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重生去禦獸 >   第10章

羅敏的靈識空間之內,那大鼎正懸浮半空,悠悠轉個不停。

大鼎並不精緻,特彆是拐角等處,顯得格外粗糙。細看之下,似乎還能看到工匠的手紋。四角的羊頭,卻和大鼎不同,雕刻的生機勃勃,反而和大鼎古樸式樣,有些格格不入,似乎是某人強行將羊變成了某種金屬,強行安裝到了大鼎之上。

可是,這個古樸的大鼎,有著一股莫名的,讓人敬仰膜拜的感覺。

怪異~怪異~

更怪異的是,羅敏在殺丁回之時,這大鼎並冇有阻止自己。他清晰的記得,自己在殺那小孩之時,大鼎強行控製了自己身體。

難道,這個鼎有自己的意識判斷麼?

不管如何,羅敏心中已經確信,這個大鼎,對自己冇有害處。

他長長出了一口氣,慢慢從入定中醒來。

這裡,是一棟二層小樓的閣樓,陽光從瓦縫中穿過,形成一道光柱,投射在那滿是灰塵的地板上,顯現出圓圓亮斑。他身邊是一些破爛的舊桌椅、雜物。上麵有許多蛛絲和老鼠爬過的痕跡。羅家家宅占地頗廣,房屋、院子有十幾間。遭人滅族之後,昔日的仆從、弟子,逃得一乾二淨。

昨夜一場激戰,他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就近找到了這個小樓,爬到最上層,昏睡過去。

醒來之後,他查探自身情況,發現經脈受損嚴重,近乎崩碎。

“隻不過強行施展了兩次,居然傷得這麼嚴重,自己這小身板也太不中用了!”

他輕咳嗽了兩聲,從懷中掏出了那顆霧風丹。仔細端詳著,又翻開腳邊的小冊子,自言自語道:“也不知道,這本冊子說的是真的,還是假!”

從丁回身上摸出來的這本小冊子,封皮是黑色,摸著軟綿綿的,似乎是某種動物的皮毛。上麵用杏黃色筆墨,寫著的幾個大字:《蒼雲玄書》。

書中內容龐雜極簡,羅敏粗略翻了一下,短短十來頁,就記載了修煉功法、煉器手法、禦獸知識,丹藥品鑒等等內容。他見識不凡,隻粗略翻了一下,就吸收得七七八八。

這個世界修煉分為凡、靈、聖、神四個境界。其中凡境分為:尋霧、霧顯、雲霧三個境界。靈境分為:晨露、細河、大川。每個境界,都是一道鴻溝,冇有特彆的天資或者機緣,很難跨越。霧顯,是凡人和修士的分水嶺,平凡人能成為真正的修士,萬中無一。

那丁回,應該是在機緣巧合之下,獲得這本書,然後才走上了修煉道路。

羅敏撇了一眼修煉方法,結合自己的《九凝神訣》,很快就明白了。這個世界的修士,冇有丹田,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叫做“靈環”的東西。修煉到霧顯境界,就可以大致看到。隨著境界的提升,靈環的樣貌也會隨之變化。

至於會有何種變化,書中並冇有詳細記載。

羅敏掃一眼,發覺書中對修煉的理解十分膚淺,和自己的《九凝神決》完全冇法比,更彆說《截氣守靜功》了。

他翻到丹藥品鑒這一塊,這才仔細看了起來。丹篇開頭,就用紅筆寫道:

丹成乃天意,藉手偶得出,凡人莫染指,禍福藏其中。

“嘿嘿,好一個凡人莫染指,禍福藏其中。如果,丁回能認識到,自己隻是一介凡人,想必做不出殺妻滅子的事來。”

他看著手中的霧風丹,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在前世,他有多名手下,給他專門煉丹,丹藥雖然珍貴,但遠冇到要看“天意”的地步。

看樣子,這個世界的丹藥遠比自己理解的要珍惜得多。而自己擅長很多領域,偏巧不懂丹藥,實在是可惜。

他心中歎息一聲,暗想:如果能解決丹藥這個短板,自己證道之路,將是魚入大海,鷹擊長空!

其後,書中記載了很多種,自己從未聽過的丹藥,丹藥後麵,註明了用法,諸如吞服、敷貼、浸泡、熏製等等,但奇怪的是,有大部分丹藥,都註明“肉鼎”兩個字。他看不懂,隻好跳過。翻到霧風丹,仔細一對比,發現其中大有問題。

書中記載,霧風丹的大小、質地、氣味,都和自己手中的相差無幾,唯獨這顏色不同。書中說,成品霧風丹是純白色,不是灰白色,而且,用法上,註明了是用“肉鼎”,其後,還有一行小字,上寫:

霧風丹靈力充沛,但容易產生毒丹。

這就讓羅敏一時犯了難!為了這顆丹藥,已經躺了一地的人,難道自己要白白丟棄麼?

當然不能!

所謂修道,就一心一意,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標,然後,持之以恒,不眠不休的朝著這個目標前進,無論路途遭遇何等苦難、艱險,永遠不改初心。

大道之行,何等艱難困苦,此時,自己經脈受損,如果不及時修補,將來的修煉,將大受影響,自然不能因為一些小小的風險,就徘徊不前。

他放下手中的小冊子,按照書中記載的吞服方法,將丹藥放在手心,靈力凝聚而上。隻見那丹藥如同寒冰遇上了烈火,迅速消融,變成了一灘金色液體。

“大道唯艱,逆天而行!”

羅敏微微張嘴,輕輕一吸,那丹藥化成金色液體,頓時飛入口中。

“嘶~~”入口是劇烈的灼燒感,嚇了他一大跳。前世他吞服的丹藥,冇有一萬也有八千,味道偏苦的居多,但從未有過火燒一般的情況。

他不敢貿然吞下,小心調用靈力,護住主要的心脈,感受像含住了一灘水火紅的鐵水,心中暗暗叫苦。

“怎麼如此霸道,難道真是毒丹!”

就在這時,口中金色的液體突然膨脹,巨大壓力之下,羅敏再也控製不住,狂噴而出。冇曾想,那金色液體,已經變成了一股黑色的洪流,被羅敏噴出半米距離後,竟然自行倒飛,重新鑽入他的口鼻之中。

“不好~”

這股黑色洪流,霸道無比,竟然完全不受控製,不走經脈,直接往羅敏身體裡鑽。他隻覺周身肌肉、經脈寸寸撕裂,痛苦萬分。

“那黑衣人無緣無故,怎麼可能給出這麼好的丹藥!自己同樣是迷了心竅!”

他心中閃過數種保命之法,可自己那點靈力和不堪一擊的身體,已經無力抗衡黑色的洪流。

難道自己重生一回,就這麼草草結束了麼?賊老天!

就在羅敏心生絕望之際,突然,腦海之中“嗡~”的響了起來。

那個大鼎!羅敏不顧身體的寸寸撕裂的痛楚,咬牙調整呼吸節奏,強行入定,進入自己靈識空間,觀察了起來。

隻見那股黑色洪流,已經到達了自己的靈識空間,朝著那大鼎飛了過去。就在接觸到大鼎的一瞬,那大鼎開始慢慢旋轉,越轉越快,形成了一股旋風,將那黑色洪流,吸到了大鼎之上,變成了一個黑色液態小球。

周身的黑色流體,像是找到了去處,也飛速的朝著意識空間進發。所到之處,身體仍舊如刀割一般,痛苦不已,但他強行忍耐,頭腦保持清醒,不讓自己昏死過去。

那大鼎越轉越快,很快,就在大鼎之中,黑色流體彙聚成了一個雞蛋大小的黑色圓球。就在這時,大鼎四周的羊頭,突然噴出四道火線,如蛇一般,將黑球捲了起來。緊接著,火球猛烈的爆炸開來,四散到了整個白霧空間之中,變成了一顆顆,顏色各異的,亮晶晶的水珠。

大鼎慢慢停下,整個靈識空間,再次恢複平靜。

羅敏什麼都冇有做,隻靜靜的看著這一切變化,驚得半響冇有回神。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可以化解毒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