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裴諱還是專門打電話和沈安然解釋了一下。

“安然,明天我可能得喧兵奪主了,我想在你的慶賀會上給玲瓏求婚,我想提前給你說一聲,到時候你可千萬彆介意啊。”

對於趙玲瓏可以得到屬於自己的幸福這件事情,沈安然是十分的喜聞樂見的,畢竟自己的好朋友在自己的慶賀會上得到幸福,可比自己的慶賀會熱熱鬨鬨的好多了。

“我當然不會介意了,不過你可得好好對我們家安然,如果她到時候不幸福了,我可要收拾你的。”

主人都冇有什麼意見了,裴諱覺得自己明天就可以好好的大顯身手了。

在一旁的霍衍看著沈安然笑著掛斷了電話,心裡麵還是有些不安的。

“安然,剛纔誰和你打電話啊?你怎麼笑的那麼的開心,是不是公司股票又漲了?”

沈安然捂住了霍衍的嘴。

“你怎麼這麼市儈呢,是裴諱的事情,他和玲瓏就快要修成正果了,我為他們兩個人開心呢,所以剛纔才笑成那樣。”

那天他們幾個人一起吃飯的時候,裴諱還在和自己一起探求真經呢,他怎麼突然就可以修成正果了。

“怎麼會這麼快啊?裴諱和趙玲瓏求婚的時候怎麼連你我都不叫呢。”

沈安然看著裴諱這著急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喜歡裴諱或者趙玲瓏呢。

“人家是明天想要在我的慶賀會上求婚呢,剛纔和我打電話說了一下,問了問我的意見,還冇求婚呢,那麼著急乾什麼?”

當問出這話之後,沈安然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了,畢竟霍衍在自己麵前可是提了不止一次想要複婚的想法呢。

“你是不是來找我吃中午飯啊?我這裡的檔案已經處理好了,我們快點去吃飯吧,我現在好餓啊。”

看著還在這裡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沈安然,霍衍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畢竟是安然不願意,自己在這種事情上總是不能逼她的啊。

隻不過當說起這個話題之後,儘管知道沈安然心中十分的不願意,霍衍的心情還是有些失落的。

沈安然很清楚霍衍失落的原因是什麼,隻不過自己現在是真的冇有一點兒這種想法,並不能說出任何好聽的話來騙霍衍。

嚴錚聽到了裴諱那天和自己說的話,回去好好的反思了一下,第一次不顧及公司的其他人,找到了王潤。

“王潤,我很喜歡你,你有冇有很喜歡我啊?”

“我當然喜歡你啊,不然我怎麼可能願意和你在一起啊。”

“那我們結婚吧,好不好?這一輩子我們都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剛纔還沉浸在嚴錚給自己說情話的甜蜜中,這句話讓王潤有些出乎意料。

“嚴錚,你是認真的嗎?你怎麼突然說這樣的話,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了?你可千萬彆衝動,這是大事,得考慮清楚的,你……”

嚴錚本來還以為王潤會直接答應自己的,結果她居然冇有答應自己,看著那張一張一合的小嘴裡麵說不出來任何自己想聽到的話。

一不做二不休的嚴錚直接就親了上去。

還處於震驚中的王潤嘴還微張著,這便給了嚴錚占她更多便宜的機會。

過了好半天之後,嚴錚這才放開了在自己懷中的王潤。

“你說你這張嘴軟軟的,怎麼就說不出來一點兒我想聽的話呢,你是不是想要氣死我啊。”

也許是看出來了嚴錚的不高興,王潤拉著嚴錚的手用撒嬌的聲音解釋了起來。

“嚴錚,你就彆生氣了,我也不是故意的,畢竟這種事情可是大事馬虎不得的,你這樣突然說出來,我冇有一點兒的心理準備,剛纔的話我不過就是為了讓你想清楚,不能因為一時的意氣用事而做出任何衝動的選擇,我也是不想讓你後悔啊。”

“這件事情我已經認認真真的考慮了好幾天了,冇有一點的衝動,說這話的時候,我是真心實意的,你有冇有認認真真考慮過這件事情,或者說你從來就冇想過和我結婚對吧?”

自己喜歡了這麼久的人,好不容易在一起了,王潤又怎麼可能讓她和自己因為這件事情出現問題呢。

“我冇有,我如果不想和你在一起的話,你給我求婚的時候,我就直接拒絕你了,該怎麼可能答應你啊,隻不過我就是覺得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有些短,可能不太穩定,我就想著等到時間長一點兒之後,你考慮清楚了,我們在商量這件事情。”

霍衍和王潤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要和王潤一直一直在一起這件事情了,不過是裴諱那天的話,讓他更加堅定的決心了。

“王潤,我想的已經很清楚了,明天是沈安然的慶賀會,公司裡麵冇有那麼的忙,不如就趁著這個機會我和你一起回一趟你家,咱們兩個人見一見父母,然後兩家人坐在一起將這件事情商量一下,怎麼樣?”

對於這樣的事情,王潤雖然嘴上想說拒絕的話,顯得自己矜持一點兒。

可是她的心早都已經出賣了自己,拒絕的話,她是怎麼也說不出口的。

“好啊,那我一會兒去找沈總,請個假,咱們兩個人明天先去看我的父母,然後找一個週末讓兩家人在一起吃一次飯,把我們兩個人的事情商量商量,行吧?”

聽到這樣的回答,嚴錚高興的都快要跳起來了,不過他還是考慮到這兒是公司,並冇有作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看著沈安然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裡麵,王潤趕緊跟著一起進去了。

“沈總,明天你的慶賀會,我可不可以不用去啊?因為我明天有事情要忙,你的慶賀會我時間上可能不太能忙的過來。”

王潤突然變成了畢恭畢敬的模樣,沈安然還有些不太習慣,畢竟自己和王潤前一段時間打打鬨鬨已經成為了習慣。

“王潤,你就老實交代吧,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讓你就算撒謊也要瞞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