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著十幾年的時光與距離,將雲傾送到了他身邊。

而雲廷燁之所以同意,將雲傾留在京城,放任她幫薄家奪回一切,是因為,雲傾欠了薄修堯的。

雖然也是為了救自己的女兒,但無論如何,雲傾欠了對方一條命。

許久,北冥夜煊忽然問,“傾寶的記憶是怎麼回事?”

兩個雲傾為什麼會在幼年時期,同樣有過一段失憶。

雲傾失去了關於哥哥的所有記憶,連帶著連北冥夜煊都給忘記了。

而薄家的雲傾,遺忘了當年在雲家遭遇的一切,同樣也遺忘了顧煜城。

這中間,誠然有“神之光”的後遺症,但北冥夜煊不信,這個男人跟薄修堯冇有在中間動手腳。

薄家的雲傾忘掉關於雲家的一切,很可能是當年在雲家,發生了某些很可怕的事情,導致了小雲傾的重傷,甚至即將死亡。

薄修堯與雲緲,選擇了讓女兒遺忘那段黑暗的記憶。

那雲傾的記憶呢?

雲廷燁深邃的眼睛裡,多出絲絲危險的東西,“真的為了那個丫頭好,就不要去追究關於那個人的一切。”

北冥夜煊嗤笑一聲,“你兒子你不關心,還要阻止自己的女兒去關心,你們這對夫妻......可真有意思!”

對於北冥夜煊的嘲諷,對麵的男人臉上冇有一絲波動。

北冥夜煊笑了下,眼底陰冷,“她五歲那年,為了找哥哥,不惜獨自一個人跑了出去,差點兒丟了小命。”

“你們為了防止這種事情再次發生,抹掉了她關於雲聽瀾的一切記憶......”

其中,也包括他!

雲廷燁未曾否認。

北冥夜煊冷笑,“君主陛下大抵是忘了,雲聽瀾不止是您兒子,他還是傾寶的哥哥。”

“傾寶有權利知道關於自己哥哥的一切。”

哪怕雲聽瀾的存在,會給雲傾帶來傷害,雲傾也會想要見到他。

因為,那是與她同胎而生,又為了她,放棄一切,嘔心瀝血的哥哥。

這是北冥夜煊的選擇。

雲廷燁未曾阻止,也未曾同意。

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東西,會讓熱血肆意的年輕人,與過儘千帆的長輩們,做出不同的選擇。

至於最終的結果,是誰輸誰贏,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最後一個問題,”北冥夜煊眼底縈繞著一抹薄薄的戾氣,“這些年我在聯盟的發展,其中有冇有你的手筆?”

雲廷燁看著對麵的年輕人,忽然就笑了,“你希望我怎麼回答你?”

北冥夜煊眸色冷了冷,起身離開。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北冥夜煊十二歲被自己的父親踹出家門,二十歲成為黑暗帝國的暗皇。

他隻用了短短八年的時間,就鎮壓下所有暴戾反抗的聲音,登上了那個位置。

這期間,他遭遇的危險暗殺,血腥殘酷不計其數。

卻從未遭遇過,來自於雲氏帝國的打壓。

即便雲氏帝國,再不插手黑暗地帶的矛盾,但側臥之榻,豈容他人鼾睡?

帝國不插手,但絕對不會不關注。

雲傾昨天還說,她從小被他“欺負”著長大,他與她隔空作對了這麼多年,卻從見雲傾有過任何打壓報複的舉動。

這其中,肯定跟雲廷燁脫不了乾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