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看著簡凝露憤怒欲狂的臉,目光冰冷,倨傲一笑,“其實我很好奇,你究竟哪裡來的自信,覺得憑你的這點兒手段,能夠挑撥我跟我男朋友,讓他甩了我?是以前那些被你挑撥離間成功的蠢貨——”

她隨意掃了眼站在一邊臉色煞白地捂著嘴的酈珠,“給了你勇氣和自信嗎?”

她輕笑一聲,語氣中儘是嘲弄,“拿他們跟我男朋友相提並論,嗬......她們,配嗎?”

簡凝露整張臉都控製不住扭曲了。

她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是雲傾身敗名裂了,最後倒在地上,被欺辱的人卻變成了她?

而雲傾如此仗勢欺人,卻還被雲大那麼多人維護。

這就是權勢的重要性嗎?

如果雲傾無權無勢,還跟過去一樣無人依靠,受儘欺淩,她這會兒肯定生不如死。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男人!

是那個男人,給了雲傾儘情囂張的資本,讓她能夠在光明正大的踐踏她,欺辱她!

簡凝露想起了北冥夜煊,心中彷彿有一萬隻螞蟻爬過,將她的心臟啃食的千瘡百孔。

她神經質地笑起來,看著雲傾,“被一個又老又醜的男人包養,你又什麼可得意的?”

儘管隻要雲傾的男朋友出現,露個麵,這條流言就會不攻自破,但......有什麼關係呢?

起碼此刻,她能讓更多人噁心雲傾,鄙視雲傾!

雲傾臉上不見絲毫怒意,看簡凝露的眼神,彷彿再看跳梁小醜,眉眼間儘是清高和孤傲:

“是我不夠有錢嗎?是我長得不夠好看嘛?是我不夠有才華嗎?整個雲城,還有比我更有錢有權有勢長得更漂亮的千金小姐嗎?”

眾人都是一愣,看著少女潔白絕美的側顏,鄙夷的同時,卻又不得不讚同。

雲傾的確是雲城最有錢有勢且還長得最漂亮的千金小姐。

雲傾看著輕笑一聲,語氣裡儘顯輕蔑,“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卻還要去找一個老男人來包-養我......究竟是我傻,還是你信口雌黃,隨口汙衊早已成了習慣了?”

簡凝露憤怒的幾乎咬破嘴唇。

阮穆忽然冷哼一聲,“雲傾小姐,你怎麼不來找我包-養你?”

雲傾轉頭看過來,目光冷冽,“嗯?”

阮穆冷冷地說,“這位學姐剛纔當眾說,你不止勾-引了A大的老師,提前得到了測試考卷,所以才能贏了我,還勾-引了我,讓我出言維護你!”

經阮慕一提醒,眾人想起剛纔那一幕,看著簡凝露的眼神,透出了點點異樣。

雖然簡凝露說的很有道理的樣子,但A大絕大多數人心理都清楚,那不可能是真的。

雲傾不可能在模擬測試考試中作弊。

更不可能勾-引阮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