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人都在這,陳初七想著趁著這次機會,先提一嘴,得讓婁青明把資產趕緊提前藏起來。

“我也不是做生意那塊料,開店這事還是先緩一緩。”

“不過呐,我最近聽說了點訊息,上麵正在清查一些地主貪官。”

“稍微有點錢的就會被掛上資本家的名號,會被抄家的,正所謂財不外露,家中的錢財最好能藏的就藏起來。”

陳初七冇有把話說明白,但是他相信婁青明絕對是個聰明人。

肯定是能聽懂的。

果然婁青明沉思一會,也點頭說道:“你說的有道理,這事我會考慮的。”

“好,那小婿就在這裡謝過嶽父大人了,來再喝一杯。”

說著陳初七又敬了婁青明一杯,二人又繼續喝了起來。

飯吃到一半,婁媽拉著婁曉娥悄悄進到了臥室。

“娥子,這些錢你拿著,你現在要結婚了,花銷的地方也多。”

臥室中,婁媽直接拿出了一封巨厚的紅包!

“媽,四百塊?這也太多了,我不要。”

婁曉娥看著這麼多的錢人都蒙了,四百塊錢在這個年代已經是妥妥的钜款了,當即就拒絕了。

婁媽直接把錢塞到婁曉娥手中:“聽媽的話,你拿著。”

“陳初七我看了,很重視你,是個好人家。

你也要好好跟人家過日子,把人家照顧好了,最好啊,來年就生個大胖小子,我也能當奶奶了。”

婁媽越說越多,婁曉娥的臉越來越紅,但也在認真聽著。

這些都是過來人的道理。

等婁曉娥和婁媽從臥室出來的時候,陳初七已經醉的不行了。

直接就在客房睡了一覺,一直到下午酒才醒來。

醒來之後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跟婁家人說好明天一早上門來帶著婁曉娥一起去民政局領證,就離開了。

騎著自行車朝著四合院的方向騎去。

……

話說四合院這邊。

傻柱提著給領導做的鴿子湯,剛到院門口就碰見了秦淮茹。

“傻柱,你回來了啊,我一直在院子裡等你呢。”

傻柱有些蒙了:“秦姐,這大冷天的趕緊進屋去呀,你在院子裡等我乾啥?”

秦淮茹眼睛紅紅的像是哭過,糾結半響,才悶悶的說道:“你也知道我們家的情況。”

“一直以來就靠著東旭的工資,才勉強餬口。”

“現在東旭出了事,醫生說截肢的費用要七十塊錢。”

“可我現在連十塊錢都拿不出來……傻柱,你說說,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啊。”

秦淮茹說著說著竟哭了出來。

“哎哎哎,秦姐,你先彆哭。”

“我這人啊最怕女人哭了,你彆急,我這還有點餘錢,先給你應應急。”

傻柱不是怕女人哭,是害怕秦淮茹哭,這一哭,他就心疼,最後啥事都幫忙辦了。

就像這次,傻柱還要養活雨水,給雨水存嫁妝,還要存錢娶媳婦,壓根就冇什麼餘錢。

但還是從牙縫裡摳出了五塊錢來交給秦淮茹。

“傻柱,你人真好。”

秦淮如拿到錢之後嘴上這麼說,眼睛卻一直往傻柱手上的鴿子湯上瞟。

“傻柱,這湯你一人喝不完吧,棒梗最近還在長身體,得要補充補充營養。”

“秦姐,這湯可不能給你,雨水最近上學辛苦,我專門弄得鴿子湯給她補補的。”

傻柱趕緊把湯護在身後。

傻柱都這樣說了,秦淮如隻能點點頭:“這雨水命是真的好,有你這大哥著想著他。”

“可憐我的棒梗小當,就冇有一個好大哥了。”

說著說著,她眼眶又濕了,拿著錢就準備走了,結果被傻柱給喊住了:“秦姐,你等等。”

“這湯雨水也喝不完,應該還能分出一碗,你給棒梗小當端過去。”

傻柱這個冇出息的,看到秦淮茹的眼淚又忍不住幫忙了。

“傻柱,謝謝你,你真是個大好人。”

秦淮茹一下子就開心了,跟著傻柱就進到了廚房裡,拿出個碗,端著鴿子湯往家裡走。

路上她特彆的小心,生怕一個不注意,灑出了幾滴,那就浪費了。

陳初七這邊剛進到院子裡,就看到秦淮茹端著湯往屋走,照這賈家現在的情況,咋可能喝得起湯,這湯絕對是傻柱給的。

我的好傢夥啊,現在人賈東旭還冇死呢,這就開始了!

傻柱現在在廚房工作,日子過得還挺不錯的,又是個舔狗,天天跟在秦淮茹身後送吃的送錢,說不定秦淮茹靠著傻柱還真能過上好日子。

“傻柱,傻柱,還真是個傻豬。”

“不行,我得去給傻柱說一聲,不能幫秦淮茹這個白蓮花了。”

這樣想著,陳初七就去敲了傻柱的屋子。

“叩叩叩……”

“誰啊……陳初七?你來乾什麼?”

看到門口的陳初七,傻柱有些懵逼。

“你今天是不是給領導做飯了?”

“我剛看到秦淮茹端的湯,那是你的吧。”

“我要是給廠裡領導說一聲你偷公家的東西,你說你還能在廠裡乾下去嗎?”

陳初七為了防止傻柱不聽他說話,直接就把傻柱的秘密給爆了出來。

這一下子可把傻柱嚇得不行,趕緊說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偷公家的東西了,那湯是我自己燉的!”

“你這纔剛下班就能燉碗湯?你這話說出去看有人信嗎?”

陳初七可是把傻柱瞭解的透透的,傻柱的說辭他壓根就不信。

而且這偷公家東西是違法的,要是被髮現了,那後果可就很嚴重了。

傻柱此刻也有些慌了:“陳初七,你想咋?”

“我不想咋,我來是給你個人生建議。”

“人生建議?”

“對呀,瞅瞅那家人。”

陳初七指著賈家的方向:“你還記得許大茂的相親對象是怎麼跑了的嗎?你現在一直幫襯著秦淮茹,你還想不想娶媳婦了?”

“那都說了是個誤會,秦姐不是那樣的人,跟許大茂清白著呢。”

“反倒是你,這又是買自行車,又是買肉買油的。”

“那麼有錢,見院子的住戶有困難,連幫一下都不幫。”

“一點團結友愛都冇有。”

傻柱一看陳初七居然敢破壞親姐在他心中的形象,表情都不對了,還責怪起了陳初七不幫秦淮茹了。

“你可真是個傻的!”

陳初七火氣蹭的就冒上來了,抬起手對著傻柱的頭就想來個爆錘。

他想看看這腦袋裡邊裝的是屎還是尿。

傻柱趕緊後退一步。陳初七這一下冇打著。

“嘿,說你兩句咋還急眼呀。”

“咋的?難道我說錯了?”

“你自己都娶不上媳婦,還跑來教我了?”

傻柱心裡是真的看不起陳初七,他自己也是光棍一個,還跑過來扯什麼人生建議。

要是真的這麼懂,咋還冇娶到媳婦呢,咋還是個光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