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快快......快出來個人,告訴我,我是不是眼花了?!]

[樓上的,應該不是你一個人眼花了,我也看到了......]

[雲......]

[雲巔之上!京城雲氏!!]

[京城雲氏為什麼會忽然站出來維護雲傾?雲氏…雲傾…我好想不小心發現了什麼秘密!]

[我忽然想起一個傳言,雲城老一輩有人說,雲傾的母親,來自京城,是京城某個豪門貴族的千金小姐,難道她是雲氏的小姐?那雲傾豈不是......]

[嘶!京城雲氏都公然跑出來護短了,還會有假嗎?]

[替香水組織和天藝傳媒默哀,還有此次背後黑雲傾的人,以為對方是個能隨便拿捏的小嘍囉,結果冇想到卻是被大佬護著的女人......]

天藝傳媒的負責人,看到後台忽然出現雲巔之上回覆他的訊息,頭腦一片空白,有些被嚇懵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他正發楞的時候,辦公室的大門忽然被人撞開了,天藝的老總闖進來,劈頭將一份檔案砸在他臉上,“你TM到底在乾什麼?!”

負責人臉色僵硬,“樊總,是調香組織那邊的人說,雲傾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我冇想到......”

樊總指著他的鼻子,怒髮衝冠,“你冇想到你不會去查嗎?你是眼睛瞎了,冇看到雲大是怎麼維護那個學生的嗎?冇看到她隨手就能甩出兩億出來做慈善嗎?這下好了,天藝不止丟了主辦方的權利,還得罪了雲氏......滾!你馬上給我滾出公司!”

負責人臉色鐵青,心中恨死了攛掇著他去利用雲傾攻訐英皇的嚴勢。

京城雲氏,天藝傳媒跟對方比,那就是螞蟻跟大象的區彆。

早知道雲傾跟京城雲氏有關係,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雲傾。

......

而此刻,香水組織內部。

嚴勢也被香水組織的高層人員給質問的愣住了。

“會長,我不懂你們的意思......”

香水組織的會長,冷冷地問,“我問你,你在以香水組織的名義,發那條取消雲傾的參賽資格之前,調查清楚這次緋聞的真相了嗎?”

嚴勢麵色不愉,“全網都在罵她,那些照片也都是真的,再加上,那個雲傾她是有過前科的,她三年前參加選拔賽的時候,勾引過宛先生,想讓對方幫她作弊,這樣一個人,還需要查嗎?”

嚴勢說著,看了一眼身旁的宛博。

宛博看著對麵的一群人,一臉穩重,點頭,“會長,雖然這樣說,有些不應該,但是那個雲傾,她的人品,的確有些問題......”

會長看了宛博一眼,視線稍頓,很快又落回到嚴勢臉上,“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這次的緋聞是真是假,隻是憑藉著過去那些事情,推測雲傾作風不良,然後就直接發了那條公告?”

嚴勢臉色一變,有些不忿,皺眉說,“會長,對待雲傾那種人,根本冇有浪費時間查的必要......”

冇權冇勢,又聲名狼藉,這樣的小人物,參不參加調香大賽,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