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胤去了曲家,並且將曲家直接覆滅。

這一戰,轟動了整個的夏國,並且夏國的高層也讓人出來調停。

隻不過,調停的結果就是,秦胤直接乾掉了曲家的人,冇有給夏國高層的麵子,與此同時國外的高手入侵,夏國的高層冇有辦法,隻能是利用秦胤這個神帥,將地方擊退。

秦家想要吸納秦胤歸於秦家,隻是秦胤卻是絲毫不為所動。

他現在想要做的,就是回去榕城,想要跟幾個女人逍遙快活的過日子,甚至回去當保安都冇有問題。

但是。

就在他動身前的三天,米國卻是傳來了一個驚人的訊息。

在米國的境內,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天文異象。

與此同時,在島.國也出現了同樣的異象。

這僅僅是兩個國家,在同一天當中,連續有十幾個國家都出現了何種天文異象。

隨後,就連夏國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根據史料記載,這是天地崩壞,有天外邪魔出現的前兆。

對於這一點,秦胤此前並不知道,而這個時候他才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父母並冇有真正死亡,而是在多年前,出現了天地異象之後,他們說要去極北之地尋找天外邪魔入侵的入口,並且想要找到天外邪魔的真正存在空間。

現在,秦胤聽到這個訊息,大為震驚。

全球震動的同時,人們人心惶惶,並且在一個月之後,天外邪魔先在米國的那個天空異象處展開了入侵。

那些人的修為很高,高深到地球的武者能夠支援一招的都不多。

也幸虧米國高層有所準備,利用熱武器招架,暫時將天外邪魔阻擋了一陣子。

而夏國眾多的武者,以及全球的武者們,紛紛馳援。

但。

與此同時,各個國家的異象也開始變化,一處處的域外戰場出現了。

域外戰場的出現,這讓秦胤不禁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的修為,現在自己的修為提升了一個大境界,可是想要繼續提升,卻是遙遙無期。

並且,他吸收了酒神前輩的酒之後,他感受到了一種不屬於地球的力量。

那種力量被稱之為靈氣,而這種靈氣與地球上的靈氣並不相同。

它的純度是地球靈氣的百倍以上,而在秦胤第一次來到域外戰場的時候,他便感受到了那種靈氣的存在。

所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在域外戰場戰鬥,因為在這裡,自己才能夠更加強大起來。

經過了一年的打拚,秦胤終於是在域外戰場建立了自己的一股勢力,與此同時他身邊的一些人也來到了域外戰場。

隻不過,這個時候的他們,卻是同樣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們所處的域外戰場,其實是一片大陸,一片從前破碎的星空大陸。

這一片大陸上的域外邪魔,就好像是地球人所說的外星人一樣。

隻不過,他們並不是外星人那麼簡單,他們有修為,他們要搶奪地球的目的,那是因為地球的靈氣雖然稀薄,可是地球的靈氣恒定,並且比這片域外戰場意外的星球更加的穩定。

所以,他們必須要進入地球。

多少年前,他們就有了這個計劃,隻是好多次都冇有成功。

這一次的進攻,他們要做的就是破碎大陸,將地球徹底的征服。

對於這一點,秦胤來到域外戰場之後,他就已經知道了。

所以他帶領著自己身邊的人,展開了一係列的戰鬥,很快便將域外邪魔們的想法破滅了,並且順利的通過域外戰場前往了域外邪魔的那片星空,在那裡他獲得了更高的能力,並且以他的修為,在那裡開拓了自己的一片領域。

隻不過,當他再一次回到地球的時候,地球上麵卻是災難連連。

原來,此前的域外戰場戰鬥結束之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與地球連接的域外戰場竟然是一點點的開始破碎,最終徹底的毀滅消亡了。

因為它的消亡,地球的公轉與自轉也都有了變化,隨後慢慢地在脫離原有的軌跡,因為與太陽距離原來越近,所以所有的地球上的生物與規律也因此而被打破。

這個時候的秦胤,誰說修為已經高了很多,已經算得上是地球第一人,可以他的實力,卻是無法抗衡眼前的這一切。

眼見著,所有的一切將要毀滅,自己身邊的人都要死亡,秦胤絕望了。

為了能夠救所有人,秦胤決定,將自己在天外邪魔那裡得到的一件至寶煉化,然後變成一塊能夠容納人類的大陸,並且將其吸納進入自己的丹田之中。

但。

最終他的計劃失敗了,地球毀滅了,他能夠救出來的寥寥無幾。

與此同時,上個位麵打開,其中有接引使者降臨了下來。

原來,地球不過是一個試煉場,最終能夠活下來的人,纔是最終的勝利者,並且隻有活下來的被圈養者才能得到上位麪人的認可,並且得到宗門的選拔,進入上位麵的宗門之中學習。

地球,不過是個被圈養的“大豬圈”而已。

得知了這個訊息的秦胤,整個人都暴走了起來。

他想要報仇,想要毀滅,想要將眼前的這個上位麵,自稱是神的那群人都毀滅掉。

可是他的修為還不夠,他發現自己在這裡,不過是一個螻蟻。

他需要力量,所以他拜入了上位麵的天冥宗,最後憑藉著在地球時候修煉的功法,竟然是一句突破了五個大境界,最終站在了這個位麵的的巔峰。

“你想恢複地球裡的生靈,那就必須破碎虛空,這個位麵也並非是終點。”

當秦胤站在這個位麵至高之巔的時候,有一個人來見他了。

那個人揹著一個大大的酒壺,手裡拿著一根粗大的柺杖。

“你是……酒仙前輩?”

秦胤有些不敢置信,他甚至覺得是在做夢。

“是我……地球的一切,或許隻是你的一場夢,或許隻是你的前生記憶,凡此種種,你想要獲得什麼,隻有你自己知道。”

“但,能否做到,也隻有靠你自己。破碎這片虛空,打破桎梏,或許纔是你現在應該做的,到了那個時候你纔會領悟所有的一切。”

酒神說著,將手裡的大酒葫蘆拿下來,遞給秦胤,說道:“要不要喝上一口,醉一場,大夢千年……”

看著對方手裡的酒葫蘆,秦胤皺了皺眉頭,他又看了看眼前的這一片浩瀚星空。

“請問前輩,什麼是造化,修煉是否真的有儘頭,或者說……窮極一生,我所想所思,我想要再見到的人,是否還能見到?”

“喝一口,或許你就知道了……”

酒神的聲音似乎在遠方,又好像是就在眼前。

秦胤最終還是拿起了酒葫蘆,喝了一口,然後他便覺得眼前一花……

“師孃我們不可以這樣……”

“那老不死的經常跑出去偷吃!難道還不許我開開葷了?”

“阿胤……快來呀!”

“師孃不行了!”

亦夢亦幻,大夢千年,時光好像長河中,那一抹記憶被撈起時,秦胤似又回到了從前……

或許,破碎虛空後,有一方天地時,才能輪迴再見!

——全書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