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可可的呼吸加重,她無助的蹲下身,雙眼猩紅。

眼角,有淚快速滑下。

雲斐說得對,她從來都冇相信過他,所以,無論發生了什麼事,她從來都冇想過,根本不是他做的,就算他解釋了,她也不信。

他們之間,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

很快,120救護車趕到。

“秦小姐,你是他的家屬嗎?家屬要跟我們一起去醫院。”救護人員禮貌的詢問。

“我不是……”秦可可看著被抬上救護車的雲斐,心一下就軟了,她改口:“是,我的他的家屬,我跟你們一起去醫院。”

“好的,上車吧!”

“嗯。”

十幾分鐘後。

醫院。

醫生給雲斐打了退燒針,可他的溫度一直居高不下,最終,醫生給他開了輸液,秦可可留在病房照顧他。

大床上,雲斐闔著雙眸,臉頰因為發燒而透著幾分異常的紅暈。

秦可可守在床前,眸光落在他的身上。

他好像很痛苦,眉頭緊皺著。

是病痛,還是因為跟她爭吵,讓他這麼痛苦?

她不知道。

……

第二天。

早上8點過。

宋綰綰接到保鏢打來的電話,雲斐生病住院了。

具體什麼情況,保鏢也不是很清楚,他一早起來,才發現雲斐不在家,打電話過去,是秦可可接的,說雲斐在醫院。

電話是秦可可接的,他們昨晚在一起?

講完電話,宋綰綰拿起手機,檢視回去的機票。

“他兩昨天吵架了,”陸夜霆大步走過來,解釋:“秦可可誤會雲斐曝光了一個藝人的黑料,雲斐解釋,但秦可可不信,後來查清楚了,不是雲斐做的。”

宋綰綰皺起眉頭:“秦小姐不相信雲斐?”

陸夜霆手裡端著一杯咖啡,他抿了一口:“嗯,這也不怪秦可可,越是愛一個人的時候,越是容易胡思亂想,秦可可不是聖人,她也不是例外。”

宋綰綰:“……”

她怎麼覺得,他話裡有話?

“你在看機票?”陸夜霆看向她,“幫我也訂一張,我跟你一起。”

宋綰綰:“你自己不會訂?”

陸夜霆:“不會。”

宋綰綰驀地怔住。

也是,他有私人飛機,就算要訂票,也有賀呈幫他解決,他大概率是真的不會用這些購票軟件。

他似乎篤定宋綰綰不會拒絕,將自己的身份證號碼報給她。

宋綰綰無奈,隻好連他的票一起買了。

跟部隊的合作已經談好了,之後就約定簽約時間,這些都可以遠程處理,所以,宋綰綰選擇了最近的航班,回京都。

知道他們要回去之後,丁部長派人,將他們送去機場。

幾個小時後。

飛機降落,陸夜霆一早就叫人將車開了過來,他開車,載著宋綰綰來到醫院。

醫院。

秦可可是在雲斐醒來之前走的。

雲斐甦醒後,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好一會兒,纔回憶起昨晚發生的事。

他怎麼來的醫院?

她送他來的?

可她人呢?

他叫來醫護,詢問。

“哦,雲先生,秦可可小姐打的急救電話,她昨晚在這兒照顧了你一晚,”護士笑著道,“她是你女朋友吧?”

不是。

他不知道怎樣解釋他們的關係。

他們的關係好像很近,但又好像很遠。

太複雜了。

護士也冇多說什麼,離開了病房。

大概半小時後。

宋綰綰和陸夜霆趕到醫院,確定他已經退燒,冇什麼大礙了,宋綰綰才放心。

陸夜霆給雲斐辦了出院手續,送他們回去。

車子很快開到紫雲府彆墅。

雲斐先下車。

下車後,陸夜霆將她的行李拿給了雲斐。

雲斐:“……”

您禮貌嗎?

我他媽現在還是個虛弱的病號好嗎?!

宋綰綰咳了一聲,率先開口:“你先回去吧,開車注意安全。”

陸夜霆看了一眼她身後的彆墅,眼眸一暗,隨後,他低聲道:“嗯,那我明天再來找你。”

他兩聲音壓得很低,但旁邊的雲斐還是聽到了。

雲斐怔住。

這什麼情況?!

前後不過才兩天的時間而已,他兩就舊情複燃破鏡重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