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心城......勢必是要去的。”

這是接下了這雙從天而降的,父母的意思。

雲姌表情不變,甚至抬手,對著雲傾舉起酒杯,表示恭賀,“恭喜。”

雲傾笑笑,泰然自若地接下了。

雲嬈抬頭看雲傾。

她想起雲傾之前,特意跟她告彆的事情。

雲嬈心知,從那個時候起,雲傾就已經決定了,要離開京城。

而如今,不過就是確定了,雲傾究竟什麼時候會離開。

雲嬈臉上冇有露出任何眷戀不捨的表情,隻是往雲傾身邊站了站。

雲姌說完了話之後,終於開始說起了正事。

她姿態輕鬆地往身後一靠,麵向全場,笑著說,“此次我來京城,帶了三件寶貝,想跟京城諸位,贖個人。”

來了!

在場的諸多千金小姐們,幾乎是在一瞬間,下意識坐直了身體。

幾天前研究院發生的事情,早已傳遍整個京城。

這位雲姌小姐,是來撈那個膽敢利用“神眠”,殺害薄小姐的冷南爵的。

所有人都將目光,下意識看向雲傾。

雲傾臉上帶著笑容,看不出一絲冰冷與怒氣,甚至還有心情調侃,“公然用中心城的重寶,贖一位間諜......雲姌小姐這執政官做的,可真的令人大開眼界。”

雲姌並不在意雲傾的嘲弄,“薄小姐嚴重了。”

說完,雲姌拍了下手。

一直跟在她身邊雲婉玲走了出去,冇過一會兒,帶著三個人走進來,每個人手上都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放著三個盒子。

一紅,一白,一黑。

那盒子不知道什麼材料製成的,光澤流轉,遠遠就能聞到一股香氣。

將東西放在大廳中央的桌子上,雲婉玲抬頭,看向在場的千金小姐們,臉上帶著高高在上的傲氣,“這是雲姌小姐送給京城的三件寶貝,每一件都價值無雙,是人間少見的珍品。”

看著好奇地看著這三件東西的諸多千金小姐們,雲婉玲將視線轉向雲傾,似笑非笑,“中心城富甲天下,坐擁天下至寶,這三件東西,分彆為皇冠珠,菩提骨,地獄花。”

“中心城以此三寶,向薄小姐提出請求,換回冷少爺!”

雲傾挑了下眉。

雲姌果然將這三樣東西帶來了。

雲傾雖然不怎麼關注,但還是知道這三樣東西的價值的。

她流落在外,撇開北冥家與薄家,真要算起來,是個真正的光桿司令。

尋常的寶貝,或許還能想辦法爭一爭,但這三件東西,雲傾心知,她目前擁有的財富,爭不過。

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根本買不到。

薄家願意為她加註,但雲傾也不怎麼想,為了一個冷南爵,讓薄家掏空家底,隻為了贏雲姌一局。

她跟雲姌的勝負,從來都不在這裡。

雲傾正要光棍地另做打算,忽然就見顧茵茵站了起來,“雲姌小姐這三件寶貝,聽著的確厲害,但論起寶物,京城纔是天下之首。”

“茵茵不才,很想見識一下,中心城的寶貝,與京城的比起來,究竟誰更勝一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