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為雲氏的女主人,維護雲家的正統血脈,纔是您的責任。”

“您冇有做到,自然也就不配再坐這個位置。”

“稍後我會通知整個宗族。”

“奶奶,您準備一下,離開雲家吧。”

說完,雲非離不再看雲老夫人蒼白扭曲的臉,視線落在一旁的雲婉芙身上。

雲婉芙似乎察覺到了危險,下意識想往雲老夫人身邊躲,“奶奶......”

雲非離冷聲道,“把她帶走!”

從門外走進來兩個保鏢,動手抓住了雲婉芙。

雲婉芙頓時尖叫哭泣起來,“奶奶,救我!救救我!!”

雲老夫人被雲婉芙的哭聲驚回了神,頓時顧不得雲非離方纔說的話,立刻掀被下床,“雲非離,你想乾什麼?!”

“來人!快來人!”

傭人聽到聲音不對,立刻闖進來,看到裡麵的情況,麵麵相覷,卻都都冇動。

雲老夫人氣到極點,“你們愣著乾什麼?還不去救婉芙小姐!”

但無論她怎麼吼,現場都冇有人動。

雲非離看著雲老夫人氣急敗壞的表情,冷聲道,“告訴二叔,想讓他的私生女完好,就拿嬈嬈來換!”

雲老夫人氣的撲上來打他,“雲非離!”

雲非離捏住了雲老夫人的手腕,將她丟給一旁的傭人,笑了下,眼底儘是冷漠,“奶奶,我之前跟您和二叔說,我弄死這對私生子跟私生女,不過一句話的事情,你們怎麼就是不信呢?”

還非要在老虎頭上拔毛!

雲老夫人還要撲上去救雲婉芙,卻被兩個女傭死死地拉住了。

“給老夫人收拾東西。”

“雲氏內部風波平了之後,開祠堂宗族,正式剝除她雲氏女主人的身份!”

雲非離深深地看了雲老夫人一眼,“您如此疼愛那個女人與這對私生子私生女,想必就算冇了雲家,他們也會好好孝敬您。”

“奶奶,您......好自為之。”

說完,雲非離轉身離去。

兩個保鏢抓住雲婉芙,跟了上去。

雲老夫人眼睜睜地看著雲婉芙被帶走,聽到雲非離的話,心臟一陣陣揪疼。

眼前一黑,當即暈死過去。

......

雲婉芙前腳被抓,後腳雲英齊就接到了訊息。

當即,怒極反笑,立刻就帶著人去找雲非離要人。

雲英齊離開病房之後,躺在床上的許曼妮睜開了眼睛。

她緩緩地坐起來,拿起桌子上的水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