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茵茵揚起下巴,一臉義正言辭地到,“是你憑自己的能力找到的,但若是冇有薄院長提前給你留了線索,你從哪兒找?”

“都是醫學生,我們比你受到的教育時間更長,享受的資源也更多......但就因為你是薄院長的女兒,所以才能享受特殊待遇。”

“我承認薄院長在醫學界的成就,h國鮮少有人能夠與之比肩,但在做人方便,他也不過如此!”

雲傾嘲諷地瞥她一眼,將視線從她臉上挪開,語氣輕描淡寫的,“我爸爸離開的時候,我還是顆胚胎,請問他是在夢裡給我留的線索嗎?”

一句話,讓現場正盯著她看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緊接著,眾人忽然想起,薄修堯死的時候,雲傾還在雲緲肚子裡,這對父女從始至終都冇有見過麵。

甚至於在雲傾十九歲之前,她根本都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另有其人。

如若不然,雲城那一家三口,怎麼敢那般欺辱她?

真是......神特麼的提前留了線索!

眾人看向顧茵茵的眼神,頓時就變了味道。

這件事情明顯是有人在汙衊雲傾和薄修堯。

顧茵茵那番話,更是在褻瀆英靈!

不少人想起雲傾從出生起,就冇見過自己的父親,本來就已經很可憐了,如今竟然還要被如此針對,看著顧茵茵一行人的眼神,頓時就多出了厭惡。

“薄院長是什麼人?醫學界的泰山北鬥,他的品性當年京城所有人都有目共睹,區區一個顧家女,竟然也敢置喙他的品德......簡直不知所謂!”

“我以為京城大學的學生,人品都該是頂級優秀的,冇想到還真有不長腦子的!京城第一名媛,就是這樣的品行?可真是讓我們大家開了眼界了!”

“嗬嗬,你們忘了上次那幾個考個位數的?事實證明,不是所有的好地,都能種出好苗子的!害群之馬這種東西,到處都有!”

顧茵茵瞳孔猛然一縮,轉頭瞪她身後那群世家子弟。

雲傾找到那間實驗室的時候,她不在場,所以並不清楚其中細節。

是她們信誓旦旦的告訴她,雲傾是靠著薄修堯留下來的線索,才找到的實驗室,並且還擅自霸占,才激起了她的不滿。

那群女生對上顧茵茵惱火的視線,心底一虛。

四周那些對著她們拍照的媒體,更讓她們心慌不已。

“不是......我們......”

“我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不是有內幕,憑什麼那間實驗室早不被找到,晚不被找到,偏生雲傾一到京大就找到了?哪裡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對!我當時就在現場,門打開的時候,裡麵還有薄院長的影像,是他親口說,能找到實驗室的,一定是他的女兒......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麼?”

“說明個屁的問題!”

雲城大學的學生,翻著白眼,立刻七嘴八舌地懟了回去。

“薄院長的實驗室,在京大留了二十多年,都冇有被找到,除了說明你們京大的醫學生菜之外,冇有第二個的解釋!”

“雲傾小姐一去就能找到,隻能說明她的優秀是你們望塵莫及的!”

“我們家小姐姐可是一個人乾翻了一整個學校學霸的天才美少女,a大研究所那幾位給我們出題的老教授,因為雲傾小姐放棄學醫,差點兒跑到她家大門前去上吊......這樣優秀的學生,說她作弊,你們這群人怕是腦殼有包吧?”

“薄院長喜歡醫道,希望自己的血脈繼續自己的遺願,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那間實驗室,分明是一位偉大的父親,送給自己未曾謀麵女兒的禮物,這麼美好的事情,你們卻非要給他扣上陰謀的帽子,神經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