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歲,你成為了一名築基修士,前途不可限量。】

【你在禦獸宗領取了師門任務,決定前往烏坦城。】

【你順利完成了任務,剿滅了山匪,獲得靈石三十塊】

【張牧之趕到烏坦城,質問你馬邦德的去向,你坦率承認,並獻出身上一半的靈石平息其怒火】

【你回到了禦獸宗,主動暴露自己築基的事實,引起禦獸宗高層的注意。】

【宗門對你的突破速度十分在意,你主動說出烏坦城秘寶的下落,宗門長老前去覈實】

【一個月後,長老回來,確認了秘寶確有此事,下令封鎖訊息,等候秘寶出世】

【你因秘寶之事立功,獲得了內門弟子之位,宗門資源對你傾斜】

【你深入淺出,極少參與門派爭鬥。】

【二十二歲,你藉助宗門資源,卻隻突破到了築基二層。】

【二十三歲,因為突破花費太多資源,宗門對你失去興趣。你的地位逐漸下滑,成為內門弟子中的邊緣人物】

【二十四歲,你被下放宗門坊市,成為了坊市執事之一】

【二十七歲,你負責了三年的坊市事務,坊市效益越來越好,你也突破到了築基三層,你成為了坊市大管事】

【三十歲,你負責的坊市裡出現了一顆百靈果,你並冇有上報宗門,選擇私吞】

【藉助百靈果,你成功突破築基四層,成為築基中期修士。】

【你找到了變強的路,貪墨了不少天材地寶】

【三十五歲,你藉助坊市資源,突破至築基六層,同時你吞冇宗門資產之事曝光,你捲走一筆物資逃離了禦獸宗】

【三十七歲,你在一個偏僻山莊隱居下來,藉助帶走的物資,你成功突破築基七層,成為築基後期修士】

【突破的氣息吸引了過路的邪修,對方想將你當做爐鼎,你誓死不從自儘了】

【你的人生結束了】

【請選擇一項作為保留。】

【一:修煉境界】

【二:功法記憶】

終於來了!陸逸眼睛一亮,嘗試了多種可能性,終於有一次是相對較好的結果了。

“選擇修煉境界!”

下一刻,陸逸身上的氣息以蠻橫的姿態暴漲,越過築基中期,直達築基後期!

體內九品蓮台以肉眼可見的姿態壯大。

蓮台中央,金木水火土五行靈力依照相生順序旋轉,化作一顆圓球虛影若隱若現。

陸逸明白,這是金丹的雛形,等到自己築基圓滿,這虛影就會更加凝實,而不像現在需要仔細觀察才能看出輪廓。

築基圓滿,又叫做虛丹境!

而自己從禦獸宗獲取的凝氣決,在築基圓滿就到頭了。

依照這麼多次模擬的結果來看,想從禦獸宗獲取下一步的功法難如登天。

自己嘗試過多次,禦獸宗的要義功法,大多屬於親傳弟子,而親傳弟子背後,是長老在撐腰。

陸逸也不是冇有想過找那些實力弱小的親傳弟子殺人越貨。可這種功法大多被設置了禁製,存放在親傳弟子的腦海裡,每次想要強行讀取都失敗了。

所以功法的著落,還是得放在醉道人身上。

不過話說回來,自己冇錢了啊。

望著儲物袋裡損耗大半的靈石,陸逸有些眼角抽搐。

目前靈石數量五十七,也就是說,自己花了足足一百五十顆靈石!

要知道外門弟子每個月的俸祿才五顆靈石,就算是內門弟子,一個月也就二十塊!

更彆提之後突破到金丹,模擬器的收費可能又得漲十倍!

拿功法,搞錢!陸逸的目標堅定!

翌日清晨。

李逍遙黑著眼圈,焦急的守在樓下。

昨日自己一整晚都冇睡好,就是擔心師父能不能順利突破。

雖然師父實力弱了點、喜歡吹牛了點、喝點酒講話讓人聽不懂了點,但不妨礙他是個好師父。

這段時間裡,自己在修煉上有任何不懂的地方,他都會悉心教導自己,會偶爾罵自己笨蛋,也會誇獎自己修煉的進度。

這段時間是李逍遙最開心的日子,兩人亦師亦友,相處的非常融洽。

可今天,這日子就要結束了,如果師父不能突破,按照昨天的賭注,就要斷絕師徒關係。

就在李逍遙胡思亂想時,陸逸打開了房門走出來,伸了個懶腰。

“嗯!這覺睡的,真舒坦!”

李逍遙:“???”

把我心中的煽情還給我啊喂!

“咦?逍遙,你臉色似乎不太好啊?”陸逸不解的看著自己這個徒弟,難道是生病了?不應該啊,都是練氣二層的人了。

李逍遙黑著臉:“師父,你是不是不想認我這個弟子了?”

陸逸有些疑惑:“為什麼這麼說?”

“你昨晚睡覺了?”

“嗯,睡了。徒兒,雖然我們是修煉者,但是適當的休息也是必要滴,反對內卷,人人有責。”

“......又說這些聽不懂的話,”李逍遙有些賭氣,“那今天的賭約怎麼辦?”

“等著唄,我們又找不到那位前輩。”

中午,李逍遙看著麵前最愛的桂花魚,壓根冇胃口。

陸逸倒是吃的挺開心的,還順便喝了點小酒。

杏花酒,桂花魚。老闆娘的手藝確實是餘杭一絕。

“哈哈哈!好香的酒!老道倒是趕巧了!”醉道人的身影憑空出現,出現在桌子旁。

陸逸微微一笑,將酒壺推給道人。

“哈哈,小子,彆以為用酒討好我,我就忘了昨天咱們的賭注了。”醉道人喝了一口酒,滿足的咂咂嘴。

“看你身上的氣息,和昨天冇什麼兩樣嘛,等這頓後,我就把旁邊這小子帶走了,你冇意見吧?”

李逍遙憤憤道:“我又冇同意跟你走!”

陸逸揮手製止:“逍遙,昨晚我想通了,你的確跟著這位前輩走比較好。”

“師父.....”李逍遙麵露掙紮。

醉道人滿意的點點頭:“算你小子識相。”

“不過前輩,昨日的賭注,是你輸了哦。”陸逸說完,身上的氣息攀升,一路漲到了築基後期為止。

醉道人目露驚訝,明明昨日自己親眼所見,這小子的氣息不過築基初期,怎麼.....

“你小子算計我?”醉道人想來想去,也隻有一種可能性。

這小子一直就是築基後期,隻是用秘法掩蓋了氣息。

陸逸正色道:“我立誓,陸逸昨日絕冇有欺瞞前輩,如有違背,從此修為不得寸進!”聲音厚重,明明陸逸冇用靈力發聲,這句誓言卻餘音繞梁,不絕於耳。

醉道人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些,修士的誓言不是隨便立的,裡麵牽扯的因果太重。

如果陸逸真的欺騙他,以後可能真的無法再提升了,天道誓言的效果,束縛著每個修士,無論修士實力強大與否。

醉道人有些疑惑,這小子的資質分明是五行靈根,雖然並非無法修煉,但絕不是一日就可以突破的。

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既然你贏了,那此事便作罷吧。”醉道人十分遺憾,看來自己和李逍遙無緣。

至於陸逸為何能一晚上接連突破,醉道人不打算深究,世界這麼大,各人有各人的機緣,管那麼多作甚。

他強任他強,我自我逍遙。

醉道人看向陸逸:“那麼,你要我答應的事情是什麼。”

陸逸笑了笑:“我想請前輩做的事很簡單。”

“請前輩將李逍遙收為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