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七天,陸逸除了每日開啟一次人生模擬器修煉以外,所有的時間都泡在了靈鶴那邊。

好訊息是,陸逸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練氣八層巔峰,更是將五行合一的秘法修煉圓滿,操縱自如。

他人口中的五行雜靈根,修煉起五行禦術更是如魚得水。

陸逸有自信,在練氣境界冇人能扛住自己最強一擊。

當然,有護身法寶的除外。

壞訊息是,自己的靈石消耗殆儘了,接下來不太可能飛速進步了。

南宮長老怎麼還不來,自己可就等著南宮長老給自己送丹藥,好去換些靈石呢。

“小鶴,你家主人什麼時候來啊。”陸逸趴在靈鶴的翅膀邊,一邊梳一邊問道。

靈鶴懶散的咕了一聲,也不知道這個梳毛官為什麼天天惦記自己主人。

不過這幾天下來,自己倒是被他照顧的熨熨帖帖的,比之前來的幾個傢夥手法都好。不錯,值得鼓勵。

就在靈鶴考慮讓出一部分口糧給梳毛官時,感知到了熟悉的氣息,頓時激動的站起身來,仰天而鳴。

巨浪從靈鶴身上發出,陸逸瞬間被吹下了巨石,目露震驚,若非自己有些突破,就這巨浪都能要了自己的命!

“不會發狂了吧?”陸逸想到了最壞的可能性,打算撒腿就跑,卻被靈鶴一把叼起。

“吾命休矣!”陸逸遮住了眼睛,自己終究也要像先前的模擬器那般,死在靈獸口中了嗎?

半響冇動靜。

陸逸賊兮兮的睜開眼睛,首先入目的便是一襲紅衣。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陸逸的腦海中突然出現前世的詩詞。

南宮月眼中含笑的看著麵前這個小子,前段時間他在山腳自導自演的一場戲,騙的過那些外門弟子,可騙不過自己。

如今又是照料靈鶴一連七天。

若非確信當時不會被築基都冇到的小子發現,自己一定會懷疑他是想利用靈鶴接近自己。

不過...這個修為是怎麼回事?居然增長的如此快?七日前見他,不過是練氣四層,現在居然到了練氣八層,離九層也就一步之遙了。

是天才嗎?那又怎麼會不被吸納進內門。

這種修煉速度,恐怕那些親傳弟子都做不到吧。

還是修煉了什麼魔功?南宮月眼中笑意不變,事情似乎變得更加有趣了。

陸逸收回目光,躬身問好。

“外門弟子陸逸,見過南宮長老。”

南宮月眉毛一挑:“嗯,修為不錯,入門多久了?”

陸逸有些尷尬,含糊道:“那個...弟子入門已有一年。”

南宮月也不揭穿他的謊話:“不錯,好生努力,爭取踏入築基境。”

陸逸眼神一亮,這是要送丹藥的節奏?

結果南宮月說完這話就冇有了下文,隻是愛撫著身邊的靈鶴,陸逸不敢催促,隻能站在旁邊搓著手。

“你還有事嗎?”南宮月突然開口。

陸逸扭捏的開口:“南宮長老,這些天,我照顧您的靈寵可用心了,它身上的羽毛我是刷了又刷。”

“嗯,我看出來了。”

“那個,最近的修煉也因為此事耽擱了不少...”

南宮月有些無語,七天功夫,連跳四層,就這還耽擱了不少?

“我聽出來了,你這是想要好處?”

陸逸連忙點頭:“長輩賜,不敢辭。”

這也是個順杆往上爬的主,南宮月想了想,反正自己曆練也無聊,不如給自己生活添點樂子。

至於陸逸是不是其他宗門的臥底,這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既然如此,我這有一瓶上品聚氣丹,就當是這幾日你照顧鶴兒的報酬,還有,我還很年輕,不算你的長輩。”

南宮月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瓶聚氣丹,拋給陸逸,不經意瞥了一眼後方,隨後騎著靈鶴離開。

自己倒要看看,這小子之後還能帶來多少驚喜。

禦獸宗該亂一亂了,否則多無聊啊。

陸逸望著南宮月離去的身影大聲道:“多謝南宮長老賜藥。”凝氣丸到手!

......等等,方纔南宮長老說的似乎是聚氣丹?

和隻能用於練氣期的凝氣丸不同,聚氣丹的藥效更強,甚至對築基境的修士都大有幫助,每瓶價值至少百顆靈石!

更何況還是上品丹藥,價格更是不菲了。

陸逸的呼吸粗重,這是至今為止,自己最富有的時刻了吧。

事不宜遲,自己趕快去宗門庫房換成靈石!

“這是聚氣丹?還是有丹紋的上品丹藥!”庫房管事看著陸逸手上的丹藥,“陸師弟,你這是從哪得到的。”

這些天陸逸都會在庫房領取餵養靈鶴的物資,也就和庫房管事相熟了。

“這你就彆管了,老王,我要把丹藥換成靈石,你看能換多少?”

王管事瞪大了眼睛:“你要換靈石!你瘋了吧?靈石裡的靈力雖然可以用來修煉,但效率太低,哪有丹藥吸收的徹底。”

見陸逸毫無動搖,王管事猶豫片刻道:“其實這種丹藥,在內門弟子裡尤其搶手,你若真心想賣,我可以幫你去跑跑門路,比充庫房要劃算的多。”

王管事說的冇錯,禦獸宗庫房裡雖然也有這種丹藥,品質比不過且不說,也不是隨便就能換的,需要有門派貢獻點。

可門派貢獻點還能換靈器靈獸功法等更多好東西,除非到了突破關頭,否則冇人會願意花費門派貢獻點換取日常修煉的丹藥。

拿出去散賣,價格還能漲個兩三成。

但陸逸並不打算散賣,而是堅持入庫房。

最後以二百八十顆靈石成交,扣除王管事的手續費五顆靈石,到手二百七十五顆。

不理會王管事惋惜的眼神,陸逸接過靈石,放入儲物袋中匆匆離去。

今天他要十連抽!氪它個痛快!

在交易的兩人都冇有注意到,庫房後的密林裡,一雙貪婪的眼睛,盯著陸逸離去的方向。

馬邦德口中茶水噴出,震驚的看向陸人甲:“你說的是真的?”

陸人甲點點頭,臉上流露出貪婪之色,“我親眼看到南宮長老給了他一瓶丹藥,這小子居然拿去換了靈石,足足有二百顆以上!”

“這小子和南宮長老什麼時候扯上關係了?”馬邦德皺眉,神色陰晴不定。

若是個冇有跟腳的新人,自己順手就拿捏了,若是狀告到長老那裡,恐怕張師兄也救不了自己。

見馬邦德有些猶豫,陸人甲悄聲道:“師兄不必擔心,這傢夥隻不過照料了靈鶴幾日,就敢攜恩圖報。”

“南宮長老麵子薄,被擠兌纔給的丹藥,此事千真萬確。”

陸人甲將兩人的對話複述了一遍,馬邦德這才放下心來:“我就知道這小子成天往獸園跑不對勁,冇想到是打的這種肮臟主意。”

陸人甲眼中閃過一絲陰狠之色:“這種小人留在宗門也是禍害,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說著做出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馬邦德心中一驚,猶豫道:“不好吧...同門相殘可是會被廢除修為的。”

“我們動作利索點,不會有人發現的。”陸人甲接著蠱惑道,“那可是師兄你兩三年的俸祿啊!”

“...媽的,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