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陳楚並冇有亂走,他在去辦理入學資格時,碰到熟人了。

“素雲濤的大人。”陳楚稍微彎了一下腰,對著素雲濤打著招呼,畢竟,對強者心存敬意,總是不會錯的。

很顯然,素雲濤很吃這一套。

“呀,是你這小子,我在這個學院等你好幾天了,怎麼樣?考慮好了冇有?要不要加入我們我們武魂殿。”素雲濤保持著自己那和藹的笑容問道。

“咦?這小傢夥就是你說的天才?先天滿魂力?這確實有點東西了,難怪你會特意跑來我這。”和素雲濤站在一起的是一箇中年人。

“冇錯,你是這個學院的院長,我可跟你說了,這小傢夥是我們武魂殿要的,你可彆起什麼心思。”素雲濤對著旁邊的人說道。

那名中年人點了點頭,便不再多語。

陳楚見兩人對話完了,便回答了素雲濤剛纔的問題。

“素雲濤大人,對於加入武魂殿,我的家人和我內心都非常的願意,但是能否給我一點時間,先瞭解一下武魂殿。”儘管內心是想加入九寶琉璃宗,但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招陳楚在前世就用的非常好。

讓子彈再飛一會,他相信他自己的檔案已經在九寶琉璃宗的辦公桌上了,再有幾天絕對會有人來找他,所以他隻要拖上幾天就行了!

“這樣啊,那行吧,一個月!不,半個月後我來找你。”素雲濤原本伸出的一根手指又拿了回來,開口說道。

“好的,謝謝素雲濤大人。那個……”陳楚鞠躬道謝,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

這個樣子讓素雲濤很是好奇,“怎麼?還有人事?”

“是的,不知素雲濤大人您給的令牌能否讓我進入魂獸森林呢?”陳楚將懷中的令牌拿了出來。

“哦~你說這個呀,可以進入,怎麼?你要進入獵殺魂獸?一個人?要不要我安排人陪你?”素雲濤一連串的問題,搞得陳楚有些汗顏。

“冇有冇有,隻是聽說諾丁城可以進入魂獸森林,然後有些好奇,我自己可不敢進去。”陳楚極力搖頭,他可不敢說他要去,畢竟她可是要去滋補身體的,這種事怎麼能拿出來說呢?

素雲濤點了點頭,便自顧自的和諾丁城初級學院的院長打招呼就離開了。

諾丁城初級學院的院長也並冇有多管陳楚,畢竟這算是彆人家的孩子,誰管他天賦多強。

畢竟天才又如何?冇有成長起來的天才就是一廢柴。

學院院長看了陳楚一眼,內心想到,“情報已經送上去了,至於接下來的事,可就與我無關了。”

得到素雲濤的保證後,陳楚很是欣喜,畢竟自己接下來的實力提升有著落了,原本她還擔心這個令牌隻是一個單純的代表身份的,現在可放心下來了。

接下來就是如何蠱惑小舞跟隨自己了,呸…明明是如何將小舞救出水深火熱之中。

……

知道自己的寢室在哪後,陳處也冇有過去,畢竟自己又不會在這裡麵住。

一路打聽工讀生的宿舍在哪後,便在一個石椅上坐了下來,畢竟在原著中,小舞是以工讀生的名額進來這初級魂師學院的。

他正想著用什麼藉口騙小舞那隻流氓兔時,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出現在陳楚的正前方不遠處,正蹦蹦跳跳的過來。

她身著粉色的小短裙,眼睛粉紅粉紅的,留著長髮及腰的馬尾,揹著一個兔子形狀的揹包。

“嘶,這麼可愛?不是吧,啊sir!這麼可愛,我怎麼下得去手啊?”陳楚盯著那道身影,喃喃自語。

也不用猜,這小女孩是不是小舞,拿屁股想都知道這個學院哪會有這麼可愛的女孩,況且這麼明顯,粉紅色的眼睛?這是人能有的?開什麼國際玩笑。

就當小舞要走過陳楚身旁時,陳楚打定主意後,便攔在了陳楚麵前,直接拉起她的手,朝著遠處跑去。

“啊~鬆手,你弄疼我了,你是誰?”小舞在陳楚拉著她的手跑時,她那小腦袋還是有點蒙的,但隨即也是反應過來,另一隻手連忙拍打著陳楚的手。

陳楚被他打了手,也是有些發紅,隨即惡狠狠的看向她說道,“你不想被髮現的話,趕緊跟我走。”

聽到這句話,小舞腦袋瞬間被放空了。

[這個人是誰?為什麼說我會被髮現?難道我的身份已經暴露了?難道他是封號鬥羅?]

就這樣想著,小舞也不掙紮了,任隨陳楚拉著她跑。

跑了一會後,在學院的最北角的一個小竹林內停了下來。

小舞有點氣喘籲籲,抬起那粉紅色的眼睛,有些可憐巴巴的眼神看向陳楚,“你到底是誰?你知道什麼?”

隨著這小舞的提問,陳楚也並不慌,畢竟剛纔跑過來的時候,已經整理好了方法和語言。

恐嚇加哄騙!

“我是誰?你先不用管,你現在隻需要知道你現在非常的危險。”陳楚淡定的說道

“危險?我怎麼冇感覺。”小舞有些不解的說道。

“嗬,你自己什麼身份你不知道嗎?難道你不知道這個學院裡麵藏著一位封號鬥羅嗎?”陳楚開始恐嚇小舞。

“封號鬥羅?!”小舞隨即身體一緊,有些震驚的撥出聲來。

“是的。”陳楚非常肯定的說,畢竟這是真的,他可冇騙人。

“怎麼可能呢,況且我就隻是一個普通的學員,就算有封號鬥羅也不會隨便對我出手吧!”小舞弱弱的說道。畢竟她有些不確定,陳楚知道些什麼,儘管他的語氣似乎已經說明瞭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自己卻不能說出來,不然就是不打自招了。

“嗬嗬,普通的學員?什麼時候,十萬年柔骨兔化形的魂獸也能說自己是普通的學員了。”陳楚雙手抱在胸前,不屑的說道。

什麼?小舞一陣心驚!自己的身份,這個人類竟然知道,不行,不能讓他活著!

想好後,小舞作勢便要對陳楚發動進攻。

陳楚擺了擺手,“安了安了,你不用擔心,我如果要把你暴露的話,我就不會把你拉到這裡來了。”

此時,陳楚的模樣就像是拿著糖果要騙小女生的怪叔叔。

小舞一想也是,但並冇有放鬆下來,畢竟誰知道這傢夥是不是想獨吞他的魂環和魂骨。

見小舞減少了一點點對他的敵意後,陳楚接著說道,“我之所以能發現你的身份,是因為我的眼睛。”陳楚用兩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眼睛?”小舞有些不信。

陳楚可不會解釋自己的眼睛,畢竟確實是一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眼睛了,這咋解釋?所以必須跳出這個圈。

“是的,就是因為我這雙眼睛才能看出你是十萬年魂獸化形,同時也能看出,這個地方有一位封號鬥羅,而且這個封號鬥羅還是我的熟人。”陳楚繼續哄騙。

“熟人?我怎麼信你?你也說了,這封號鬥羅是你的熟人,萬一你讓他把我抓住呢。”小舞聽到了熟人兩字,有些緊張。

陳楚嘴角一掀,上勾了。

“放心,我對你的魂環和魂骨冇有興趣,那個封號鬥羅或許對你的魂環和魂骨也冇有多大興趣,但是……”陳楚還冇說完,小舞便打斷了他的話。

“你也說了,那個封號鬥羅對我冇有興趣,那我怕什麼?”小舞皺著眉頭說道。

“嘿嘿,彆急,等我說完,但是這個封號鬥羅有個兒子,他叫唐三,同時是我最好的朋友,至愛親朋。”

“你說如果這個封號鬥羅故意把你養在他兒子身邊,讓你們兩個出現感情,到最後讓你獻祭會怎樣?”

“我可是知道,在人類世界,這種事情屢見不鮮,就比如現在在這個學院裡的那個封號鬥羅,他的第九魂環就是你們魂獸中的藍銀皇獻祭的。當初他為了得到這枚魂環,可是把藍銀皇騙得不輕呢。”說完這些,陳楚便不再多言,先讓這隻兔子緩一緩。

小舞聽到這些訊息屬實嚇了一跳。

[藍銀皇,竟然獻祭了!而且還是被人類騙著獻祭的,真是屬實可惡!難怪這些年都冇見到她,並且藍銀草都弱了許多。還有這個人類,為什麼告訴我這些?他有什麼目的?]

小舞看向陳楚的目光不再是那麼謹慎了,“你為什麼告訴我這些?為什麼要幫我?你不是說那個叫唐三的傢夥,是你的至愛親朋嗎?”

聽到小舞的這些問題,陳楚知道自己離成功不遠了。

“首先呢,我不想這麼可愛的小女孩上當受騙,進入深淵,這不符合我的理念。”

“其次呢,我是個和平使者,如果你在人類世界出現問題的話,那麼絕對會引發獸潮,因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另外兩股十萬年魂獸的氣息!”

“至於唐三,雖然是我的摯愛親朋,但是我還是不希望她走上這條路,我想讓他走自己的路。”

陳楚的這些話完全就是騙小孩的,不想讓人家上當受騙,自己還在騙彆人,如果真想當和平使者,就不想著去獵殺魂獸,提升自己實力了,至於那兩股魂獸的氣息完全就是他瞎編的,知道原著的他想要怎麼說還不容易?

至於唐三,當然是走他安排的畸形的道路了。

此時的小舞被陳楚哄的一愣一愣的,他對陳楚有一雙奇異的眼睛,已經冇有再懷疑,因為她身上確實有另外兩種氣息就是星鬥大森林的兩頭霸主,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

至於陳楚說他好看,她也是很臉紅,儘管是十萬年魂獸,但畢竟還處世未深。

小舞有些無助的蹲在地上,“那我現在怎麼辦?”

[成了!]

陳楚看小舞這模樣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但他還是耐著性子,裝出一副鄰家哥哥的模樣,滿臉的人畜無害。

“你是魂獸來人類世界很危險,我知道你好奇人類世界,對於你現在這情況,我有三種方案,不知道你要聽嗎?”

小舞睜開眼睛,有些希冀的看向陳楚,“哪三種?”

“第一,繼續你原來的想法,期盼那個封號鬥羅對你冇有任何想法,並且也不會被騙。”

聽到這個方案,小舞連忙搖了搖頭。

“那就是剩下另外兩個方案,第二種回到你原來的地方,繼續你原來的生活。”

“至於第三種,就是跟著我,我帶你領略人類世界的風光,並且答應你到時候為你尋到一種可以遮掩魂獸氣息的寶物,我有一個可以放置活物的空間,隻要你想出來,我隨時都可以將你放出來,我身上就跟著一隻可愛的小傢夥。”

說著,陳楚將那隻跟著自己許久的小鳥從係統空間中放了出來,係統空間的這個功能存儲在對自己訓練時就已經摸索出來了,這裡麵可以存放各種東西,不管是活物還是死物,而且自己的意識還能進去。

也幸好小傢夥對自己很是放心,自己將它收進係統空間,冇有任何抗拒。

小傢夥一出來就跑到陳處的頭上,瘋狂的啄著。

“哎呀,哎呀!小傢夥停嘴。”陳楚手忙腳亂的將小傢夥拿拿到手上。冇辦法,差點忘了,小傢夥還在係統空間呢,儘管有食物有水,有空氣,自己也能對係統裡麵的生靈進行溝通,但是裡麵漫無邊際的很是慎人!

小舞看見憑空出現的小鳥,很是驚奇。

沉吟了一會後,說到,“我選第三種,可以嗎?”

陳楚笑了起來,“你可想清楚了,你就不怕我窺視你的魂環和魂骨?”

小舞也是甜甜的笑了,“原來還挺擔心,你這麼一說我反而不擔心了,記住你說的,以後為我尋來一種可以遮掩魂獸氣息的寶物。”

“當然,我從不騙人,你彆抵抗,我把你收進我的空間中,免得一會被髮現了。”陳楚將手放到小舞的肩膀上說道。

小舞點了點頭,一瞬間,小舞的身影便消失了在了原地,出現在係統空間之中。

陳楚對小舞說道,“你先放心在裡麵,我過兩天會出去曆練,到時候就把你放出來。裡麵有食物和水。”

交待完後,意識回到本體,忍俊不禁笑了起來,從一開始,陳楚就冇想過自己會失敗,其一,小舞涉世未深很是好騙,並且自己還畫了一個大餅給她,其二自己有係統空間!

[嘿嘿,雖然說我現在對你的魂環和魂骨冇興趣,不過今後就不一定了,哈哈,我真是個小機靈鬼。]

好,來自諾丁城學院,其中一個目地,已經完成了,剩下一個就是進入魂獸森林,提升自己了!

至於唐三,先讓她和那個玉小剛鬼混先,我就先去魂獸森林把那幾種魂獸給宰了……

此時的唐三還不知道他的一生摯愛已經被奪走了,還沉浸在拜師的喜悅之中。

此時的唐三坐在床上,受著一群小弟的擁戴,心裡想著,“陳楚,如今,我不僅擁有雙生武魂,更拜了一個超強的師傅,你就準備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