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暖是真的開啟過“神眠“,差點兒成功殺掉北冥夜煊。

雲傾無動於衷地坐在原地,不閃不避地直視著冷暖的眼睛。

冷暖摩擦著“神眠”,靜靜地微笑起來。

她看著雲傾,輕聲說,“很抱歉,我得親自動手,殺了您。”

冷暖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審判庭的人,幾乎是條件反射性,抬起手上的槍對準了冷暖。

冷南爵麵色先是一緊,緊接著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重新放鬆下來。

到了這個地步,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都已經冇有隱瞞的必要了。

成功了,雲傾,北冥夜煊,一起死在這裡。

失敗了,他跟冷暖,死在雲傾手上。

的確是,冇有躲躲藏藏的必要了。

雲傾的聲音,下一秒鐘緊跟著傳了出來,“把槍收回來,你們不是她的對手。”

冷暖身上的東西,足夠先一步毀滅了想對她開槍的人。

甚至於,若是雲傾不在場,隻要她願意,她可以殺死在場所有的人!

717實驗室的天才,是那麼簡單的人嗎?

他們的頭腦,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

薄硯人盯著冷暖看了幾秒鐘,揮了下手。

審判庭的人,將搶收了回來。

隔著螢幕,六區諸多大佬們,集體沉了下臉。

“中心城諸位,這是什麼意思?!”

“在h國研究院,公然殺害我h國研究院院長,中心城未免欺人太甚!”

麵對h國的責任,冷南爵視若無睹。

而中心城那些研究員,更是一臉茫然加慌亂。

鄭老更是直接站了起來,“冷少爺,冷小姐,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冷暖對那些質問聲,充耳不聞,隻是看著雲傾。

雲傾看著冷暖,同樣報以微笑,“冷小姐要殺我,總得有個理由吧?”

冷暖一本正經地回答了雲傾的問題,“理由鄭老院士方纔已經告訴您了,您長得像中心城上任女王。”

冷南爵猝不及防聽到這個答案,眼神淩厲地看向冷暖。

冷暖這是公然拖雲姌下水!

冷暖對他的警告,視而不見,隻是道,“這纔是最公平的做法。”

她不喜歡不公平的東西,那會讓她不舒服。

今天這場刺殺,雲傾與北冥夜煊死了,就再也不會對雲姌的王位造成任何威脅。

而若是她們失敗了,雲姌會背上罵名,雲傾跟北冥夜煊,也就有了光明正大對雲姌發難的理由。

風險與回報,對雙方來說,都是對等的。

雲傾唇角一挑,表情變得似笑非笑,“就因為我長得像已經中心城上任女帝,所以這一任王位繼承人,擔心我會威脅到她的上位之路,所以派你們來殺我?”

冷暖認真地點頭,“然也。”

這個理由,不說現場的h國人是什麼感想,中心城那些研究員,都聽得滿臉發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