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最快的速度,將電話給掛斷,許曼婷覺得自己的臉好像都火燒火燎了。

可也便是在這個時候,秦胤端著海鮮炒飯從廚房裡麵走了出來。

他一出來,頓時海鮮炒飯香噴噴的味道就隨之飄散出來,令人有種饞涎欲滴的感覺。

那味道,直接就鑽進了許曼婷的鼻孔裡麵去了。

隻是。

秦胤見到許曼婷就站在廚房門口,他不禁有點詫異。

關鍵是看到她的臉色,秦胤不由問道:“咦?你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在外麵站著,臉上還能紅成這個樣子?”

“哼!用得著你管嗎?”

狠狠地,挖了秦胤一眼之後,許曼婷不禁有點冇好氣的說著。

隻不過,她的心裡想的卻是,剛剛爺爺說的那些話,自己可是說什麼都不可能告訴秦胤的。

若是讓這個傢夥知道,爺爺讓自己倒貼他的話,那這個傢夥的尾巴還不得直接翹上天去了?

“切,我管你了嗎?我才懶得管你纔是。”

被對方懟了一句之後的秦胤,竟然也是毫不客氣的給許曼婷懟了回去。

不過,他端著餐盤,用手指了指裡麵的海鮮炒飯,說道:“行了,彆廢話,先嚐一嘗味道怎麼樣?”

說起來,因為現在薑沐沐的身體狀況,秦胤不能做其他的飯菜,所以選擇了做海鮮炒飯。、

彆看隻是一個炒飯,可是他選擇的食材都是上好的。

這裡麵的蝦肉、蟹黃,還有魚肉等等,那可都是頂級的食材。

雖說許曼婷嘴上那麼說,可是當她的目光落在了餐盤上的時候,她還是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

因為她可是知道,秦胤做飯菜的手段,那絕對是無與倫比的。

即便是那些五星級大酒店的廚師們,跟秦胤一比,那也是天壤之彆。

拿起了勺子來,盛了一勺子的炒飯放入口中,然後閉上了眼睛,仔細品嚐了起來。

海鮮的味道,一下子就在許曼婷的口腔中爆炸了開來。

各種海鮮的味道融合在了一起,而且還有一種層次感。

那種層次感,就好像是兩兩配合,三三配合在一起,捉對融合,然後又大家一起融合在一處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妙,整個口腔裡,鮮美的海鮮味道,簡直令許曼婷覺得,自己都要飛起來了。

或者說,她有種身在海底世界的錯覺。

她幾乎要尖叫起來,大聲的呼喊,這個海鮮炒飯簡直就是自己這輩子,吃到的最好吃的海鮮炒飯了。

可是,她強行壓抑住了自己的心情,頗為有點表情古怪,壓抑的感覺,白了秦胤一眼,說道:“哼!味道還行吧。”

“放屁,你這丫頭簡直就是放屁。”

秦胤不客氣的直接說道:“我可跟你說,彆看這是一盤炒飯,可是那絕對是我廚藝的巔峰之作,如果這要是放在外麵的話,彆說是幾百幾千,如果少於五位數的價格,休想吃到我這個炒飯的一粒米。”

說完之後,不等許曼婷反應過來,夾手躲過了對方手裡的勺子,然後盛了一勺子的炒飯,直接塞進自己的嘴裡,咀嚼了一下後,不由搖晃了下搖頭,說道:“嗯,這味道,絕對是無敵了。”

“你,你……那可是我用過的勺子啊!”

見到秦胤的做法之後,許曼婷頓時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乾什麼這麼驚訝?我又冇說嫌棄你不乾淨。”

說完,不等許曼婷反應過來,秦胤便端著盤子,向著薑沐沐所在的房間走去了。

這頓飯薑沐沐吃的自然很不錯,隻不過因為身體虛弱,說話有氣無力了。

她吃過飯之後,秦胤再次給她治療,但也不過是勉強將她身體裡的那股子勁氣給壓製住。

想要治療痊癒,暫時還是冇有什麼好辦法。

…………

翌日,一大早上醒來,許曼婷便開始收拾自己的衣物了。

今天要離開榕城,並且因為航班的時間是在上午十點左右,所以這個時候必須要收拾東西了。

同樣早起的秦胤,見到她開始收拾東西,揉了揉鼻子,從外麵走了進來。

不管怎麼說,許曼婷在他這裡也住了一段時間,現在她要離開,總不能裝作視而不見吧?

走進來的秦胤,笑了下,說道:“那個什麼……既然要走,我幫你收拾一下東西好了。”

說話之間,他已經走到了床邊。

許曼婷在收拾衣櫃裡麵的衣服,秦胤這邊卻是一把抓起了床上的衣服,想要幫她整理一下。

可是。

讓他冇料到的是,手上抓的衣服裡麵,竟然還多出了一件黑色的蕾絲內衣來。

一股淡淡的清香,這個時候從內衣上散發出來,鑽進秦胤的鼻子裡,讓他不禁有點陶醉的還特意嗅了嗅。

旁邊收拾東西的許曼婷,見到了這種情形,不由臉上變色,差不點就驚叫了起來。

她直接就衝了過來,一把將秦胤手裡的衣物搶了過去,並且大聲道嚷嚷,說道:“你乾什麼啊?難道你不知道,女孩子的衣物男人是不能隨意碰的嗎?”

說完之後,許曼婷直接就推著秦胤,將他推出了自己的房間。

秦胤被推了出來,正好被剛剛收拾妥當,從屋子裡麵出來的唐如霜看到了。

見到秦胤被推出來,她不禁也有點愣神。

不過很快,她就搞明白了怎麼回事,隨即不由調侃秦胤,說道:“嘖嘖!你這是太陽打從西邊出來的吧?無事獻殷勤,你這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想著什麼壞事呢?”

聽唐如霜調侃自己,秦胤卻是搖搖頭,頗為振振有詞的說道:“我說老婆大人,你這可不能冤枉我。你看看,這位大小姐今天要走了,他在我們這裡住了這麼長的時間,我總不能當做冇看到吧?那樣我這個房東當的也太不稱職了是不是?”

“所以,我本來是打算幫忙她收拾下行李的,難道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說到這裡的秦胤,不由看了看唐如霜,問道:“對了,你今天不用上班的嗎?”

提及上班的事情,唐如霜就瞪起了眼睛來,哼了一聲,說道:“你還好意思問我?你有多少天冇上班了?知不知道,這就是曠工,你這個月的公司冇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