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擬器居然漲價了,變成十顆靈石一次。

本來以為自己很富裕了,冇想到身上所有的靈石也不過能模擬二十次左右。

清點了一下身上的靈石,二百一十七顆。

陸逸強忍心痛,選擇了是。

【十八歲,你成為了一名築基修士,前途不可限量。】

【你在禦獸宗領取了師門任務,決定前往烏坦城。】

【你在餘杭鎮落腳,認識了客棧一個名叫李逍遙的少年】

【李逍遙對修煉很感興趣,你也覺得他很投眼緣,決定傳授他修煉之道】

【李逍遙天賦極高,很快便掌握了修煉要訣,達到練氣一重。】

【為了答謝你,李逍遙從家中偷出祖傳秘籍《飛龍探雲手》送給了你。】

【你翻閱後發現這是一本天階秘籍,大喜過望,決定暫緩前往烏坦城,潛心修煉】

【你成為了餘杭客棧的長久住客,一天,你在大廳喝酒,一個渾身酒氣的中年道士找你討杯酒喝,你冇有搭理。】

【三個月後,你的任務失敗,被禦獸宗除名。】

【你的飛龍探雲手已有小成。】

【李逍遙達到了練氣五重,你教授他五行禦術,李逍遙隻看一遍就掌握了要訣,你有些嫉妒。】

【一個月後,禦獸宗內門弟子張牧之找到你,要你跟他回禦獸宗受罰】

【你與他大戰一番,因為境界差距導致落敗】

【李逍遙出麵阻攔,身負重傷。】

【張牧之發現了李逍遙的異樣天賦,決定就地殺掉你們兩人。】

【渾身酒氣的中年道士出現,一劍殺死了張牧之。】

【道士帶著李逍遙離開,你也決定離開此地,正巧碰見前來探查情況的禦獸宗長老,一掌拍死了你。】

【你的人生結束了】

【請選擇一項作為保留。】

【一:修煉境界】

【二:功法記憶】

陸逸睜開眼,選擇了功法記憶,下一刻,天階功法《飛龍探雲手》的修煉記憶進入腦海。

這次模擬雖然冇有境界上的提升,但提供了不少有用的資訊。

比如剛纔領著自己進客房的小孩,居然是個比林飛宇還要天才的天才。

還有之後的中年道士,居然能一劍秒殺比自己強的張牧之,也是一個強者。

最關鍵的是,飛龍探雲手!

陸逸眼中閃過一絲激動之色,天階秘籍可不是那麼容易拿到的,就算是在禦獸宗也冇有天階秘籍的存在。

冇想到能在小小的餘杭鎮得到。

李逍遙的身世似乎很不一般啊。

飛龍探雲手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奪取他人財物,修煉圓滿甚至能當麵奪走對方的武器法寶!

試想一下,當雙方交戰時,你寄出一件威力巨大的法寶,下一刻,敵人使用飛龍探雲手......

“你的法寶很好,但下一刻就是我的了。”當麵NTR的快感,欲罷不能有木有!

不過境界差距過大的話,飛龍探雲手的成功率就越低。

而它的輔助斂息之法,更是陸逸現在急需的技能,能將自己的修為隱藏,並且將自己的存在降低,堪稱做壞事的必備前提。

第二天清晨。

李逍遙正在樓下擦桌子,見到陸逸從二樓走下,連忙迎了上去。

“客官!昨晚睡的還算好?”

陸逸笑著點點頭,打量著麵前的少年。

少年約莫十二三歲,衣著簡樸,但容貌俊朗,長髮被一根草繩隨意束在腦後,更顯瀟灑。

“昨晚看你模樣,似乎有事要問我?”

李逍遙眼睛一亮:“客官你可是修仙之人?”

陸逸好奇道:“你怎麼看出來的?”自己來到餘杭鎮,可是將法劍收進了儲物袋,也冇有使用任何法術。

“嘿嘿,”少年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種感覺。餘杭鎮曾經也來過修仙者,客官你身上的氣息和他們很像。”

陸逸瞭然,這個叫李逍遙的少年,似乎有著很敏銳的靈感,可能和他的天賦有關。

“客官,能不能教我仙術啊,我想成為修仙者,這樣就可以四處遊曆,行俠仗義了!”李逍遙期盼的看著陸逸。

陸逸想了想,決定按照模擬器的處理方式來,畢竟自己用模擬器從這少年身上得到了飛龍探雲手,就當是結個善緣。

“好,我答應你。”

“客官要是為難的話就算......嗯?!客官你答應了?!”李逍遙下意識的擺了擺手,這些年來他也遇到過不少修仙者,但無一例外全都拒絕了他。

有些人甚至還嘲笑他,一個鄉下小子,也妄想攀爬仙道。

而麵前這位客官,居然答應了他?

自己不是在做夢吧?

“不過有言在先,我隻會傳授你最低級的入門功法,至於之後你的修煉功法,需要看你以後的機緣了。”

陸逸冇有說謊,禦獸宗的凝氣訣最多修煉到築基圓滿,彆說是李逍遙了,自己也在發愁接下來的修煉功法去哪拿。

“沒關係!”李逍遙堅定的點頭:“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的道理我明白,客官,不,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陸逸將李逍遙扶起,將凝氣決拓本交給了李逍遙:“你且跟著這功法去尋找氣感,我隻給你七天時間,如果七天後你仍然冇有感應到靈氣,那就說明你不適合修煉。”

李逍遙凜然:“弟子遵命!”

看著離去的少年,陸逸不禁搖了搖頭。

根據模擬器的發展,李逍遙必然能夠感應到靈氣,但適當給些壓力,也是促使他進步的動力。

果然,當天下午,李逍遙便興奮的彙報,自己已經感應到了靈氣。

“嗯,那接下來就是積蓄靈氣入體,早日進入練氣一層!”

“師父,我是不是天才啊!”李逍遙性格跳脫,有些得意的問道。

陸逸麵無表情:“你知道為師從接觸功法修煉到築基花了多少時間嗎?”

“多久?”

“滿打滿算,十天而已。”

李逍遙有些呆滯,下意識覺得師父在騙自己,但自己從小在客棧這種複雜的環境裡摸爬滾打,早就練就了一身察言觀色的本領。

師父冇有說謊。

“我這並不算什麼,這世間天賦異稟的強者太多太多了,有生下來就指天畫地,唯我獨尊的佛子;也有一日入道,平地飛昇的神仙;就連石頭裡蹦出來的猴子,都能在短時間裡邁入天仙之境!”

陸逸搬出前世看的那些神話傳說,聽的李逍遙一愣一愣的。

“道阻且長,加油吧騷年!”陸逸拍了拍李逍遙的肩膀,轉身回房。隻剩下一臉頹廢的少年愣在原地。

“臭小子!你這半天死哪去了!老孃忙活半天找不到你人,快去集市買菜!不然晚上客人們吃什麼!”客棧老闆娘突然出現,揪著李逍遙的耳朵。

“唉喲,嬸嬸輕點,我這就去,這就去!”李逍遙捂著耳朵跳開,向集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