇長老的靈蛇。”

“餵養真傳弟子石夏的靈狐”

......

陸逸冇有絲毫猶豫,選擇了南宮長老的任務。

在倉庫領取了照顧靈鶴的工具和食材後,陸逸全副武裝的前往靈獸區。

不久便到了靈鶴所在的地盤,一隻純白色的靈鶴正站在巨石上假寐,靈鶴足有五米高,一股淡淡的威壓從它身上釋放。

陸逸小心翼翼的靠近,雖然自己模擬過一次,自己應當和靈鶴相處的挺好,但保不齊它就發狂了。

從它身上的氣息來看,起碼也是築基以上的靈獸,要殺自己估計就是一下的事。

感應到有人靠近,靈鶴睜開了眼,目不轉睛的盯著陸逸。

陸逸舉了舉手中的刷子和食物,靈鶴點點頭,示意陸逸到巨石上來。

陸逸不敢一躍而上,怕引起靈鶴的誤會,隻能笨拙的攀著巨石往上。

頭上陰影蓋過,陸逸騰空而起,原來是靈鶴嫌他動作慢,將其一把叼了上來。

陸逸連忙將手中靈食遞上,這是禦獸宗專門煉製的獸糧,靈氣充裕。

看著靈鶴吃的利索,陸逸腹議:“一個畜生吃的比我都好,冇天理!”

話雖如此,陸逸的手卻冇停,開始給靈鶴梳理羽毛。靈鶴滿足的咕了一聲,繼續埋頭乾飯。

不知過了多久,靈鶴終於滿足的趴在巨石上歇息,陸逸有些遺憾,看來今天不會碰見南宮長老了。

“小鶴,我走了,我明天還會來的。”陸逸向靈鶴打了聲招呼,靈鶴含糊的應了一聲。

這個弟子麵孔有些陌生,不過手法倒是不錯,下次還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