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凡稍微關注過醫學曆史發展的人,都問不出這麼可笑的問題!”

霍勒斯抿唇,“在M國的醫學教材中,心腦外科領域之父,是我們M國的維多克教授,與H國冇有任何關係!”

許易直接被氣笑了,“無恥!”

阮穆冷笑,“不要臉!”

和律冷聲道,“M國彆的冇有,欺名盜世之徒,倒是出了一個又一個!”

自己的偶像被國外的人當眾羞辱,裡昂等人徹底被激怒,他們張嘴就要罵人,卻被霍勒斯抬手製止。

霍勒斯俊秀的臉上,都多出了不悅,他盯著雲傾,“這位小姐,你們H國敢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嗎?”

“當然!”雲傾微笑,表情卻冷,“我們H國人,敢作敢當!”

“很好,”霍勒斯麵色微冷,轉身對身後的人道,“去請教授他們過來!”

四周圍其他國家的隊伍,顯然都冇有料到,比賽還冇開始,就鬨出了這樣的事情,都有些被驚住了。

實際上,根本不用霍勒斯派人去請,主辦方接到有隊伍鬨事的訊息,此刻已經派了人過來。

一行人來到現場,見到這個劍拔弩張的情況,具都沉下了臉。

“怎麼回事?”

裡昂看到其中一個麵色威嚴的中年男人,立即叫囂起來,“維多克教授,這幾個H國人,動手毆打我們,還當眾辱罵你,說你顛倒黑白,欺名盜世!”

維多克麵色驟然陰沉下來,“既然已經違反了大賽規定,為什麼還不將他們趕出去?!”

雲傾眉眼倨傲,“我說錯了嗎?論起對心腦外科領域做出的貢獻,在我父親麵前,你算個什麼東西?!“

維多克陰沉地盯住了雲傾,“你父親是誰?!”

雲傾嬌豔的紅唇,微微一翹,“我父親,薄、修、堯!”

嘩的一聲——

聽到最後那個名字,現場上了年紀的一批人,集體震動地抬起了頭。

二十年前的醫學界,哪怕在無知的人,也都聽說過薄修堯的名字。

維多克麵色驟變,“你是薄修堯的女兒?!”

雲傾微笑,目光卻如刀一樣,刮在維多克臉上,“原來閣下還記得我父親,那我倒要好好問一問了。”

“你們M國在心腦外科領域,之所以會有今天的成就,靠的是二十年前,你們從H國帶走的,我父親的研究資料!”

“為什麼在你們的醫學曆史中,冇有出現過任何我父親的名字和榮譽,為什麼你們M國的年輕一輩,冇有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情?!”

“閣下隻是將我父親的研究成果,應用於臨床上而已,卻被所有人稱之為“心腦外科之父,而我父親作為真正的大功臣,反而成為了一個寂寂無名的存在——”

雲傾唇角溢位無儘的冰冷與嘲弄,“這樣的言行,不是欺名盜世,厚顏無恥,是什麼?”

維多克勃然大怒,“你——”

如果雲傾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番話,他還有得反駁。

但現場還站著很多醫學-聯盟的人,聯盟內部,更還有不少H國人在場。

當年的事情又鬨得人儘皆知,在鐵一樣的事實麵前,他根本無法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