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小姐,我冇有在危言聳聽!”

“無論是中心城,還是717實驗室,他們的報複,都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

雲傾輕笑,“還冇有試過,你怎麼知道我承受不起?”

鄭老閉了閉眼睛,終於動了肝火,“先不說中心城,單就717實驗室,“神眠”就是它的東西!”

“而“神眠”隻是其中一件而已,717實驗室鬼才如雲,它的底蘊,彆說隻是h國,就是中心城研究院,都不敢說能與它匹敵!”

“布魯諾等人對冷暖小姐的疼愛與看重,人儘皆知!”

“一旦“神眠”的主人,死在h國研究院,717實驗室能做出什麼事情來,冇有人能預料的到!”

“到時候彆說是你,就是在場其他人,都得承受來自於它的怒火!”

鄭老看著雲傾無動於衷的臉,轉頭看向大螢幕上,六區一乾大佬,“諸位真的想清楚了嗎?!”

“要為了薄小姐一個人,公然向中心城與717實驗室發難?!”

六區諸多大佬,臉色都不太好看。

冷暖與冷南爵的作為,他們有目共睹,自然也是怒的。

但他們又不能不為大局著想。

即便鄭老話說的不好聽,但卻是事實。

h國研究院,冇有實力與那兩大勢力抗爭。

一旦冷暖與冷南爵真的死在這裡,中心城與717實驗室同時發難,h國承受不起。

上位者,大局永遠是第一位。

所以,哪怕明知道對雲傾不公平,哪怕憋屈的要死,他們也得硬著頭皮去勸。

傅鶴軒深吸一口氣,“硯人,這件事情,薄家在考慮考慮。”

薄硯人垂下眉眼,修長的手指敲了下桌麵,未曾說話。

顯然是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雲傾自己決定。

雲傾唇角微微勾起,“鄭老院士,您是在威脅我嗎?”

“這並非隻是威脅,”鄭老看著那張臉,惋惜地歎了口氣,“事實就是如此!”

“您雖然與我們中心城的女王陛下,生的一樣,又是同一個名字,但你們......不同命!”

“若您真的是我中心城女王,無論是冷少爺的家族,還是冷暖小姐身後的717實驗室,膽敢刺殺女王,讓它們灰飛煙滅,不過帝國一句話的事情!”

“但很可惜,您不是,所以您隻能......嚥下這口惡氣!”

雲傾烏黑的眼睛閃了下,似是想到了什麼,忽然垂下了睫毛。

北冥夜煊察覺到雲傾情緒有異,牽住她的手,低聲問,“委屈了?”

他的小妻子,原本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女子。

卻因為那些魑魅魍魎,流落在外,受儘了委屈。

雲傾抬眼,對著他笑了下,用同樣小的聲音說,“我隻是在想,原來我以前......活的那麼......”

肆意尊貴。

北冥夜煊擁著她,溫柔地說,“等傾寶回到那個位置上,一切都會好起來。”

親耳聽到雲傾以前的生活,北冥夜煊隻覺得,如今的所有,都在委屈她。

他會將她,親手捧回到那個位子上。

讓那些人,再也不敢對她有絲毫脅迫不敬。

夫妻兩說著悄悄話,其他人也以為,他們是在商量關於賠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