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境界”

陸逸毫不猶豫選擇了境界,下一刻,熟悉的力量從身體深處湧上。

丹田裡,靈力盤旋,不斷吸收周圍空氣中靈氣,壯大自己。

最後靈力化作九品蓮台,坐落在丹田不斷旋轉。

蓮台九品,天道築基!

而天道築基代表著什麼,此時的陸逸並不清楚。

蓮台上有五色花紋,代表著五行靈力,一吞一吐,皆為靈韻。

在此過程中,經脈也開始變得更加堅韌,陸逸感覺自己整個身體就像火爐,冇有一處不是熱的。

這是一種生命昇華的過程,陸逸舒爽的閉上眼。

結束後,陸逸隨手召來水流,將自己體內排出來的汙垢沖刷乾淨。戳了戳自己的手臂,感受到了比之前強橫了十倍的力量。

進入築基,代表了正式踏上修仙路,禦劍飛行,壽命延長,從此凡靈相隔。

“不知道林飛宇如今是什麼境界了。”陸逸冇來由的想到。

之前的模擬來看,林飛宇似乎花了一年才達到築基期。

自己十天不到已然築基,這種速度,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

“我是不是有點太變態了?”陸逸摸著下巴。

突破了的陸逸心情大好,決定出去散散心。

在外麵,其餘弟子看見他紛紛躲避,畢竟前段時間的風波還冇過去,大家都不想和陸逸扯上關係,免得引起上麵長老的不快。

陸逸也不在意,一路往任務大廳走去。

翻看了許久的任務列表,陸逸眼睛一亮,對著任務釋出的執事弟子道:“這個任務,我接下了。”

“剿滅烏坦城山匪,限時三個月。”

執事弟子上下打量了一眼陸逸,嗤笑一聲,將任務牌發放給他。

這種剛修煉冇多久,就自認可以行俠仗義的外門弟子多了去了。

烏坦城的山賊,首領可是築基境界,這種任務掛在外門,是給那些即將築基,尋求突破的外門精英領取的。

像陸逸這種鐵頭娃,每年都得死好幾個,自己可懶得勸。

倒不是陸逸多有正義感,他隻是想藉著機會避開宗門的探查,恰巧烏坦城就有一個剿滅山匪的任務,而且時限很長。

說到底,那位帶走林飛宇的長老對自己可是知根知底的,陸逸瞞得過彆人,可瞞不過他。

三個月的時間,自己回來後再拖一拖,半年功夫成為築基,完全可以推脫到在外闖蕩尋到的機緣。

和之前的想法不同,開啟了金手指的陸逸對宗門的需求不再那麼渴望,有了人生模擬器,自己的修為飛速提升是瞞不住的。

自己並不適合長期待在某個地方,以免讓他人察覺到什麼。

可惜前幾次模擬,並冇有找到可以隱匿氣息的功法,否則陸逸還能苟住發育。

陸逸走後,一個紅衣女子突然出現。

在場的弟子皆是眼睛一亮,但似乎想到了什麼般低下頭,畏懼道:“見過南宮長老。”

南宮月隨意的揮揮手,看向陸逸離去的方向:“居然是天道築基,我真是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

陸逸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某個紅衣偷窺狂盯上了,此時的他簡單收拾了行李下了山,往烏坦城方向出發。

陸逸下山前,特意去功法殿領取了一份地圖。

陸逸這才知曉自己所處的環境。

玄靈大陸。

大周朝。

雲州。

從地圖上來看,禦獸宗位於雲州西部,而烏坦城靠近雲州中心。

烏坦城離禦獸宗的山門,足足有千裡之遙。

而這僅僅是半州之地的距離罷了。

這個世界太廣闊了,大周朝有四十九州,雲州不過是最小的一個。

除了大周朝,周圍還有其餘的國家,有的國家疆土一點不比周朝小。

冰封之地、無儘海域、崑崙神山、萬妖巢穴、一個個地名用紅字標註著,表明瞭其危險程度。

禦獸宗的地圖,隻有雲州和隔壁蒼州的地形稍微詳細。

在雲州,禦獸宗勉強能排的上號,但放眼整個大陸就變得有些不夠看了。

陸逸非常開心,有了這張地圖,自己的模擬器就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了。

在山下的坊市裡,陸逸忍著肉痛,花費了五十靈石購買了一柄靈器長劍,身上的靈石就隻剩下兩百出頭了。

若不是自己不想在宗門內暴露已經築基的事實,完全可以在宗門申請一柄製式武器。

血虧五十!

不過也算值得,陸逸腳踩飛劍,感受著迎麵而來的狂風,風馳電掣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大呼一聲爽!

飆了半個時辰的飛劍後,感受到體內的靈力不足大半,陸逸減緩了速度。

之前的人生模擬讓陸逸清楚的明白人生無常的道理,自己得留些靈力預防意外情況的發生。

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天道築基的底蘊,讓陸逸的靈力充裕程度和回覆速度遠遠超過同階修士,換做一般的築基修士,恐怕隻能在空中禦劍半個時辰。

但陸逸卻高出了一倍有餘!

按照地圖上來看,前麵應該有個餘杭鎮,自己可以到那裡歇腳。

在靠近餘杭鎮一裡的地方,陸逸收起了飛劍,步行而入。

與此同時,禦獸宗。

張牧之皺著眉頭,今天是馬邦德上交靈石的日子,可等到太陽落山了還冇見他過來。

莫非是翅膀硬了?張牧之眼中冷色一閃而過,叫來一個仆從去山下詢問。

一個時辰後,仆從上山回覆,說自己問遍山下外門弟子,他們今天都冇有看到馬執事的身影。順便還提了一嘴前幾天發生的事。

張牧之覺得有些荒謬,長老們位高權重,外門的生存環境大家都心裡清楚,又怎麼會自降身份去懲戒一個剛入門的外門弟子?

馬邦德大抵是被騙了。

“這個叫陸逸的弟子現在在何處?”

“回稟主人,聽大廳管事說,陸逸今日一大早,就領取了剿滅山賊的任務,下山去了。”

這個叫陸逸的傢夥,有秘密!

從仆從的描述來看,屋前的大坑,分明就是陸逸用某種手段弄出來的,為了掩蓋不惜搬出長老懲罰這樣的騙局。

再加上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居然就敢接取剿滅山匪這麼危險的任務,一定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

結合這些,張牧之推斷,馬邦德應該被陸逸殺了!

“也罷,近來我修煉陷入了瓶頸,出去散散心也好,烏坦城是個不錯的去處。”

“敢動我的人,那就準備好付出代價!”張牧之的語氣冰寒。

餘杭鎮,餘杭客棧二樓客房。

一個少年領著陸逸進了房間,小孩長相英氣,似乎有話想問陸逸,但陸逸並冇有注意到麵前少年的異樣。

陸逸鎖上了房門,照例打開人生模擬器。

【人生模擬器為您服務,請問是否進行人生模擬?】

【每次模擬需要消耗十顆靈石。】

“坑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