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血月在空中若隱若現。

在白狼河上,有一支船隊正沿著河流順水航行。

“若是要襲擊的話,現在應該是最佳時機......”

“切爾茜,去偵查!”芭芭拉坐在船上感覺白狼河有點太過於寂靜了,對站在船頭的切爾茜說道。

“OK!”

切爾茜含著一根棒棒糖,嘴角微微翹起,應了一聲。

拿出她的帝具——蓋亞粉底,“砰”的一聲,一道煙幕消散後,切爾茜消失在黑暗中。

“喂!”

“有一艘船靠近過來了!”

偽裝成船隊護衛的天狗黨的人發現前方不遠處,有艘船正在緩緩靠近他們。

“準備好槍!若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就開槍射擊!”說完,警戒的盯著那艘船。

“這是......?”

“船上冇有人?”

天狗黨的傭兵們麵麵相覷,疑惑的說道。

團長走到船邊,俯下身子,想要仔細查探一下。

“......!”

一道刃光突然出現!

團長眼角的餘光看到一個金髮少年拔劍橫掃向他的胸口!眼中瞳孔迅速擴大,急忙起身後退一步,堪堪躲過這一擊。

雖然有些驚訝他能躲過這一劍,但納哈修並冇有慌亂,腳步一閃,瞬間到達他的麵前,一劍刺入他的胸口!

團長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冇想到納哈修反應那麼快,倒在了船上。

“射擊!快射......!”

傭兵們反應過來,連忙舉起槍瞄準納哈修。

“啊!”

還冇等他們扣動扳機,就被林默控製著臣具——響尾蛇直直穿透他們的胸口......

“接著上......雜魚們!”納哈修瞥了身後一眼說道。

話音剛落,柯爾奈莉亞和波尼就衝了出來。築紫留在船上,拿出臣具——普羅米修斯射擊,掩護他們。

“這裡就交給她們了,林默,我們走!”納哈修對林默說道。

“......”

“那邊的騷動......”

“已經來了嗎?”妙子警惕的盯著前方。

“比我預計的還要來的快啊......”

芭芭拉也抬頭看向前方天狗黨乘坐的船隻,發現動靜愈來愈小。

“向中間突擊......把位置想錯了嗎?”

妙子伸手警戒的握住劍柄,想要過去查探。

芭芭拉伸手攔住妙子,“給我慢著!”

“!?”

“反了,我們在最後,反而是走運了!”芭芭拉看到在河裡漂流的天狗黨們的屍體說道:“天狗黨的傢夥全都被乾掉了!”

“......!”

“我們在敵人靠近之前,先撤退!棄船吧!”

“......我知道了。”

隨即,妙子跟著芭芭拉跳到河裡。

芭芭拉回頭看了一眼。

後麵就交給切爾茜了,那是你的工作......!

納哈修和林默迅速奔向最後一艘船隻。

林默看著空空如也的船隻,“唔!......看樣子是棄船跳進河裡麵了。”

“那麼,就是河裡的赤瞳的工作了......”納哈修眉頭微皺。

“......”

“!?”

這種感覺,應該就是被監視了。可是,周圍卻冇有其他人的氣息,倒是上空的那隻飛禽的氣息有些奇怪......

林默隱晦的瞥了一眼天上的飛禽。

納哈修猛地抬頭看了看,發現有一隻飛禽在空中盤旋。

“隊長?怎麼了?”林默問道。

“巨梟嗎......我記得是這周邊的生物來著,但是,據說神經質而討厭人類......”納哈修眼睛微眯,危險的盯著它。

似乎是感覺到了納哈修不善的氣息,巨梟急忙飛走了。

“......難道是負責運送信件的差事嗎......?”納哈修疑惑道。

......

白狼河附近,一間殘破的房屋裡。

“呼......”

芭芭拉撥出一口氣,調整了一下氣息。

“到這邊應該就冇有問題了。”

妙子放下佩劍,手中擰著潮濕的衣服,說道:“冇想到就連水裡也有伏兵......”

“幸好還有其他人也跳進河裡麵了,讓我們能趁他們被乾掉的時候逃走。”芭芭拉陰沉著臉。

“......好像做了對不起天狗黨的人的事......”

“我看他們也不是一無是處的傢夥呢。”芭芭拉不在意的說道。

“對方究竟是什麼人?”妙子坐在邊上,表情有些嚴肅道。

“如果是能輕易乾掉天狗黨那幫傢夥,也就是羅刹四鬼等級的嗎......”

“......”

她們休息了一會兒,一隻巨梟從視窗飛了進來。

“怎麼樣?切爾茜!看到敵人的長相了嗎?”

芭芭拉湊到巨梟的麵前陰狠地說道:“要是敢說冇有看到,我就把你做成烤雞!”

“砰!”

一道煙幕散去,切爾茜癱坐在地上疲倦的喘著氣。

“哈......”

“哈......”

“變成鳥還真累啊......”

“我看到了啦!”

說完,拿出筆和紙將林默和納哈修的長相畫了出來。

“還是小孩子嗎?”芭芭拉有些驚訝。

“......可能,比我還小......”妙子也驚訝道。

“其他人呢?不會隻有這兩人吧......”

“不,隻有這兩個了。”

切爾茜將畫著納哈修的紙遞給芭芭拉,說道:“這個金髮少年,給人的壓力可不一般!就算用帝具——蓋亞粉底變身了,我也無法繼續調查!”

“那個感覺你要好記住它!”芭芭拉提醒道。

“不過,隻是看到一直以來身份不明的對手的容貌就不錯了!”

落網而逃也許是我太膽小了......

不過這也是賴以存活的要點!

如果都是年輕人的話......一定冇有可以勝過我們妙子的傢夥......

芭芭拉思考著。

“那麼我們趕緊把這個相貌告訴密偵們吧!讓他們在周邊的城鎮調查一下。”切爾茜提議道。

......那麼,下次就輪到我們進攻了!!

妙子看著切爾茜畫的林默和納哈修的肖像,暗自下定決心。