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比較老一輩的激動和雀躍,香水協會內部成員的臉色,卻一點點的蒼白起來。

雲傾昨晚說了,調香大賽結束後,她不會在跟香水協會有任何瓜葛。

若是讓霍老他們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打死他們的心都有了......

“小姐姐美爆了,也A爆了!”

“小姐姐說要給我們“暴擊”,果然是一個天大的“暴擊”!再也冇有比這更大的驚喜了!”

“我們家雲傾小姐姐得冠軍了!實至名歸的冠軍!”

伴隨著小姑娘們激動到全身顫抖的聲音,現場僵滯的氣氛,逐漸回緩,然後徹底爆炸了。

“雲傾!”

“雲傾!!”

“雲傾!!!”

不知道誰最先開始喊,到了最後,幾乎整個會場,都開始瘋了一樣喊雲傾的名字。

雲傾在一片恭送歡呼聲中,笑容盛放,提著裙子,漫步朝著那個萬眾矚目的位置上走了過去。

而此刻的直播間裡,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地看著冠軍獎盃轉了個彎,最後卻落到雲傾手上的情景。

無數人喃喃自語地喊著不可能......

如果雲傾有得冠軍的實力,那三年前的事情,該怎麼算?

......

英皇。

辦公大廳裡,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直播現場。

“wtm......”

“竟然還有這種操作?!”

“冠軍從木楚靈,變成了雲傾小姐?!”

“臥-槽!雲傾小姐拿冠軍了,我們英皇的首席調香師拿冠軍了!”

終於有人回過神了,激動地歡撥出聲。

歡呼聲驚動了剛走出大廳的小姑娘到,聽到這驚天動地的一嗓子,剛淒淒慘慘走掉的小姑娘們,刺啦一聲又跑了回來。

“雲傾小姐拿冠軍了?!”

“我就說雲傾小姐一定能拿冠軍吧?!”

“冠軍真的變成雲傾小姐的了?”

當親眼看到雲傾光芒萬丈地站在舞台上的身影時,小姑娘們瞬間歡撥出聲。

唐堇色唇角抽了一下。

就說他們家那位爺不會這麼不靠譜。

原來還真的是個烏龍事件。

北冥夜煊親臨現場,冠軍要不是雲傾的,還要他去給其他人頒獎,那還了得?!

......

湯鑲鎮。

雲嬈看著冠軍獎盃在外麵溜達了一圈,又重新回到雲傾懷裡,正在跟雲非離說的話頓了下,然後一本正經地說,“冇事了,雲傾姐姐自己把冠軍要回來了,哥哥,再見。“

說完,一秒鐘都冇有耽誤地掛掉了電話。

雲非離,“......”

......

雲大。

許易等人剛走出多媒體樓,忽然聽到身後猛然爆發出一陣可怕的鬼哭狼嚎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