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孕婦眼皮動了下,眼角泅出了一絲淚痕。

快速地說完之後,雲傾來到孕婦大大的肚皮前,在眾人驚駭欲絕的注視下,一刀橫切了下去!

嘶——

人們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快這麼穩的刀,就連留下來的傷口,都驚豔的令人起雞皮疙瘩!

一刀破皮。

一個露筋膜。

一刀刺破胎膜。

三刀過後,已經隱隱看到了嬰兒的輪廓。

另一邊,林嘉木興奮地接受手術後續步驟,“吻合主動脈,吻合肺動脈,吻合左右心房......”

兩邊同時飛快地進行著,看的所有人眼花繚亂,隻恨自己少生了一雙眼睛。

時間一分一秒的滑過,所有人的情緒,都隨著兩個人的動作,提心吊膽,起起伏伏。

不知道過了多久,寂靜的空間裡,忽然傳來一聲激動的喊聲,“完成啦!”

眾人朝著女人心口的位置望過去,緊接著現場響起此起彼伏的,倒抽涼氣的聲音。

隻見那個鮮紅色額的,象征的人活著的器官,它靜靜地躺在主人的胸腔裡,安靜又平穩地跳動著。

四周圍的血管,每一絲搭建的都宛如藝術品!

人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人類的心臟,竟然真的可以這麼美麗!

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一聲響亮的啼哭聲,同時傳入所有人耳中。

一乾人下意識地循聲望去。

就見那個美麗的東方少女,一身雪白的站在病床前,那雙漂亮的手上,正小心翼翼地托著一個剛被取出來的小生命。

那個神奇的人類幼崽,正張大了嘴,發出了他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第一聲稚嫩的啼哭。

這一刻,無論是現場,還是直播間,陷入到前所未有的死寂。

但這樣真空般的死寂,並冇有持續多久。

幾秒鐘,現場所有的H國人,忽然發了瘋的鼓起掌來。

那些上了年齡的老教授們,激動的擁抱在一起,失態地大笑起來。

“成功了!他們成功了!!”

而其他國家的人,在經曆了片刻的震驚過後,絕大多數也都跟著鼓掌,激動地歡呼起來。

醫學難題的攻克,值得全人類普天同慶!

霍勒斯與洛克站在H國的直播間前,看著螢幕上,那個做絕症手術時,都不見一絲慌亂的少女,此刻手足無措地托著那個嬰兒,似乎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洛克忽然出聲,“十分鐘......”

霍勒斯轉頭看過來,清晰地捕捉到洛克眼中的傷心與失意。

他並冇有去嘲笑,或者打擊。

因為他知道,他的眼神,此刻定然也佈滿了這兩種情緒。

洛克苦笑起來,眉眼間的那股銳氣,都在一瞬間消散了不少,“她隻用了不到十分鐘時間,就將這個嬰兒帶到了人世間,如果不是親眼見過,你相信世界上,會有這麼快這麼穩的手術刀嗎?”

“霍勒斯,你跟我,都輸了呢!”

他輸了......

霍勒斯抬頭,靜靜地看著手術室內,終於將手上的嬰兒交出去,正鬆一口氣的雲傾,驀地閉上了眼睛。

洛克隻是輸了比賽!

霍勒斯卻知道,他們輸掉的,不止是比賽,還有......整個M國的名譽與臉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