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傾終於轉過了頭,看向站在身邊的雲姌。

雲姌不閃不避地對上她的視線。

周圍的名媛千金們,心驚膽顫地看著這兩個女子。

明明她們之間的氣氛並不劍拔弩張,但就是給人一種,不敢喘氣的感覺。

然後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雲傾斂了眼中的冷意,雲姌收了臉上的冷漠,兩個人同時笑起來。

雲姌對雲傾伸出手,“薄小姐。”

雲傾伸手,跟她淺淺地握了一下,“歡迎你,雲姌小姐。”

兩隻手一觸及分,隨後雲傾率先轉身,朝著大廳內走去。

雲姌笑笑,泰然自若地跟了上去。

直到兩人離開之後,現場諸多千金小姐們,才從那種緊繃的氣氛中緩過神。

其中一位千金小姐咬了咬嘴唇,“你們有冇有覺得,薄小姐跟這位雲姌小姐之間......”

按照道理,雲傾從身份地位上,是比不上雲姌的。

哪怕她是717實驗室的領頭人,“神眠”的主人,但雲姌,身中中心城的執政官,更有可能是下一任女帝。

這中間的巨大溝壑,不是依照努力就能彌補的。

這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女子,到了雲姌麵前,都註定了會矮一頭。

即便不矮一頭,也做不到絕對淩駕。

但雲傾麵對雲姌時,就有一種,壓著對方的感覺。

而雲姌對於這種相處方式,似乎習以為常,甚至泰然自若。

奇怪的感覺讓人心驚......

又有一位千金小姐開口,“之前不是有過傳聞,說薄小姐,與中心城那位剛剛去世的女帝陛下,長得一模一樣嗎?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

麵對自己曾經的君主,尋常人大概都會給予尊重?

似乎也隻能這麼安慰自己。

眾多千金小姐們對視一眼,不知道是應該鬆一口氣,還是更加提心吊膽了。

雲傾能壓住雲姌,好處就是接下來的談判中,她們不至於過度落於下風。

壞處是......這樣兩個女子之間的交鋒,真的是她們能參與進去的嗎?

萬一一個不好,壞了事,可能會連累自己的家族親人。

顧茵茵深吸一口氣,出聲道,“無論如何,現在是在京城,即便對方是中心城的執政官,我們也不能失了禮數,丟了麵子。”

說完,她率先抬步跟了上去。

其他千金小姐們對視一眼,也跟著走了上去。

花廳裡,雲傾已經在座位上坐著了,正低頭優雅地喝茶。

雲姌坐在她對麵,泰然自若地打量四周,似乎對這裡的環境很感興趣,視線落在一群正走進來的千金小姐們身上時,更是帶出了笑,“這樣的場景,可真好看......”

雲傾將茶杯放下,緩緩道,“是挺不錯。”

雲姌似乎看出了千金小姐們的拘謹,微微一笑,“不必緊張,我此次代表中心城來這裡,隻是有些私事想跟薄小姐談談。”

這個私事,大概所有人都知道是什麼了。

眼看著雲傾坐在那裡,雲姌又冇什麼惡意的樣子,其他人也都收了忽如其來的驚異,紛紛落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