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一能破解的,隻有身為創作者的雲傾。

他們不將雲傾請回去,那批機械無法投入使用,六區那邊第一個饒不了他們。

雲傾將手上的花轉了一圈,滿臉冰冷地道,“方副院長這話說的,好像科研部冇有了我,就運作不下去了一樣......”

“您不是一直想將我趕出研究院,扶季非煙上位嗎?”

“這跟您之前的初衷,可不符合。”

方鴻遠儘管在雲傾手上,已經吃過不少虧,聽到這句話,麪皮還是控製不住抽了下。

他彎著腰,語氣誠懇,“薄小姐,千錯萬錯都是我們這群老傢夥的錯!”

“是我們有眼無珠,不該為了一己之私,錯待了您!”

“請您看到H國科研界,需要您的份上,原諒我們這群老傢夥的過錯。”

“我保證,隻要我還在研究院一天,您科研部部長的位子,就絕對不會有人敢動搖半分!”

聽到方鴻遠的話,雲傾微微眯了眯眼睛,冷哼一聲。

跟隨方鴻遠來的那批人,都震驚地看著方鴻遠。

他們之前商量的,可冇有後麵那一句。

彆忘了,研究院目前還有個註定了要跟薄家拚的你死我活的沈家。

萬一沈家最後真的成功反殺呢?

冇到最後一步,誰也不敢將話說的太滿。

方鴻遠活了這麼大年齡,又爬到這個位置,這個道理,他不可能不懂。

那就隻有一個解釋了。

這話不是方鴻遠想說的,也是有人讓他這麼說的。

方鴻遠背後,站的是顧家。

顧家現在是顧煜城當家。

這話......是顧煜城對雲傾說的!

顧家這是確定了,要出手幫薄家嘛?

但這也說不通啊......

因為不止是沈家,顧家在研究院的掌控權,也是從薄家手上搶來的。

薄家一旦奪回沈家那部分勢力,下一個,要對付的,絕對就是顧家!

顧家不止不防備,竟然還讓自己的人,在雲傾麵前,說出了這樣一番話來......

一時間,在場的,就連貓兒在內,都有些被驚到了。

方鴻遠自然知道,自己說出的這番話,代表著什麼。

但誰讓顧家現在是顧煜城當家呢?

顧煜城對薄家這位大小姐的意思,現在整個京城,幾乎已經鮮少有人不知道了。

除非顧煜城自願放棄顧家在研究院的勢力,不然他跟薄家這位小姐,勢必是要不死不休的。

而顧煜城讓方鴻遠說出的這番話,幾乎已經代表了某種信號。

一旦讓沈家知曉這番話......想不跟薄家魚死網破,都不行了。

一時間,眾人看在那坐在花架上,容顏美麗表情不善的女子,心理直罵“紅顏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