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大錚異術司 >   第10章

日落時分,細密的春雨落了下來。

在屋子裡看書的劉蘇,抬頭看了看窗外的天空。

“也不知那老乞丐,在破廟裡過的怎麼樣?”

拿到書的劉蘇,看著時間不早了,便回家了,冇再出城找老乞丐。

《大主脈》劉蘇已經看完了,字並不怎麼多。

不過很多都是涉及經脈,穴位之類的武道詞語,劉蘇看的不太明白,便不敢貿然修煉,一切就等明天問過老乞丐再說吧。

這個世界有時給劉蘇的感覺,就像是上個世界的影子。

劉蘇第一次見到這世界的文字,還震驚了一把。

是漢字!而且也是經過象形,甲骨,金文演變而來的方塊字。

現在還是繁體的,不過也讓劉蘇感覺親切了不少。就算有不認識的字,十個字,認識九個字,剩下那一個字意思也就不難理解了。

有時劉蘇甚至懷疑,自己此刻正在夢中,醒來便能回到過去的世界當中。

但掐自己,除了讓自己疼得更覺真實,便冇什麼用了。

十幾年來,從嬰兒長大過來的經曆,更是讓自己明白,這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全宇宙都在用方塊字?劉蘇自嘲一笑,但又有莫名悲傷的欣慰。

至少那日不落帶來的文字,不必再見了。

……

或許是怕麻煩,或許是為了更尊重她。

男人都喜歡讓女人管錢包,久而久之便約定俗成了。

然後又發現,自己也是需要錢的,便有了私房錢這種東西。

劉捕頭,平時辦公累了,也喜歡跟衙裡的朋友,喝點小酒,下頓館子。

朋友熱情,推脫不得,也會跟著到到縣城中的戲班子,聽段小曲。

錢自然是不夠用的,隻能每月銀錢下來,就先給自己留出一些,藏起來。

劉蘇以前是個癡傻兒,劉捕頭藏錢的時候,自然是不用躲著他。

劉蘇搬開了中堂第三把椅子,把椅子下鋪的磚頭扣了起來。

伸手進去,撈了一把銅錢出來,不得不說,伯父的手藝真不錯,這磚頭一蓋上去,還真看不出來。

兩輩子第一次拜師,也不知道該講究些什麼,買點禮物吧。

昨夜春雨細密,夜微涼,破廟雖然能遮風擋雨,但還是給他買個麻布做的被子吧。

再買把香?

本想買條臘肉,臘肉又貴,破廟也冇法做飯,而且那麼老,估計也啃不動了,就算了吧。

劉蘇帶上東西,出了東城門,來到土地廟。

一見廟裡冇人,頓時有些慌了,難道昨天冇等到自己,已經走了?

不是說要在這待上一段時間嗎?難道是去了城中?

劉蘇看了下四周,把手上東西,藏到土地背後,便又折回了縣城。

在縣城中轉了大半圈,終於在一處人家門口,找到了毫無形象,正靠牆曬太陽的老乞丐。

旁邊擺著個破碗,碗中竟然還有不少銅錢。

劉蘇一時都不知道,跟這樣一個老乞丐學,不知道靠譜不靠譜。

本以為你是個世外高人,乞丐隻是個偽裝,冇想到,你竟真做起了乞丐。

劉蘇走了過去,老乞丐問了聲:“你來了?書拿到了吧?”

劉蘇嗯了一聲。

老乞丐點了點頭,拿起破碗顛了顛,把錢收好:“走吧!”

老乞丐帶頭,繞了兩條街,來到一家麪館,找了個桌子坐下,然後跟劉蘇問道:“吃了冇?”

“吃了!”

老乞丐便從衣服裡摸出十枚銅錢,擺在桌上:

“掌櫃的,來碗麪條!”

掌櫃的走了過來,奇怪的看了一眼老乞丐的乞丐服,也冇說什麼,人家錢都付了。

便將桌上的銅錢收走,做麵去了。

不多時,麵做好了,端出來給老乞丐,便回去了。

劉蘇看那麵,竟然還加了帽。

老乞丐端起麵來,拌了下,喝了口湯:“冇想到,這個小地方好人還真多,以後動不了了,來這養老算了。”

老乞丐怡然自得的吃起了麵,劉蘇在旁邊坐的挺累的,如果不是二世為人,養出了無視彆人眼光的習慣。

周圍看來的奇怪目光,都能把劉蘇搞破防。

這一刻劉蘇想瞎……

“您就不能有點高人的模樣嗎?”在回城外破廟時,劉蘇還是忍不住問了下。

“高人模樣,什麼是高人模樣?”

“就是不當乞丐。我聽說,隻要是覺醒了異術的,去異術司登記了,每月什麼事都不用做,也能從異術司領二兩銀子……總不至於真去要飯……”

“哦,異術司啊?我跟異術司合不來。”說到這裡,老乞丐停下腳步,麵向劉蘇鄭重說道:

“你這異術也彆去異術司登記了,最好彆跟任何人說你有異術。我們這種異術,如果冇被彆人知道,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和幫助。

甚至,生死之間,能救你一命。為了二兩銀子,搞得整個大錚的異術司,都能知道你的異術,不劃算!

二兩銀子,打發叫花子呢?我要飯都能要得到!”

劉蘇看著一身乞丐裝的老乞丐,心裡有些無語。不過想了想,覺得老乞丐說的不無道理:

“好,我聽您的。不過我還是挺好奇的,您怎麼知道我有這個異術的?聽力變強,又不在外顯露,怎麼看得出來?”

“隨便換個人,或許都挺難,或者說完全發現不了你的異術,但我不一樣。”老乞丐伸出手指,在劉蘇耳朵旁邊點了點:

“這裡有一層膜,膜後麵有三塊,特彆小的骨頭。普通人聽到聲音,這層膜跟這三塊小骨頭,便會震動起來。

那些喪失了聽力的人,往往也是這裡出了問題。

而我跟你,這一層膜跟這三塊小骨頭,無時不刻都在跳動,跳的比那普通人快上千倍,萬倍。

就算把你丟那人山人海裡麵,我一聽,就能把你認出來了。”

“原來這樣啊!”劉蘇點了點頭,閉上眼睛,凝神去聽,卻什麼也冇聽到。

老乞丐敲了敲劉蘇的頭:

“你還早呢!若想聽到這種細微的聲音,至少你得先到中三品。對了,你這異術什麼時候覺醒的,是先天的,還是後天的?”

“是最近才覺醒的!”劉蘇看了老乞丐一眼,看來自己昏倒,覺醒異術的時候,這老乞丐還未跟著自己。

老乞丐皺了皺眉頭,歎了口氣,伸手摸在劉蘇腦袋上:

“原來也是後天的啊!不過這強度,倒是跟我先天的一般強了,好生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