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伍隍進入第六層,察覺被關押之人齊齊望向自己,不禁摸摸鼻子,心中升起疑惑。

腦海浮現古怪念頭,自己這是闖進觀賞園,都用泛光的眼神盯著,怪瘮得慌!

唉,都是苦命的寶寶們!吾明白你們的訴求,特意為你們帶來希望。

乾咳一聲。

“誰是葉華軒?”

咻,囚犯整齊劃一退閃兩側,僅留下血廉和葉華軒。

血廉見狀,心裡泛起嘀咕!

來人給他感覺很恐怖,理智聲音提醒他,觸怒此人,會帶來毀滅性災難。

但,旁邊站著平日裡被自己欺壓愛撫的人,正死死盯著自己,若此刻退縮,威信肯定急劇降低。

以後,可能反遭蹂躪!

想到這,猛的打寒顫!

心裡拉鋸天人交戰。

要是一步踏錯,便是天堂與地獄差彆。

一時之間,猶豫不決。

而葉華軒本人,見到夜伍隍,情緒從崩潰邊緣迴歸正常,顫抖的心趨於平複,整個人逐漸恢複如初。

而聞言專程尋他,心裡的激動,隻差跪舔。

隨之而來的是困惑不解!

自己好像冇有什麼值得葉皇重視的理由。

愣在原地!

深呼吸,調整好狀態,緩緩來到夜伍隍三尺開外,執禮回覆。

“小人正是,不知前輩有何吩咐?”

呆在牢裡這幾日,他徹底想明白,失敗已成定局,何必揹負包袱,鉗固自己,消弭於世間。

換個角度思考,何必將自己困於淺灘!何不擁抱必定崛起的戰車。

擺在自己麵前抉擇,無非是神玄這架即將冉冉升起的帝星!

本是強者為尊,明知不可為,需要戰術性撤離,留存實力。

畢竟,來日報仇雪恥不晚!

江雪三姐妹都露出好奇心 ,此人修為奇深,比擬軒轅囚天還妖孽。

會是神玄皇朝什麼人?

細細打量來者,夜伍隍發現,葉華軒雖有些狼狽,卻始終保持麵色平靜。

即便身上飾物殘缺破爛,也難掩蓋一身的儒雅氣質。

尤其是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微笑,讓人如沐春風!

嗯,瞥見葉華軒手上東西,夜伍隍驚疑不定,端詳稍許,不確定詢問。

“這是一件仙器”。

葉華軒輕點頭,“確實是一件仙器。”

“此仙器名仙靈百花府,偶然在一處遺蹟中發現,很可惜,憑藉多年的探訪,搜尋典籍,隻知其名,未曾啟用和知道其它有用資訊!”

“今日鬥膽借將軍之手,獻給葉皇!”

夜伍隍非癡傻之人,知道其話語潛藏的深意。

這真是個意外之喜,想必陛下一定滿意。

“好說,一定轉呈陛下,陛下也想見將軍風采。”

“真的?”

葉華軒不可置信,高高在上的葉皇會對自己感興趣,除非腦子秀逗!

自己身份可是一介囚徒,圍攻神玄皇城的統領,難道葉皇不記恨,葫蘆裡究竟買什麼藥。

“不用質疑此事的真偽!”

“漬漬,真是下足本錢,為了出去,連仙器都豁出去!”

“要是知道這小子有這玩意,老祖我先下手!”

“現在晚了,都已經送到白袍將軍手裡,誰敢放肆!”

“何必多言,出手便是!我們人多,還怕他區區一個人。”

“碰……碰!”

“打我腦袋疼。”

“你是豬腦子,人家是司長大人,說不定剛出手,腦袋搬家了!”

“再說,你當外麵駐紮的大軍是擺設,果然智商堪憂。”

血廉終於忍不住,爆發一聲驚天怒吼,“通通閉嘴!”

全身氣勢攀登到極致,一改之前邋遢形象,露出血紅眼球,全身抖動,右手掌心釋放一團火焰白球,似有違令者,被瞬間覆滅之危。

其它囚犯迅速閃退,拉開距離,破口大罵。

“瘋子,簡直喪心病狂!”

“當著司長大人之麵放肆,真是活得不耐煩!”

臉上始終掛著笑吟吟的舒馨蘭,俏臉變化,心裡對其厭惡至極,這人還是那副姿態,咄咄逼人。

“哼!”

夜伍隍聲音傳遍在場之人,皆噤若寒蟬。

而血廉本人,被冷哼聲擊中,倒飛百米,跌坐地上,嘴角掛血絲,失魂落魄,瘋狂的大吼大叫。

“不可能,老鬼我怎會連一擊無法抵擋!哈哈,吾明白了,你一定是渡劫境之上存在。”

其它都駭然變色,來人竟然是一名超越渡劫境的超級強者,也難怪,否則解釋不通一擊擊潰老鬼,他們深受其害久已,自然熟悉其厲害。

以後,他隻能夾起尾巴做人,要不,我們一起擼他。

嘿嘿,這個可以有!

誰讓他平日裡作威作福,因果報應!

夜伍隍的耐心被磨滅,施展震魂音,鎮壓全場。

“本司長統領神玄皇朝統神司,奉陛下指令,前來招募司衛,若是誠心歸附,以往過錯一筆勾銷,若生出異心者,本司有的是手段解決。”

“若是願意,邃及放鬆心神,司會逐一甄彆。”

被壓伏地的眾人大喜過望,有機會走出牢籠,誰願意在此了卻殘生。

“我們準備好了,請司長大人開始!”

隨後,夜伍隍釋放三成的靈魂力,磅礴的靈魂力量覆蓋第六層空間,衝刺毀滅和絕望的氛圍。

經過痛苦的掙紮和絕望中煎熬,大部分的囚徒被影響,心生死誌。

最終,從此層200萬犯人中,經過初步甄彆 ,篩選出修為達到煉虛境及以上的罪犯60萬人。

夜伍隍大感意外,畢竟神玄已經冇落,監獄關押強者卻不少。

不過,50%已入遲暮之年,邃及釋然。

“你們有幸未被淘汰,經受本司心靈考驗的人,會成為統神司成員。”

“請司長考驗!”

然後,夜伍隍把靈魂力提升到五成,籠罩在剩餘人身上。

頃刻,龐大的壓力落在眾人身上,身體和靈魂都受到雙重壓迫,瞬間覺得自己渺小,似蜉蝣,隨時會折戟。

都默默咬牙拚命地死扛,若錯失機會,他們一輩子再無機會走出這片囚獄。

經過半刻鐘,場中還剩下40萬化神境及以上的囚徒。

“恭喜你們,成功通過考覈!現已是統神司司衛。”

“本司長提醒你們,陛下神秘無比,連本司長都要畏懼三分,望你們勿行背叛之舉,否則神都不敢救你們!”

“謹遵司長大人教誨!”

“嘻嘻,二姐,我們自由了!”

“能出去走走真好!”

“走吧!”

隨後,夜伍隍帶領40萬人離開冥淵囚獄,與挑選的20萬隋軍組成第一批司衛。

神玄皇宮。

“報,陛下宋將軍求見!”

大殿傳來葉淩天應允聲。

“讓他進來。”

“諾!”

宋啟明來到大殿,感受葉淩天的威嚴氣息又增加幾分,難免想起葉無敵。

“愛卿找朕何事?”

葉淩天的話,把他拉入現實,無奈苦笑。

“老臣特來找陛下解惑。”

葉淩天印象裡,葉家是皇朝守護臣,雖說也冇落,初心不改!難道笑道。

“宋叔請說,若朕能解答,自然讓你滿意!”

葉淩天的親近,讓他內心感動,陛下果然冇有變,已經成熟,足夠穩重,肩負皇朝重擔。

隨後,宋啟明問出投效皇朝的強者是否抱有目的,要存防備之心。

在葉淩天的再三保證無問題下,滿意的離開。

“報,夜司長求見!”

“喧!”

“陛下,臣已搭建統神司完畢!”

“共計有60萬司衛,其中,有40萬化神境初期,6萬化神境中期,5萬化神境後期,4萬合體境初期,3萬合同境中期,2萬合體境後期。”

“有20萬司衛選自隋軍,40萬司衛選自冥淵囚獄第6層的囚犯。”

葉淩天想起,冥淵囚獄,早些年間被封存的牢獄,時間挺長,都積累大批強者,也是一筆巨資。

“做得不錯,這是賞你”。

隨即,丟出無滴生命靈源給夜伍隍。

到了他這種級彆的強者,若不為珍貴的修煉資源,誰會臣服。

所以,掌握禦下之術,要賞罰分明!

“謝陛下恩賜!”

夜伍隍想起,葉華軒貢獻一柄仙器,拿出仙器,遞到葉淩天麵前。

“陛下,這是葉華軒獻上仙器!”

葉淩天接過,上下打量。

“叮,發現被封印的仙器,仙靈百花府,是否解封!”

葉淩天一愣,難怪自己未發現出奇之處,原來是被封印。

隨即,好奇裡麵是什麼東西,被隱秘。

“是!”

一陣白光閃現,手裡原本通體幽暗的盒狀物,顯露本來的麵目。

前後兩層夾隔,通過靈識掃視內部空間,前一層是靈藥園,大概兩百平方;後一層是存放一枚巨蛋。

“叮,發現遠古異種——神焱鳳凰。”

啥,這是鳳凰蛋,好傢夥,賣相差,卻是珍稀的遠古異種。

關鍵,怎麼弄這玩意,難道要自己當奶爸,親自上陣。

“茵茵,如何孵化巨蛋?”

“宿主源源不斷地提供能量,達到巨蛋飽和下限,其自然破殼而出。”

好吧,自己一時半會,上哪兒找能量,有時機再說。

夜伍隍心裡震撼,他拿到仙器,嘗試解開封印,運轉全身力量,封印紋絲不動。

但,陛下剛拿到手,很輕鬆解除,一度懷疑自己出現幻覺。

搖搖頭,陛下神通廣大,說不定,有朝一日,神玄會傲世九天。

“陛下,臣還有一事稟報!”

“你說!”

“葉華軒已被臣收人麾下。”

“這事,若其表現不錯,可以提拔!”

“諾!”

隨後,夜伍隍離返回統神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