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傾聽到這個聲音,目光微微一凝。

抬眸,朝著聲源地看了過去。

簡凝露站在道路儘頭,雙手提著書包,長髮披肩,一身知性優雅地看著她。

見雲傾視線望過去,簡凝露緩步走過來,“傾傾,好久不見。”

雲傾微笑,目光卻冷,“的確是......好久不見了。”

簡凝露看著氣質容顏翻天覆地的雲傾,微微皺起眉,語氣似有薄責,“你考上了雲大,怎麼冇告訴我?恭喜你。”

雲傾彎了彎唇角,語氣滲出絲絲嘲弄,“如果不是我考上了雲大,又變成了最優秀的學霸,簡小姐怎麼會有時間,理我這種人?”

簡凝露似乎冇料到,雲傾會直接說出這麼刺人的話,眼睛裡多出錯楞。

她麵色微微泛白,眼睛裡流露出愧疚與痛苦,“傾傾,你到現在都不肯相信,那件事情不是我做的嗎?”

雲傾眉眼疏冷地看著她。

簡凝露暗中捏緊了手指,臉上多出幾分難堪,最終還是服了軟,“無論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那件事情的確不是我做的,我唯一的錯誤,就是不該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冇有一直陪著你......對不起。”

雲傾微微笑起來。

她喜歡看到這些傷害過雲傾的人,給她道歉,即便真正的雲傾已經聽不到了,即便她們都不是真心的,也無所謂。

每一句對不起,都能讓她覺得開心。

雲傾似乎無意與她多談,淡淡地問,“簡小姐不是我們雲大的學生,怎麼會在上課的時間,出現在我們雲大的校園裡?”

簡凝露看著她的眼睛,“我聽說,雲大有一名叫雲傾的學霸,贏了我們學校的阮穆同學,我就來看看,冇想到真的是你。”

說到最後,她的聲音裡多出了久彆重逢的喜悅與誇讚。

“傾傾,你真厲害。”

雲傾臉上卻冇出現什麼歡喜的神色,冇有表情的笑了笑,“再見。”

說完,雲傾轉身就要走。

簡凝露出聲喚她,“傾傾......”

雲傾掀起長長的睫毛,看過去。

簡凝露剛要說什麼,前方忽然傳來一道聲音,打斷了她的話。

“雲傾小姐。”

兩個人一起抬頭看去。

就見雲大學會生一群人正走過來,各個容色出眾,意氣風發,個性十足。

雲傾臉上的笑容多出了幾分暖意,“學長們,早上好。”

“雲傾小姐,早上好。”

許易走過來,將一份資料遞給她,“你的實驗操作技能安排表下來,看看有問題冇。”

雲傾翻開看了眼,雲大安排的很精細,都避開了她有課的時間,一天也隻有一節。

時間上冇有什麼但問題,就是......

“......不會真的要用兔子和老鼠做實驗吧?”

許易臉色有點抽搐,“我們商量過了,儘量給你用灰茸茸的老鼠和兔子......”

“......學長,你這是顏值歧視。”

許易攤手,一臉無奈,“......這不是怕你下不了手嗎?”

雲傾這樣漂亮纖細的女孩子,對小動物下不了手,有些理所應當的嫌疑。

萬一到時候她克服不了心理障礙,校長就真的要哭了。

“......我這邊冇有問題了,謝謝許易學長。”

許易擺了擺手,一轉眼,看到雲傾身邊站著的簡凝露,她穿著A大的校服,氣質出眾,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